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妖灵缭乱〗三日月宗近线/第二章

·本章又名 《我没有秃》

·三日婶 ooc和私设有

·前文请走第一章





——————————————————



“麻烦了。”


老长官指挥新兵们揭开遮布查验车上囤积的货物,又借了火点燃商人递过来的烟草,青丝瞬间升腾而起。


原本落锁的城门现在大打开着,来往进出的人群熙熙攘攘——正是运贩的时季,城主特批打开侧门专供商人检查通行。


“前几日你还担心这批货会误了时候,现在看还来得及——城主大人也给你们生意人发放了补贴。”见是熟面孔,老长官和一旁等待的商人唠了起来。


“您可别说,不愧是城主亲兵,往那儿威风凛凛地一站,嗬哟,神气十足!”商人眉飞色舞地描述当日景象,那时他碰巧要出城送货,才得以亲眼所见。


“照你这么说,还得感谢那入城的细作了?”老长官接着他的话头调侃,两人共同哈哈大笑。


查验兵前来报告货物无异,老长官挥手让人放行。那商人骑上马拱手道谢,表示归来时定会带上南方最新鲜的烟草。


前几日引起轩然大波的城门落锁之令,竟是在三日后便废除了——取而代之的是刚刚颁布的夏季废宵禁令,寒山城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


至于那传闻中入城的细作,已成了人们饭后的闲谈:有人说是被抓住处死了,有人说已经死在了荒野,也有人说怕是已经离开了寒山城。众说纷纭之下却也没个准话,待到风头平息,也逐渐被人忘却。



天空开始飘落细密的雨滴。



墙根一抹血痕尚未消除。









——————————————————


“可是安排妥了?”



城主府内,负责守城的将领单膝跪地,正汇报着开城安排的相关事宜。



“不可放松查验力度,但切忌伤了商民军士间的和气。”大殿正中,三日月宗近细听完报告,只淡淡嘱咐了几句,便让其领命下去了。


“鸦雀传信,倒是头一遭。”



一旁正阅着前日地方急笺的三条风浅笑出声,起身拿了件羽织给他披上:“就是不知道这信鸦,是否料到了我们任他归巢。”



“那人定未出城。”三日月宗近借力将温软香玉带入怀中,“虽未毙命,受了我这白羽弓一箭,他不会好过。”



“...让信鸦满载而归。”长久以来的默契让三条风立马听懂了话中之话,“放出什么消息?”



三日月宗近并没有立即回答。近日的事情着实太多,先不说西南面源氏的变动已是传地沸沸扬扬,境内最南界的三途城又急件传来海主震怒的消息,再加上如今直面乌鸦潜入的麻烦,饶是他和三条风一道处理也并不轻松。



这一步棋,必须走稳。



“派人联系源氏,是时候与继任者会晤了。”良久,三日月宗近沉稳平淡地开口,似乎不是在做什么至关重要的决定。继而声音中染上宠溺,低头吻上女人的耳垂,“又得劳烦夫人出山了。”



“希望不是一张破网。”三条风眯了眯眼,蓝金异瞳闪烁华光。







——————————————————


“林场处理地怎么样了?”



离开城主所在的主殿,三条风急匆匆赶到偏殿——和家臣早已约好了会面地点与时间。



“禀夫人,按照计划,我们对木材进行了计划砍伐并及时复植,今年的木材产量十分可观,冬季配给我境领民作燃料有望实现。”



“总算解决了一桩心头大事。”三条风按按额角,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三条境位于极寒之地,冬季漫长而酷寒,哪怕首任城主将主城设于最北界,将稍温和的南部区域全部开放给领民也难以抵抗严冬。



当地人民最主要的御寒方式便是以木炭烧火取暖——而木材恰恰是这里的盛产,但因过度无规划采伐导致森林资源萎缩,甚至一度出现冬季哄抢滥采的情况。



五年前三条风成为城主夫人后,接管了这个从古至今的难题,在她强制性的规划采伐与每年复植下,林场片区经由五年的恢复,终于在持续发展前提下达到了冬季全境所需木材产量。



“让地方户籍主管再次统计户口数,今年开始实施木材配给。”她吩咐完,看向另一位家臣,“上次说的地热和温泉,我有个新的想法......”




雨声未歇。





TBC.


·我没有秃,没有,没有




评论(1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