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fgo咸鱼玛斯塔 国日双服
性感梅林在线气人
墙头医生 伯爵
all咕哒子是好文明

刀剑乱舞日服 纯游戏党

YYS咸鱼阴阳师 主吃晴明x阴阳师(♀)

乙女only 亲情友情皆吃
bl/gl❌

头像by画纱,已获授权

〖妖灵缭乱〗三日月宗近线/第四章

·拖了一个多月的婚宴篇【【

·有大量回忆杀及联动部分,建议配合本人 惊梦 及隔壁 长谷部线第五章 观看

【顺序为 惊梦→hsb第五章→三明第四章】

·【】内为回忆杀部分



约莫是近几日单独处理政务繁忙异常,又接急报一路奔波至此,三条风十分难得地睡过了头。


所谓睡过头,也只是在辰时方才醒来而已——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被圈在熟悉的怀抱里动弹不得,视线再往上移,对上的是两弯含笑的新月。



“早安。”他慵懒的声线在耳畔响起,继而在她额上印下一吻,“近几日辛苦了。”



“你也是。”她笑着答。




————————————————

“筑紫城主大婚?”



梳洗过后,三条风将前几日的事情说给三日月宗近听,后者对筑紫城即将发生的喜事甚是好奇。


“所以我才叫暗卫拦着你回城。”三条风将请柬递给他,“若是从这易辙城出发,借着我的力量,今日就能抵达筑紫。”



“唔,的确应该过去一趟呢。”



“城内我安排妥了。”她跪坐在一旁帮他整理繁复的衣饰,“你那位兄长......石切丸,会帮我们注意的。”



除了公开场合或是面谈,三条风一向对那几位三条家的兄长们直呼其名。身为器灵拥有无上的寿命与凡人难以企及的力量,这份傲骨从未销蚀。


“不过,作为回礼,我答应他把那小姑娘带出来了。”


“茶茶?”三日月蹙眉,他对那女孩也只是一知半解,不了解其底性。


“那孩子乖巧地很。”她咯咯地笑起来,“就是让她看了些血腥场面,不知石切丸是否会怨我。”



——————————————————

正如三条风所言,在她的力量支持下,二人很快就到达了长谷部氏境内。当然,在进城之前,三条风将茶茶唤出,让她以人形示人。


一路上城镇中张灯结彩,市民商贩皆面带喜庆之色,甚至有大嗓门滔滔不绝地高谈明日的婚典,某种意义上可见城主的肚量之大。


“这位前朝家臣,倒是比很多正统城主亲和得多。”


三条风侧耳细听了,大都是“婚典排场可够大的”“最上等的宾客可是其他城主”“新任城主夫人不怎么好看啊”之类的闲谈,也不见有什么巡卫来制止。



“的确有很多可借鉴之处,哈哈哈。”三日月宗近淡笑着给出评价,然后策马加快前行速度,“天色不早了。”


边境的特急通告已抵达筑紫城内,长谷部国重已收到三条城主及其夫人入境的消息,立刻整装前往城门待客。



虽说双方刚刚才互查了细作,暗里波涛涌动得急,但明面上仍是礼尚往来的交好关系,无论怎么头疼,该有的礼节全部要到位。


“三日月殿,三条夫人,久候了。”紫眸的青年面色沉稳,透露出处变不惊的王者风度,措辞却又恰到好处地有礼。长谷部平静地对上三日月宗近的深不可探的眼神,丝毫没有曾为家臣的卑态。



他正欲继续开口,目光瞟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已到嘴边的话生生咽进肚子又拐了个弯:“这位是......?”



“我境松木神社的巫女茶茶,携我境人民最真挚的祝福与祈祷献于贵城——因路途遥远未能提前告知,还恕冒犯。”三条风面带标准的微笑,将身后的小姑娘介绍于长谷部。那女孩也十分娴熟地拿出御币,行了简单的祈礼。


虽说这携带外人造访难说别无二心,但那女孩子一双眸清澈见底,一如单纯无垢的闺中少女。她有些微地怕生,将半个身子躲在三条风身后,却是讨人喜欢得紧。



“那就恕我招待不周了——这边请。”毕竟是公开的仪典,宾客一举一动都暴露在监视之下,他也不信这女孩能搞什么鬼花样,便顺着对方的话将其引入城内。


夕色逐渐浸透天际,鸦雀啼鸣不息。


——————————————————

 

金铃碎碎,置于周行。

皇驳其马,缡仪孔嘉。

 

次日一早,两人便随侍从指引登上城楼正中——那里是专为上宾设置的席间。出羽城主和望日城主已携其家眷候着了,三条与他们往来并不太多——至少明面上是这样——便只简单寒暄了几句。

 

“怎的?”

 

坐回席间后,三条风低眉掩笑,眼角微挑,自然是没有逃过三日月的眼睛。

 

“方才登楼时我便注意到了,”她理了理繁复的衣褶,“这筑紫城主的客人里,鱼龙混杂得紧,可万万没想到……”她抬眼示意了那年轻的出羽城主身旁的樱发少女,“……那可不是一般的‘龙’。”

 

“至于那一位。”她看向一众男宾中独树一帜的金发碧眼的女子,“不甘于人下者,志必为王。”

 

“是么,哈哈哈。”三日月宗近不语,只是笑着饮茶。三条风自是明白他不会对如此重要的信息视若无睹,至于他心中所想究竟为何,那便是他的事了。

 

陆陆续续地,也有其他的客人前来问候,三条风也大体摸清了那些‘鱼龙’为何人。然这并不有利可图——哪怕她作为灵力最低的妖精,也无法完全掩盖自己的气息。也就是说,她的身份也一并暴露在那些妖面前。

 

“茶茶,注意些。”她微侧了头叮嘱身后的女孩,那御币分外乖巧聪慧,明白她所言之意为何,尽量往她身后躲了躲。

 

——从下方传来了打量的眼神。

 

 

 

索铃响。

 

远远的,身着白无垢的女子款款而来,步履轻盈。前方是朱红的鸟居,背后隐隐可见宏大的神社之姿。

 

乌鸦们瞬间没了踪影,人群也霎时安静下来,如此庄严而神圣的现场,无人敢哗众取宠。

 

就在新娘出现的那一瞬间,原本神情自若的三条风愣怔了一秒,微张了嘴,然后不着痕迹地再度挂上完美的微笑。

 

——这哪里是人,那样强的妖兽气息,刹那便可感知。

 

更别说,这气息,她可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就这儿了。”】

 

【发间穗子兀地开口,以津真天脚步一顿,环视四周,有些不确定地问道:“这可是最北境,你当真要留这儿?”】

 

【“反正我哪儿都去过了,北境的月色和雪色最好看。”那穗子打了个哈欠,自顾自地打着心底的算盘。】

 

【“……随你吧。”】

 

【女人摘下金色发穗,看似若无其事地在集市间闲逛,拐角处是各类地摊商贩的地盘,她踱到阴影里,极轻极快地将其置于某一白布上——看起来不过是个普通的穗子罢了,很轻易便能混进那些杂乱的小商品里。】

 

【“一路顺风。”穗子懒懒地瘫在布上,用妖之间的沟通方式向她道别。】

 

【“……再会。”】

 

【她要南下,她不喜欢寒冷,何况西部有她的巢穴。】

 

【自那一别,已是二百年有余。】

 

万般没想到,竟是以这种方式再相遇——那妖鸟定是发觉了她在,三条风总觉得白无垢下的新娘微微抬头向她的方向看了一眼。

 

到底是千年的老交情了。

 

说起来,以津真天并没有见过她这副模样——妖灵需与人类契约方能拥有人形,该如何和她解释个中缘由呢?

 

只是很简单的原因而已。她微侧头看向身边人精雕玉琢的侧脸,安下心来。

 

新娘行至鸟居前,身着黑色纹付羽织袴的筑紫城主早已等候于此。二人携手并肩步向神社,神官们开始吟诵古老的文字。

 

三条风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她见证过以津真天一次又一次的婚礼,自千年起便流传至今的誓词从未有过任何更改,人类对爱情的美好期冀总是不谋而合。新娘慢慢地背诵着那不知重复过多少遍的词句,神情真挚到仿佛爱极了身边的男子。

 

——可惜她很明白,以津真天不会爱上任何人。她们都清楚这一点,就是不知这位筑紫城主是否明白。

 

罢了,千年来有的是喜爱这妖鸟的男人——尤其是当她用着御行红的那副壳子。那些人都轻柔地挽着她的手,享受那份虚假的缱绻。

 

新人举盏,向神明祈愿一生一世常相伴。那筑紫城主淡笑着,凝视他的新娘,温柔到似乎能化开冰冷的寒冬。

 

人们连连道出贺声。

 

三条风无奈地苦笑,别开了眼,不着痕迹地轻叹。

 

“傻子。”

 

 

 

TBC.

香织:养了千年的穗穗被拐跑了【呆滞.jpg】

风:我感觉我在参加假婚宴【妈耶.jpg】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