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0622企划后续】伪装

【请走微博@审神者0622查看前情!!!!】

【请走微博@审神者0622查看前情!!!!】

【请走微博@审神者0622查看前情!!!!】


【阅读须知】

①   承接企划 @审神者0622【微博】

②   本篇主角:A237

③   文尾处[]为A237视角,【】为1202视角

④  本号为@乂二曰三【微博/lofter】的大号

⑤  艾特企划主 @瓷卿 

 

A237的日记后续:

 

我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方式来面对这一切。

 

1202被带回了时空局本部,关进了禁闭室,我听着她的抽泣与质疑回荡在幽森的走廊深处——一个刚刚就任的、充满热情与希望的孩子,就这样毁掉了。

 

经验告诉我,C区一定有事情,而且是连我这个常任队长都不能知道的事情。

 

时空局内部大厅内依旧寂静到可怕。我看到了0767,他站在顶层的边缘,向狼狈归来的我们投来不屑的眼神,然后转身离开了。

 

我很明白,等待我的是一纸离职书。

 

“一旦棋子有不可控的趋势,那就毫不犹豫地抛弃。”

 

忘了说,现任训导官是我的直系导师,也是她把我从一个刚进时空局的新人一路提拔至此,这句话是她教给我的——现在倒是切实用在了我身上。

 

很幸运,我也很庆幸是7120接替了我的职位,至少在救出0622这件事上,我们的能力不相上下——第二天,被困审神者成功为救援队所解救的消息便传了回来,众人皆高声欢呼。

 

我苦笑着,不知该庆贺还是无奈。

 

……她那把一期一振,恐怕是保不住了。

 

时空局很多人看不惯我的作风,训导员曾是我的导师时,便说过我易于感情用事。

 

“你要做的,就是完成任务即可,其余的不必多想。”

 

她看中了我这块料子,想培养成一个顺手的工具,我也如她所愿成功当上了救援队常任队长。

 

但当我看到1202那样的孩子,年轻时那些单纯的正义感、满怀的希望感总会满溢于心,以至于我常常会尽我所能去实现那些年轻孩子构想的“美好的正义”。

 

或许这次离职,也是对我一直以来所作所为的警告罢。

 

我赋闲没多久,就任书便发到了——我很清楚,离职是暂时的,我对时空局还有很多利用价值,他们不会这么轻易放弃一个被训导官一手培养起来的工具。

 

“恕我拒绝。”

 

五年前,或是十年前吧,我还是一个普通的审神者——即使到了时空局成为工作人员,我从未放弃过自己审神者的身份,哪怕这并不被允许。

 

那些与刀剑男士们出生入死的瞬间,才是我一直以来所渴求的、所追随的本愿。

 

辞职也好,能回家了。

 

战场,才是真正适合我的地方。

 

 

 

 

 

 

 

 

 

 

 

 

 

 

 

 

“日记是假的。”********

 

 

 

 

 

 

 








将就任书送还时空局时,我路遇了被解救下来的0622。

 

她向我表示了最真挚的谢意,同时看到我放弃了复职,有些奇怪。

 

“1202那孩子毁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别开了眼。

 

是我葬送了一个年轻孩子最饱满而深切的希望和未来,我已没有资格再呆在这个岗位上。

 

“这件事让我心死了一半。”

 

0622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也不愿再让她回忆一遍C区的噩梦,便匆匆与她道别。

 

踏出时空局的那一瞬间,我感到有什么东西终于放下了。

 

接下来去哪儿呢?回我闲置已久的本丸吗?

 

我被选拔进时空局已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十八岁,正是最青春的年纪,但对于时空局来说并不足够年轻。他们需要的是更年轻的、更单纯而天真的孩子。

 

破例将我选入的,便是如今的训导官——她看中了我出色的、在同僚中出类拔萃的战斗力。

 

“你愿意去拯救那些孩子么?”她居高临下地问我。

 

“如果可以,我愿意。”我抿嘴,略略思索了一番,最终答应了她。年轻人,都想干一番事业,都有着充沛的精力和纯白到不带一丝污垢的善良与同情。

 

进入时空局,成为隐藏在幕后的工作人员,必须要签订保密协议,同时要放弃自己的本丸——我没有做到这一点,我放不下我的刀剑,这是我第一次违抗了训导官的命令。

 

“没有第二次。”

 

这点小伎俩是瞒不过她的,我被关了半个月的禁闭,但令我惊奇的是,当我暗中尝试将灵力与本丸对接时,联络成功了。

 

我不相信训导官会对此视若无睹,或许是我上辈子积攒下来的幸运让我巧合地保住了自己的归处,如今的我才有处可去。

 

漫长的救援岁月里,我解救过数不清的案例,刀与人、人与人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让我有过很多次深思。很可笑的是,虽然叛主、弑主的例子不断,但刀剑背叛主人的概率远远小于人类之间的互相陷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除了与时间溯行军斗争以外,人类之间也在互相残杀。

 

“不需要关注这些无意义的事。”

 

五年前担任救援队常任队长后,训导官曾这样教导我。

 

“你的目标就是完成任务。”

 

“如果你一定要追求一个方向,那么,就朝着下任训导官的位置前进。”

 

哪里才是正确的方向呢?

 

我停住了脚步。身体已经敏锐地感知到空气中些微的压迫。

 

“出来吧。”我说,“我好歹是常任救援队长,这点都发现不了,早死在战场上了。”

 

周围有影子极速闪现,是训练有素的肃清者部队与训导部跟踪部队。

 

“如果有一天,棋子完全脱离控制,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掰碎它。” 

 

这里还未完全脱离时空局的控制范围,那个女人当真要把我就地处决么?

 

来者十二人。

 

我将手搭上了腰间从未卸下的太刀。

 

很久没让它饮血了,今日便祭一祭罢。

 

 

 

 

 

 

 

 

 






 

 

 

 

 

 

我甩了甩刀刃上的血迹,然后收刀回鞘。

 

想杀我?那只能让你们看看救援队常任队长的本事了。

 

满地的尸体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干脆都扔到角落去吧。

 

如果可以,我更想直接堆在时空局大厅中央,摆给那个女人看。

 

窸窸窣窣,踢踢踏踏。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再度拔刀。

 

时空局竟然有人能逃脱我的感知能力?

 

从远处摇摇晃晃走来的,是那个年轻的孩子。

 

1202。

 

她似乎是才被放出禁闭室,眼神无光,面色惨白。

 

看到前方站着的是我,她几乎是一路跌跌撞撞地小跑过来,然后将脸埋在我肩上,不管不顾地嚎啕大哭起来。

 

我安静地收回刀,竭力掩盖下一身的血腥气,伸出手抚她的头。

 

她什么也不说,只是放声大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好像要把这些天来所受的所有威胁、恐惧与噩梦一并哭个干净。

 

我知道她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那个热血而善良的孩子了。也许能在暗无天日的禁闭室呆了两周后,出门便能看到我,对她来说已是最大的幸运。

 

“1202。”我轻轻出声,她抽噎着抬起头,眼睛红红的,肿地分外明显。

 

“好好过下去……前辈,帮不了你了。”我叹息,沉下了语气。

 

她的瞳孔一瞬间收缩,想必是明白了我话中所言,张大了嘴发不出声音。

 

我宽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转身离开了。

 

第二批追杀者即将到达。

 

 

 

 

 

 

 

 

 




 

时空局顶层是训导官的办公室,除了其直属指导新人及其他部门高层,任何人不得涉足于此。

 

“报告!”

 

信息部的骨干几乎是无礼地冲进了室内。

 

“说。”年长的女人仔细查看着电脑显示屏上的资料,没有向来人分去一丝目光。

 

“对前任救援队队长A237的追捕小队:肃清者E126部队、第一追踪部队……”

 

那人抖抖索索地,没了下文。

 

“说。”

 

女人抬眼直视他,空气中立马充斥无形的威压,直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全员十二人,牺牲。”

 

女人几乎是捏碎了左手中的签字笔,她预料过追捕队会啃上硬骨头,但没想到结果会如此惨烈。

 

“A237人呢?”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念出这个代号。

 

“……没有线索。”

 

信息部的骨干哆嗦着,生怕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咚咚。”

 

资料部部长敲了敲大开的红木门,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训导官示意他继续。

 

“我们翻遍了资料部的所有资料,终于发现A237的资料曾有改动痕迹。”

 

“在普遍的档案中,她的智力与战斗力水平显示为A+级。”

 

男人不轻不慢地翻开手中已泛黄打卷的纸张,将其递与训导官。

 

“而她的真实水平是,”

 

“SSS。”

 

 

 

 

 

 

 

 

 

 

 

 

 

 

 

 

 

 




 

 

 

“新训导官?”

 

听闻此言的女人懒懒地从躺椅上起身,饶有兴趣地听下属念着冗杂的报告。

 

“那个老女人追杀了我六年,还是先我一步咽气了呀。”她微微眯了眼,蓝金异瞳中的黑色气息都荡开了些许。

 

“……新任训导官是您当年的一个后辈,代号1202。”

 

“并且,她公开发布了对您的红色通缉令。”

 

“是她?”女人挑眉,继而开怀大笑起来,“有意思。我倒想看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杀得了我这个曾经的‘前辈’。”

 

自六年前从时空局逃逸,她已经在作为‘审神者’身份的本丸与溯行军大本营中呆了六年。这期间除了提供十年间谍期间获得的情报,日子过得分外清闲。

 

这个本丸已经存在于此二十年了,但从未有过付丧神的影子——她利用这里滋养未暗堕的刀剑本体,为她扮演‘正义’时提供武器与证明。

 

“那个女人得记恨我一辈子。”

 

六年前的庆功宴上,她喝了些酒,然后带有些得意地开始讲十年间发生的一切。

 

“她以为我就是一个乖孩子,我也安分地扮演一个‘好学生’,成为她一手带出来的直属指导新人。”

 

“所以,我才有资格进入她的办公室,靠着瞬时记忆背下了成篇的机密。”

 

“那个女人看中的除了我之外还有三个人,我寻思挑那个最弱的——对,就是0622下手。”

 

“多谢大家的配合啊。”她笑眯眯地看着在座的同僚,他们或多或少都有着属于溯行军的痕迹:头上、手上或背上长者吓人的骨刺。他们一路在C区中配合她,不断阻挠救援队前进的步伐,其目的就是要耗尽0622等待救援的时间。

 

“可惜那个老女人居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她有些厌恶地皱了皱眉,“我预料到过她因为那件事会有一定的应对措施,没想到如此强硬。”

 

“不过,好在她轻敌了。”

 

“派出最精英的肃清者和追踪部队?可笑至极。”

 

她看向腰间的太刀,白色的刀鞘正在被暗堕气息浸染——今后若要再回去,这把刀已经不能用了。

 

身兼三个身份的间谍,最终成功脱身。

 

 

 

 

 

 





 

 

“可惜没能亲自杀了那个老女人。”她叹息。“不过,7120已经死了。”

 

“整个时空局,现在没有能对付我的人。”

 

“但既然换了新的训导官,又需要新的情报了呀。”她接过下属递过来的一把崭新的、完美无缺的、没有任何暗堕气息的太刀。

 

“您当年……为什么放过了她?”下属犹犹豫豫着开口,她明白他言下所指何人。

 

“为什么放过那个孩子?”

 

当年一气呵成斩杀十二精英部队的她,面对一个年轻的、精神崩溃的孩子,要击杀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

 

可是,为什么没有杀了她呢?

 

当1202将头埋在她肩上时,只需要轻轻地反转手腕,刀刃就会没入那孩子的胸膛。

 

“怜悯?不,不是的。”

 

“谁知道呢。那个老女人因为培养了我记恨了一辈子,师从于她的我不会重蹈覆辙,但避免不了失误的发生。”

 

她整理了一下行装,时空通道已经打开。

 


 

 

 

 

 

[“也许,这可能是我一生犯的最大的一个错误。”]

 

【“……另外,一定要杀掉那个人。”】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亲手去了结这个错误。”]

 

【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妇人咳嗽着交代自己最后的夙愿。】

 

[作为溯行军中唯一的、有着完美躯壳的王牌,她是相当自信而自负的。]

 

【“我答应您。”年轻的训导官双手握紧,神情严肃。】

 

[黑金色的右眼在干净气息涌上来的瞬间变回了纯净的深蓝。]

 

【她在就职大会上第一次公开了关于这条蛇的情报,万众哗然。她也算是被那条蛇欺骗的一份子,但这个错误是时空局共同犯下的,作为新任训导官的她决心挽回这个错误。】

 

[毒蛇闭上了金瞳、隐藏了獠牙,换上了温柔而善良的微笑。]

 

【“我,新任训导官,曾用工号1202。”】

 

[“这次,又要以什么身份出场呢?”]

 

【“我会亲手拧断这条蛇的脖子。”】

 

[她踏出了时空通道。]

 

 

 

 

Fin.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