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三日婶+亲情向】病

·本文来自真实故事改编

·我流本丸我流刀,ooc我的

·cp三日婶,主亲情向

 

——————————————————————————————





“生病了?”

 

每日早晨的例会上,竟然没有出现审神者的身影——她的近侍也不在。大广间中不明所以的众刃等了一会儿,却等到这个不好的消息。

 

“可是,主昨天晚上才带第二部队找齐了被兔子偷走的团子,”长谷部皱眉,他记得昨天审神者还活蹦乱跳地一手拎着兔子一手拎着团子说我们来做兔肉火锅,怎么一夜之间就染上了病症?

 

“难道……因为咸太久了突然变肝帝主的身体适应不过来?”有刃小声发问。

 

“……谁在瞎说什么大实话。”

 

“拖出去和那只兔子一起涮了吧。”

 

“附议。”

 

“好了好了。”刚刚踏入大广间的药研扶额,径直走向自己的兄长,“一期哥,你应该知道如何联系时之政府的医院吧。”

 

“明白了。”温柔的付丧神有些担心,“连药研都没办法了吗?”

 

“啊,大将状况不太好,虽然三日月殿在看护着,但还是要尽快处理。”紫眸少年脱下白大褂,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纸条,“大将托我带过来这两天的日常安排名单——麻烦长谷部殿了。”

 

刚刚还在叽叽喳喳吐槽的众刀一时间都安静了下来,有短刀小心翼翼地问审神者的病是不是非常严重,甚至已经带上了哭腔,旁边的打太们连声安慰表示肯定不会有事的。

 

向时之政府提交的申请很快得到了回复,医疗部表示马上就派人到本丸将审神者接走治疗,希望付丧神们稍微准备一下。

 

“我们在这里干坐着也没有意义。”一向是本丸事务处理核心骨的煤灰发色付丧神站起身,“其他人都按部就班去做事,我和药研去看一下主的情况。”

 

 

 

审神者卧室内,少女窝在近侍的怀里,小脸皱成一团。她体温很高,呼吸滚烫,头疼到发涨,难受地说不出话来。

 

三日月小心地给她喂水,但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事实上,在昨晚任务完成归来后,审神者要更换新的景趣时,他就已经感觉到审神者的灵力有些不稳——那时他只当是因审神者疲倦所致,没想到一夜过去审神者直接卧病在床。

 

药研说这不是普通的感冒发烧,审神者的发热度已经有些异常——或许是一些较为严重的炎症,最好还是求助于政府的医疗部。

 

“好难受……”

 

原本清朗圆润的嗓音如今因病痛变得沙哑不堪,仿佛力竭的老妪。审神者软绵绵地扯住三日月宽大的衣袖,疼痛已经扩散到整个面部和四肢,她努力把眼泪憋了回去——憋不住就偷偷淌在近侍衣服里吧,后者一下一下轻抚她的头发和脊背,希望能让她好受些。

 

不得不说,经常以效率慢被诟病的时之政府唯有在送医这一点上做了完备的工作。长谷部和药研刚做好接下来几日的安排,医疗部的人员便已抵达本丸。

 

“三日月殿,医疗部已经到了——”药研的喊声从长廊另一头传来,最美的天下五剑立即将少女抱起,快步走到本丸庭院中,医生给她简要做了检查,然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我们需要将这位审神者大人带回医疗总部进行后续治疗,可能需要住几天院。但鉴于她还是未成年,希望她的临时监护人可以跟随前往。”

 

“明白。”压切长谷部和一期一振交换了一下眼神,前者向前踏出一步,和近侍三日月一道陪同就医。

 

留下的众刃目送着审神者消失在传送阵中,原本欢乐的本丸再不复平日的喧闹。

 

——可要快点好起来啊,主。

 

 

——————————————————————————————

·太难受了,写不下去了,难受到哭

·各位婶婶千万要养好自己的身体啊不要像我一样突然生病……

·养病几天,更新推迟


评论(10)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