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房东企划〗深夜拼命练琴的邻居

〖房东企划〗


梗源自@你的铃堡 太太的房东房客三十题


·三日婶 现代paro


·ooc注意




#深夜拼命练琴的邻居#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



“铛铛叮咚,噔噔叮咚”



我从床上翻身坐起来,摸到床头的手机划开屏幕,时间显示是半夜两点十三分。



已经是这周的第三次了,住在附近的某位邻居深夜练琴,大概能判断是一种键盘式乐器,音律不坏,可在夜深人静之时奏响,怎么也算不上动听。



——毕竟,对于我这种睡眠一向很浅的人来说,的确是一种折磨。



安慰自己幸亏现在是假期,哪怕被吵醒再入睡第二天精神状态不佳也并无大碍,可若是放任这位勤奋的邻居朋友下去,不知何时是个尽头。



直接去敲门吧——深更半夜的,若是敲错了门,就是打扰人家的休息;对着夜空大喊虽然直接,但不可能,一是缺乏素质二是会制造更大的噪音扰民。



我一边寻思着一边下床推开房间门,轻轻踱步到二楼中央作为摆设的钢琴面前——上大学后学业太忙,很少有演奏的机会。



身后的地板传来轻微的响动,我不动声色地迅速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然后猛得转身一照——



“哦呀?”



“是你?!”



强烈的白光映照出一张我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三日月抬起衣袖遮住眼前过于猛烈的光芒,我赶紧将亮度调到最低,然后压低声音:“这么晚了,你没睡的吗?”



这人的老年生活习惯除了他那套我已经放弃吐槽的老年连体毛衣式睡衣以外,就是早睡早起——我的确是支持这种好习惯的,但他能做到日日如此,无论何种情况,也只能让人叹服。



所以,刚刚身后传来动静时,我根本就没想过可能会是他,我是抱着家里进了小偷的最坏打算转身的。



“因为外面的琴声睡不着吗?”他倒是直接无视了我的问题,反开始问起我来——这人一直都喜欢按自己的步调来走,我也奈他无法。



“是。”我也不想多作解释,“我在想怎么给这位刻苦的音乐家提提意见,至少希望他能在白天练习。”



“唔,可是黑夜的确能给人很多灵感啊。”三日月绕开我直直走向那架钢琴,“比如我追求你时写的和歌,很多都出自深夜哦。”



“能让早睡早起的三日月教授夜不能寐,我还真是荣幸啊。”我接过话头顺着开始调侃他,不能让他天天撩,感觉我被吃得死死的。



“降E大调大波洛奈兹舞曲。”三日月掀开钢琴盖,白色的琴键在夜色中反射着极暗的光。



“你懂钢琴?”我有些吃惊,这位可爱的邻居明显是将这首曲子简单化了,他竟比我还先听出究竟演奏的是什么曲目。



“与时代接轨才能将古典文化继续传承下去,你还是太年轻啊,三条同学,哈哈哈。”他弯起含有新月的眸子看向我,继而缓缓合上眼,手指如流水般在琴键上跳跃起来。



音色舒缓寂静,与夜空中传来的激昂琴声形成鲜明对比,渐渐地渲染出夜色的寂静与安宁。



“Notturno。”我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开口。



他没有说话,只是专注于手上的跳跃,整个人似乎已经陶醉于音乐之中,恍惚间耳边似乎只能听到他的琴声,音乐家的演奏终止了。



一曲终了,我愣愣地站在原地。深夜的宁静大块大块地蔓延开来,缺少了音乐的陪衬,竟有些空落落的。



“看来可爱的音乐家听懂了我的意思呢。”三日月不急不躁地合上琴盖,缓缓踱到我面前,额头上传来温软的触感。



“已经安静了,睡吧,晚安。”



TBC.


注:两首曲子均出自肖邦



灵感源于“再牛逼的肖邦也弹不出老子的悲伤”〖ntm〗





评论(10)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