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一番星[青江x女鬼(单箭头)]

一番星

 

·青江x女鬼(单箭头)   大概算个乙女向?

·梗源于青江极化后背后那个女鬼及群里讨论产物

·顺手宣群:633816022

·很有毒   慎入

·BGM:一番星-タイナカサチ

 

 

 

 

 

0.

 

“この暗い世界で、この冷たい人波で”

这黑暗世界中,这冰冷人潮里 

 

“まだ何か見つけられるはず?”

还有什么,是可以找到的吧?

 

まだ何か見つけられるはず。

还有什么,是可以找到的吧。 

 

 

 

 

 

 

1.

 

她睁开眼时,是漫天的红。

 

身体传来剧烈的疼痛,似是有什么尖锐的物体贯穿了她——从头至脚,呜咽着,化为了淡白与青灰,纷纷扬扬飘散在空气里。

 

她记得自己曾是不谙世事的闺中少女,后嫁做人妇为人母,又在转瞬即逝间失去了一切——她不懂为什么自己最后要微笑着,以笑面来面对这个残酷的世道。

 

她依稀又想起,眼前那人是一身清亮的绿,眼瞳却泛着泠泠的杀气,夺目的金色如此绚烂,使她想起天边的阳——

 

不,他不是那样热烈而灿烂的,他透露着冰冷,就像挥动刀刃斩杀她时那样无情。她尚未触及这冰冷的温柔,就已失去了再思考的权利。

 

于她而言,意识最后出现的那抹金色,一如她的一番星。

 

 

 

 

 

 

 

2.

 

在漫天红色里呆久了,她也接受了这似乎是永恒的缄默。

 

有一天她发现她能隐隐约约看到些什么东西——有木质的屋檐廊下,有小孩子轻快的脚步,有青年们的谈笑,有少女的娇嗔,有着山水天地,风花雪月,有她所熟悉的一切。

 

她想起了自己的孩子,如果顺利长大的话,也会像这些小孩子一样活泼可爱吧。她想象过很多次未来,却终是败给了命运的作弄。

 

偶然地,她看到了一条河,水面倒映出一个男人的身影。

 

漫天的红,绚烂的金。

 

那个人将额发拨开,她发现自己的视野清明起来——很久没能这样畅快地一览外物了,以前的视野模糊不清,她更多是靠听来进行判断。

 

那人似是很困扰,她歪头看看水面,发现自己竟是寄宿在他的右眼里——哦,她忘了自己早就不是有生之物了。

 

视线再往下走,男人腰间的胁差令她生寒,潜意识告诉她那就是斩断她身躯的利器,她霎时间对这个男人充满怨恨——又无可奈何。

 

毕竟不是人类,若是被谁见了,都会拔刀砍过来吧。

 

男人将额发放下,她的视野又充斥着黑暗。

 

 

 

 

 

 

 

 

 

 

3.

 

在那个男人的右眼里呆久了,她每日无所事事,便努力捕捉着外界传来的讯息。

 

日子如水流转,她大概明白了男人是一把刀的神明——与她这种妖鬼不同,高尚的、守序的神明。他时常在战场中穿梭,她听到金戈交鸣的声响便明白这是一场激战——偶尔的,他认真起来时,会撩起额发,她趁这个机会观览外界,多是一些可惧的怪物。

 

她听他的同僚们闲聊,明白了他因她而得名——就是因为那个微笑。她有些窃喜,感到自豪与骄傲,又不太明白为何自己的心跳会一下一下砰砰作响。

 

为什么会这么高兴呢?就因为她曾决定过他?

 

她适应了这闲适的生活,跟随他一起出阵远征,或是烹茶煮酒,听他与别人谈论路途中的趣闻,或是以前的事情,平淡的日子像烧开的水,咕噜噜的气泡生成再破灭,代表着时间的消磨。

 

但男人一直是困扰的——或许是在他的眼睛里呆久了,她似乎能感知到他的情绪。他从来不向他人诉说,甚至连自言自语也没有,这份心结一直存在,让她也觉得闷闷的。

 

直到有一天,他去找了那柄御神刀,神刀精准地撩开他的额发,她被迎面而来的神气吓了一跳,赶紧躲到深处,然后视野又恢复了黑暗。

 

“那怨魂一直宿于你眼中,你应该知道的,青江。”

 

青江,真是好听的名字。她想。

 

 

 

 

 

 

 

 

 

4.

 

男人更加频繁地出入于战场。

 

她经常随他一起去面见他的主人——是个比她年龄还小的少女,却是这么多神明的主人。他一次次向少女请求出战,连少女都开始担心他会不会过度疲劳时,他坚决地否认。

 

那些怪物可从来不会手下留情,甚至于还越来越强大,他一次次负伤归来,有时甚至伤到了致命部位。她不明白他为何如此拼命地去磨练自己,只知道在感知到他身上的伤痕时她的心会揪紧。

 

好在那个少女是个强大的主人,一次次地将他从死亡线边拖了回来。休息不过数日后,他又前往少女办公处,恳请派遣他出战。

 

“青江,你的执念是否太过于浓烈了?”少女这样问他。

 

执念?他一直在追求的是什么?与他相伴如此之久的她一直弄不明白这个问题。

 

她原本想凑近些看看,突然有什么东西覆盖上来。

 

那是他的手,笔直修长,骨节分明,还有长年用刀留下的茧子与未完全消除印记的伤痕,无一不在诉说着他的努力。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他讲述他的志向,他向往着成为神刀,却因自身阴气过重迟迟无法迈入神列,长久以来的磨砺,都是为了使体内的神气更加充沛。

 

恍然间,她想到了那柄御神刀给他的忠告,她有着不太好的预感。

 

 

 

 

 

 

 

 

 

 

5.

 

神气涌上来时,她是惶然无措的。

 

那些与她格格不入的东西在拼命推挤着她,想把她吞噬掉——她拼命地抵抗,却徒劳无力地发现,她的力量仅仅只够不被蚕食而已,她一只脚已经踏在了血红天地的边界。

 

“不要……不要……”

 

她哭泣着,声泪俱下地哀求着,拼死抵抗着那些妄图把她推离这个世界的东西。

 

一开始发现自己一个人在这漫天的红里时,她是惊惶的,无助的,甚至是绝望的。她不止一次期待自己能从黑暗中脱离,离开这冰冷,哪怕是再度沉睡也无妨。

 

可她看到了他。

 

就那样一瞬间,心底的躁动与不安立马被压制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仿佛从脚底浸润上来的温暖,那时她竟萌生了一个疯狂的念头——能永远呆在这个人的眼睛里,似乎也不错。

 

她明白了,他困扰的根源,就是一直在他眼中的自己。

 

神气继续推搡着她,她感到自己快要失去重心,跌落的恐惧袭来,她不管不顾地哭喊出声。

 

“我没有恨过你啊……我不恨你啊!”

 

“求求你,不要让我离开,好不好?”

 

“求求你,不要排斥我,好不好?”

 

悬空的黑暗就在脚底,当她失去全身上下所有力气时,她忆起了曾经发生的一切。

 

 

 

 

 

 

 

 

 

 

6.

 

脱离红色天地的一瞬间,她看到他双眼都是琉璃般的金色。

 

她感到自己的身体被红色雾气裹挟着,一点点往天空上方飘去。她低头,眼前都是熟悉的事物和人,都在为他庆贺。

 

她看到他在金光中变了模样,更加华美的服饰宣告着他的强大。

 

不知怎么的,她愣愣地流下泪来。

 

她是清楚的,从前他斩杀了已为妖鬼的她,她宿于他的右眼,从来都不是因为怨恨。

 

在被世界所欺骗、所抛弃之后,万念俱灰的她在黑暗中看到了那抹金色,仿佛照亮她世界的第一颗星。

 

那是有温度的一番星,让长期处在冰冷与黑暗中的她不自觉地迎了上去,甚至于露出了本以为再也不会有的笑容。

 

笑面青江,因她而生,又因她而缚。

 

她是妖魔呀,还是被斩杀过一次的妖魔,阴气之重可想而知。她永远也不可能被他所认可接受,永远都是被厌恶、被憎恨的一方。

 

不论她到底有多爱他。

 

神本就是妖鬼的天敌,身负斩妖除魔的重任,她后知后觉地明白,她与那些战场上的怪物,都是一类东西。

 

一类……永远不被神明所爱的东西。

 

第一次他斩杀了身为妖鬼的她,第二次他用自己的神气将她排斥体外,在本丸浓郁的神气笼罩下,她的身体几乎是瞬间就开始消散。

 

那些平淡的日子,终成了虚幻的梦境。可她依旧从未憎恨过他,哪怕是这样被对待,她也依旧深爱着,那个在绝望中给她温暖与光的人。

 

所以,即使灰飞烟灭,永不转生,能助他成神,她也心满意足。

 

周身的红已经消散了,她注视着他那双耀眼的、夺目的金瞳,一如初见。

 

那是她的一番星,也是她的爱的起源。

 

她对他露出最后的微笑。

 

 

 

 

 

 

7.

 

“この暗い世界で、君のいない世界でも”

这黑暗的世界里,你不在的世界里

 

“小さな愛のカケラを、温もり感じたり”   

小小的爱的碎片,如此温暖

 

“私を照らす一番星のように優しく”

像照亮我的第一颗星那般温柔


“強く生きてくれた、君のように”

 那般坚强地活着,如你一般

 

“強く生きてくれた、君のように”

 那般坚强地活着,如你一般

 

 

Fin.

 

 

评论(20)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