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房东企划〗入住篇


·现代paro ooc预警

·企划其他内容请走下方#刀剑乱舞房东企划#tag





〖入住篇〗





终于办完最后一份手续,我一边收拾文件一边摸出手机给三日月打电话,不出所料地得知他又被女学生缠上了一时间出不了教室,叹了口气告诉他在老地方见。


今天是我博士毕业的第一天,也是正式与TR大学签约成为法学院法学教授的日子,一想到假期结束后即将站上三尺讲台,从学生变成社会人,心中自然有些激动与紧张。


不过当下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我与已交往了两年的男友又多了一层关系——他是TR大学古典文学的教授,我们即将变成同事。


不过我们倒不是恶俗三流小说里所描写的师生恋——我的专业和他教授的课程八竿子打不着关系,我们的相识纯属意外——


就在这家校园餐吧里,两年前我独自在这里刷夜时听到有人念了一句和歌,我头都没抬嘟哝着接了下一句,心想这么冷门的句子拿给我文学院的闺蜜都不一定知道,结果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一抬头,对上的是一张俊美如天神的脸,让当时单身二十二年的我的心跳都漏了一拍。


是的,我的男友,三日月宗近,作为TR大学文学院古典文学教授,长着一张可以说是TR大学看板郎活招牌的脸,听说每年选课时古典文学这门课绝对在一分钟内被抢光,且来者90%以上都是女生。


就因为那随口接的一句和歌,我们从相识到确定交往只用了一个月时间。事情传出后一群女生大哭着说自己失恋了,甚至不少人当面向三日月确定此事真实性。那段时间我收到的威胁和质疑也不少,不过我倒没怎么放在心上。


反正我是学法的,你要跟我斗你就来吧,你们一个系的可能都说不过我。


今天再回到这里,并不是要来怀旧。一是我俩觉得在这里碰头比较方便,二是这儿人少清净好说事情。


“我的入职合同办完了。”我一边搅着咖啡一边说,“同居的事情应该也可以准备一下了。”


三日月虽然长得倾国倾城,文学素养也是大师级别,但这人的生活习惯就像一个老爷爷——喝茶养花都是常事,他竟然以“想慢悠悠地走路上班”为由提出和我同居的要求。


嗯,他住的地方离学校大概十五分钟车程,家里给我买的房子倒是在学校旁边,走路只要十分钟。我想了一下他的家庭背景,差点就脱口而出“为什么你不直接买一套房子”,后来想想还是咽回了肚子里。


嘛,别弄得好像我不解风情一样。


上次和家里说了后,倒也没有太反对,不过父母终究还是不大放心和没有确定婚姻关系的男人同居,最后妥协下来是让在TR大学附近一家大型企业的高管亲戚也住进来,算是家长。


“小乌丸叔住一楼,我俩的房间在二楼。”带着三日月回到小区时我跟他讲房间分配安排,碰巧遇到正在停车的小乌丸叔。我正想介绍他俩认识,结果三日月主动走了上去,还伸出了手。


“没想到是小乌丸先生啊,哈哈哈,幸会幸会。”


“听小风她父母说是TR大学的古典文学教授时我就猜了七八成,没想到真的是你啊——三日月。”


你俩...认识的???


他们倒是像老熟人见面一样自顾自地聊了起来,徒留我一个人处于懵逼状态。


后来我才知道,小乌丸叔也是古典文学爱好者,和三日月不仅是书友还是旧识。


嗯....倒也挺好的。




TBC.

评论(9)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