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fgo咸鱼玛斯塔 国日双服
性感梅林在线气人
墙头医生 伯爵
all咕哒子是好文明

刀剑乱舞日服 纯游戏党

YYS咸鱼阴阳师 主吃晴明x阴阳师(♀)

乙女only 亲情友情皆吃
bl/gl❌

头像by画纱,已获授权

【三日婶】限锻危机

·本文来自于真实故事改编

·三日婶 婚契设定

·私设如山 ooc严重

·气死婶了

·我要离婚了【黄豆再见】

————————————————————————

限锻危机

 

“130…130…130!!你就只会锻130吗!!!!!!”

 

一个风雨凄凄的下午,锻刀室中传来响彻天地的怒吼。在院子里玩耍的一众短刀被吓得不轻,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下一句更雷人的话就传来了:

 

“三日月宗近!我要跟你离婚!”

 

话音刚落,只见审神者满面怒气地摔门而出,身上的怨念几乎可以黑化,路过庭院时看到吓得瑟瑟发抖的短刀们,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吓人,然后发动言灵:

 

“一期一振,鹤丸国永,和泉守兼定,压切长谷部,由三日月宗近带队,立即远征镰仓防卫战。”

 

一旁的药研看看情况不对,毕竟自家兄长也在这队伍之中,好心出声提醒:“大将,现在已经是下午了,远征镰仓将会是夜间作战……”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审神者面无表情地打断了他的话,“走走走!老子现在不想看到你们!”

 

然后审神者一拂袖子气呼呼地往房间走了,徒留一帮大眼瞪小眼的刀在院子里满脸黑人问号。

 

审神者回房后找出了那张被精心保存的婚契,恨恨地真有想捏个灵力火焰一把烧了的冲动,随后赶来的临时近侍膝丸赶紧拉住她让她冷静,审神者念及这么几年的旧情下来还是心软了,嘴里嘀咕着“看他明天回来表现如何”又将其放回原处。

 

某薄绿发色付丧神表示,审神者发这么大火,真的不是她脾气暴。审神者一直算得上一个好脾气的人,换谁遇到了那种情况,都得气炸。

 

事情的起因,还得从一个月前说起。

 

审神者终于忙完的现世的事情回到本丸,开始一心一意投入到工作上。刚回来就带领主力部队捅穿秘宝之里带回了能带的所有乐器与近侍曲,其肝力让人叹服。

 

后时之政府发布情报,将于本月初实装一刃新刀。审神者本不算那种对新刀有极其大的执念一定要拿到手不可的人,单纯觉得新刀算是一个新战力,而且也能给目前唯一的薙刀岩融搭个伴,想想决定参与此次活动。

 

然而新实装的刀第一次活动一定是限锻,审神者不禁回忆起半年前限锻千子村正时惨不忍睹的坠机现场——虽然到最后也没有出货,还是后期靠另外的活动捞回了千子,但那次限锻审神者也算欧歪了几次,锻出了长曾弥虎彻等平时不太容易锻出的刀。

 

“然后这次,主上找了他们五个轮流锻刀,从昨天开始锻到今天下午,耗尽了主上的所有依赖札、加速札、御札和所有玉钢,都没有出货。”

 

“其实不出货都没有什么,重点是他们就像是商量好了一样全部只锻130。”

 

“三日月殿更过分,用了绘马也依旧只给130……”

 

排排坐听故事的吃瓜群刃们都沉默了。

 

“感觉很能体会主人的心情。”

 

“那几位都算是自作自受吧……”

 

“主人真仁慈只放了一个12小时的远征要我肯定72小时无缝。”

 

“喂你这刀心理怎么这么阴暗的。”

 

眼看群众们叽里呱啦讨论了起来,膝丸咳了咳表示还有下文。

 

“如果说是巧合也都算了,但这次是真的有预谋的。”他看向前排的几个小脑袋,示意他们来讲述接下来的事情。

 

“是……是这样的,”抱着小老虎的小短刀害羞地往前走了一步,“限锻开启的前、前一天晚上是我和药研哥负责夜间值班,然后半夜看到书房里还有灯光的样子,我们就过去探、探查了一下……”

 

“就是已经被大将扔出去远征的那五位,”药研接过话头,“半夜三更在书房背着大将开军议,我碰巧也就知道了这把新刀因为没有前主,故对自己的第一任主人非常忠心,大概就类似是第二个长谷部旦那。”

 

“嘶——”吃瓜众刃倒吸一口冷气,感觉已经预见到了修罗场的未来。

 

“他们开会的全部内容我没有听清,但听到了诸如‘不能打破小姑娘限锻不出货的惯例呢’‘三日月殿所言极是’‘决不能把这种危害主的家伙放进本丸’‘一点也不帅气的同伴啊’‘那我们就来搞事吧’等言论,最终达成了‘无论多少资源多少御札都只锻130’的协议。”

 

“……真够过分的。”有人叹气。

 

“主人不会真把她和三日月殿的婚契烧了吧?!”有刃突然想起了这一茬。

 

“还没,主人说再看看他表现。”膝丸表示要不是我拉着她可能真的已经烧了。

 

“主人人呢?怎么都要到饭点了还没见她人影?”

 

“手撕五花枪解恨去了。”膝丸淡淡回复,却把院子里一干人吓得跳了起来。

 

“主人她一个人手撕枪爹?!”“你怕不是在逗我笑?!”“喂喂喂大家赶紧去救主人啊!!”

 

然后本丸大门就被推开了,一身血污的少女站在门口——并不是她的血,手里还提着几把新刀,发现留守众刃都在院子里,有些摸不着头脑:

 

“出什么事了?在讨论今天晚上吃啥?”

 

生气的女人真可怕。这是当日所有围观刀内心的共同想法。

 

 

 

 

 

 

 

 

 

远征路上,搞事五人众也显得心事重重。毕竟谁都没用见过那样暴跳如雷的审神者,怕不是被气得没边了。

 

为了打破这凝重的气氛,鹤丸驾马凑到领队的三日月身边碰碰他的肩膀,

 

“我说三日月,被主人踢出房门的感觉如何?主人扬言要烧了你和她的婚契哦?”

 

看那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就想打爆他的鹤头。

 

“嗯……”三日月思考了一下,似是想到了什么,换上了平时一贯的和蔼笑容,“小姑娘不想看到我的话,那老爷爷就只好走得远远的了。”

 

危险的气息……鹤丸立马察觉到这人不知在打什么算盘,还是老老实实躲到一边去吧。

 

 

 

 

 

 

 

 

 

 

 

深夜,总算解决掉最后一份报告的少女揉了揉酸痛的手,很想倒头就睡。

 

一气之下把最得力的两个公文助手派出去远征了,这报告她一个人处理起来还真是够累的。

 

躺进被窝也有些空落落的,已经习惯了身侧有人的感觉,自从和三日月确定关系以来,除了回现世处理事情,她基本上没有独自度过漫漫长夜的经历了。

 

但一想起白天那档子破事儿,她还是觉得咽不下这口气,气鼓鼓地拉过被子闷头就睡。

 

迷迷糊糊地,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三日月宗近笑意浅浅地坐在她面前,什么也不说,她也什么都不说,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她看不清他的脸,但她几乎可以笃定对面坐着的一定是三日月宗近。

 

第二天醒来后,她还有些愣愣地回味梦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膝丸前来报告说远征队伍回来了,她想了想说让另外四个人去休息,三日月到锻刀室等她。

 

狭小的空间里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坐着,空气暧昧到仿佛回到了昨晚的梦境。三日月只是笑着,等着她开口。

 

“你昨天是不是……呃,托梦给我了……”她一时间绞尽脑汁找不到一个很好的表达方式,磕磕绊绊地问道。

 

“嗯哼,老爷爷我担心小姑娘晚上一个人做噩梦,就稍微用了一点神力进入到你的梦境里呢。”俊美的付丧神慢慢凑近,耳畔传来温热的吐息:“这可不是对所有人都能做到的,必须是神力相通过的夫妻之间哦。”

 

“大白天耍什么流氓。”早已摸习惯这平安老刀的套路,审神者自我催眠刚刚心跳漏了一拍肯定是错觉,塞给他新的御札和资源。

 

嘛……感觉气消了不少什么的,肯定是错觉。

 

锻刀炉上倒计时‘叮’地一跳,亮晃晃的130出现在眼前,审神者脸色一变,转身就走。

 

“离婚。”

 

 

 

 

end.

 

对,没错,我昨天扬言要离婚,结果晚上第一次梦到刀,就梦到了他

还以为他是来真心跟我道歉的,今天睡醒爬起来让他锻刀,130

……还是离婚吧

评论(18)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