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妖灵缭乱】三日月宗近线/番外·一个小甜饼

·蹭一下企划tag,主要是和 @瓷卿 这个人的py交易,答应给她产糖

·这次没有帅气的城主和城主夫人,只有普通的小两口

·ooc都是我的

·如果能接受那么往下

·躺枪人物还有 @长何 

 

 

 

 

“呀,小心些。”

 

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扎着羊角髻的小女孩专注着手中的糖人,一不留神便擦碰到侧身而过的车马,眼见着身子一歪要被卷进车底,好心的路人眼疾手快地扶稳她的小小身躯。

 

“真是太感谢了!”

 

孩子的母亲急急从人流中赶来,对这位素不相识的热心人不住地鞠躬,然后拉着还不知发生了何事的女孩向恩人道谢。

 

“谢、谢谢姐姐!”小孩子奶声奶气地开口,面前的女子揉了揉她的头,嘱咐其母亲一定要多加留心。那小姑娘也不怎么怕生,好奇地打量着另一位同行人,大眼睛眨了眨,歪了歪头:“叔叔真好看!”

 

“噗!”那女子没忍住,竟是直接笑出了声。孩子的母亲慌忙解释孩子年龄尚幼,童言无忌,还请别放在心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一对夫妻。

 

“哈哈哈,无妨无妨。”被唤作“叔叔”的青年只是温和地笑着,并未有一丝愠色。

 

闹剧过后,母女二人匆匆离开。三条风抬手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对身边人调侃道:“岁月不饶人啊,三日月叔叔。”

 

“唔,毕竟我是人类,夫人是妖,我会随时间流逝而苍老,倒也不奇怪。”三日月宗近看似十分平淡地接受了自己变老的事实,如果忽略他那张说自己十八岁也不会有人怀疑的脸的话。

 

“再过几十年,等你变成老头子了,我却还是这副模样,该如何解释?”三条风想了想,不禁有些头疼——再这样下去,妖精身份暴露只是迟早的事。

 

“我倒是觉得我一直都很像老爷爷呢,哈哈哈。”三日月宗近永远给人以波澜不惊的印象,在很多年前就被三条风笑侃老年人,他自己也乐得接受这个称号,“如何解释的话,不如学兄长一般不作解释吧。”

 

他言下所指的是被传言喜欢幼女的石切丸,虽然知情人都明白,石切丸的年纪还够不上茶茶的零头。

 

“我宁肯你被说另寻新欢。”三条风一阵恶寒,千年岁月里她没少见这种人渣,即使没有人类那些奇奇怪怪的道德观伦理观,妖精还是感到无法接受。

 

“车到山前必有路。”他顿了顿,似是想到了什么,“说起来,夫人这算是‘再寻旧欢’么?”

 

自与以津真天相会后,有空闲时间这两妖倒也常常碰面——毕竟算是千年之交,情谊不深,但也不浅。

 

“怎的,你还怕我跟着香织跑了不成?”三条风挑眉,却紧了紧两人自出门起便一直相扣的手,“莫说是你,那筑紫城主非得砍了我才罢休。”

 

已行至城门,三日月不答,只是接过守卫早已备好的行装与云雀交与她,在她额上轻轻留下一吻,神色眷恋:“早些回来。”

 

她笑得两眼弯弯,双手攀上他肩去贴他的唇。

 

“好。”

 

 

 

 

Fin.

 

 

 

 

在答应产糖的时候我纠结了很久到底写什么梗才是糖,最后决定写一下日常好了。

放开那些天下大事政权斗争和人与妖之间的隔阂,他们只是普通的夫妻罢了——会吃醋的丈夫和活泼的妻子,这才是我心中想给他们的真正的结局。

大概写了个【总感觉要被老婆的姬友绿掉怎么办急在线等】的故事,这锅 @瓷卿 你背【理直气壮.jpg】

愿世界对他们温柔以待。


评论(6)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