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Cease to struggle,cease to live》3

·前篇请走http://sanjyokaze.lofter.com/post/1e86700f_106056c5


·审神者中心


·爷婶私货


·私设如山 ooc严重


·视角多变,并且有毒


·中短篇连载



3

嘿,你好呀,我是刚来这里的新人,还请多多指教啊。



我的主人是个小姑娘,职业是审神者,虽然肩负着维护历史的伟大使命,但和普通人也没什么不同——比如近视这种困扰现代人的常见病症,否则她怎么会来购买我呢。


主人戴着我在战场上摸爬滚打,说实在我也很奇怪,这种危险的工作下,不应该是隐形眼镜更方便吗?我这种框架眼镜有时候还真的会是个累赘。



听眼镜盒前辈说,在我来之前主人佩戴的那副眼镜,就是在战场上被敌人砍成了两半,我一听吓得不得了——眼镜都分尸了,主人的脸没有被切成两半吗?



“...主人的朋友把她推开了,推的过程中主人的眼镜滑落,和主人的朋友一起被砍成了两半。”



提出这个问题后大家都沉默了很久,直到主人的发圈最终艰难地开了口,房间内的温度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抱歉...我多嘴了。”我自知问了不该问的问题,连忙道歉。



“没事的,毕竟你也算是我们这里身处最危险地带的。”笔杆前辈安抚道,言下之意即是我也说不定哪一天会和我的前任一样被砍碎在战场。



“那么主人为什么不戴隐形眼镜呢?”我转移话题,“怎么来说都比我方便吧。”


“你可能还不知道,主人是〖Learner〗,是不被允许佩戴隐形镜片的。”



噢,我在万屋的时候听说过,天赋异禀的审神者们有一类叫Learner,他们是最容易需要眼镜的人群之一,但隐形镜片或多或少会损伤他们用于发挥学习才能的媒介——眼睛,角膜炎什么的对他们可是致命的病症,相当于给他们的能力判了死刑。



想到这里,我异常地兴奋,毕竟在我心目中Learner是最为勤奋刻苦的那一类人,主人的近视恐怕也是没日没夜的学习造成的,然而发圈前辈轻描淡写地说主人只是电子产品使用过度了而已。



我一开始还不是很相信,直到后来几天我见识了主人一有空闲就摸出手机或者笔记本上网玩游戏看番剧,才终于是接受了这个不太寻常的Learner设定。



夜里,主人戴着我蹲在电脑面前一遍又一遍重复播放一场被录制下来的战斗——场面之惨烈与血腥连身为器物的我都有些吃不消,但很快,我就在其中发现了主人的身影,以及影片最后被砍成两半的前辈与主人的好友。



画面很模糊,晃动地非常剧烈,不难猜出是偷拍的。主人皱着眉一遍遍重复播放最后五分钟——主人正指挥刀剑男士们迎战最后一波攻击,这时她背后突然闪现出一只金底高速五花敌太刀,主人根本来不及察觉更来不及逃跑,然而与主人相距不太远的好友发挥她引以为傲的机动力直接冲了过来一把推开主人,主人的眼镜被这猛烈的推力撞得脱落,然后和主人的好友一起碎在了敌太刀之下。


“亏得我一直记得带针孔摄像机..”主人喃喃,然后继续重复,就这样不知重复了多少遍。



“36,37,38,39。”



“37,38,39。”



“38!”





“就是这里!”主人突然大喊起来,飞快地摁下暂停键,屏幕上角落里一只敌太刀溜出了包围圈。



“该死的政府...”主人咬牙切齿地攥紧拳,指甲嵌进肉里,喉咙因为愤怒压抑着低吼,“他们当真以为Learner都是机器吗?!”



“冷静一点。”原本在一旁默不作声的近侍——那柄最美的天下五剑伸出手握住主人颤抖的左手,“愤怒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我还怀疑了很久我的能力是不是退化了,怎么会记错敌军的数量和分布位置。”主人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平复下来,“果然是政府搞的鬼,政府负责的围剿圈故意放走了一只,而Learner天生的吸引敌军体质会让它来攻击我——当然,政府是舍不得把我弄死的,他们知道有人会来救我,而普通审神者的价值本来就不能和Learner相提并论,死掉也没有关系。”



“这可真是一场杀鸡儆猴的好戏。”



“目的是警告三番五次不服从政府要求的您。”三日月宗近自然读懂了主人的言下之意,淡淡地点出了事情中心。



主人沉默着,什么都没有说。



这件事似乎成了主人的一个心结,因为她清楚地知道凭她一己之力是没法对抗政府的,哪怕这可以说是一场谋杀。



主人近期的状态并不太好,她戴着我写报告时,笔杆前辈会教我如何理解那些繁杂的数据和文字,至少能知道它们代表什么意思。



主人在综合能力测评中的排名不断下滑,偶尔有些起伏也不见好转,直到年末的最终测评时,她才堪堪停留在A级的位置——作为一个Learner,S级才是正常的,A级是最低的一根底线。



这样的主人缺乏与政府作斗争的底气和实力,我有时很担心她会不会慢慢屈从成政府所希望看到的,像机器一样的Learner的样子。



“这倒不需要太担心。”眼镜盒前辈说,“你还没有摸透主人的脾性,哪怕是顺从也只是一时的,何况三日月殿下一直在开导她。”



人们都说眼镜的发明为看不清楚世界的人带来了福音。身为物品,自然是希望做好分内之事,帮助人们尽可能去看清楚一个东西、一件事情。



可终究是看不穿人心。


TBC.

评论(1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