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阴阳师】风雪加身

风雪加身

 




阴阳师同人 cp玉藻前x巫女

和亲友聊天时的激情写作,请勿认真

ooc我的

BGM:《空待》-洛天依、王朝

 

 

 

 

 

“幸福是会重生的。”

 

 

 

 

 

 

 

 

 

 

郊村的住民不时地抱怨,在大雪过后的夜里,村外的竹林中总有笛声传出,凄凄艾艾,听得人瘆得慌。

 

有胆大的年轻人曾潜入那林子,尔后惊慌失措地逃出来,哆哆嗦嗦地,手中的木棍抖索到地上,咣啷一声格外清脆。

 

“尾巴!九条尾巴!”

 

“竹林里有妖怪!”

 

这可吓坏了整个村子,便有阴阳师陆陆续续被请至此地去收服妖魔,免得人心惶惶。但他们都无一例外地失败了。

 

后来又来了一位法力高强的阴阳师,不消一个时辰后便出了那林子,对着焦灼的众人立下诺言。

 

“那妖是无害的,诸位尽可放心。”

 

人群吵嚷起来,端的是无法除了这妖,这口说无凭——万一他哪天出来吃人,村子可就只有被屠戮的份。

 

阴阳师笑了。

 

“他单单是觉得孤独,做妖的孤独,彻底的孤独。因为一切都未曾改变,他清楚这一点。”

 

 

 

 

 

 

 




 

 

“人间的事往往如此,当时提起痛不欲生,几年之后,也不过是一场回忆而已。”

 

又一个大雪的夜晚,笛声不无例外地响起,阴阳师提了一壶酒,独自摸进了竹林,很容易地便找到了吹笛者,十分不见外地在其面前盘坐下来,呷着酒淡淡地说给他听。

 

“几年?”

 

那大妖放下笛,嗤笑一声,面容在不甚透亮的月色下模糊不清,却可识得是个美艳的女子。

 

“比喻罢了。”阴阳师对此并无愠色,凭空捏了个火温了酒,递与面前的妖,“你可喝得?”

 

“把你的火掐掉。”

 

女人的眼瞳中透露出名为憎恶的情绪,说是仇恨也不为过。

 

——那熊熊燃烧的业火,无情而残忍地结束了他的一双儿女的性命。当然他不会对此视若无睹,整个京都烧了三天三夜的大火是他返还给仇家的赠礼。

 

“我为曾经发生的事感到惋惜。”

 

“但又能怎样呢,玉藻前?”

 

阴阳师第一次进这林子时,便认出了这多年前与阴阳师们大战的九尾狐,他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也没有打算与其交战,只是顿了顿,反问这狐妖。

 

“你明知的,烧了京都也好,手刃了仇家也罢,一切都回不来了。”

 

那大妖不理他,只是吹着自己的笛。

 

凄凄艾艾,惊鸟啼夜。

 

 

 

 





 

 

阴阳师曾见过那巫女。

 

多年前,年轻的阴阳师途经神社,远远地看到那巫女在檐下挂着神乐铃。天赋异禀的他感觉到那巫女身上充斥着浓厚的妖气,正欲前去祛除,又见一男子出现在巫女身后,帮其挂上高处的铃。

 

不,那不是人类,那是妖力高强的大妖,阴阳师很快洞悉了这一点,心中一根弦绷紧了。

 

然而下一秒,嬉笑打闹声传来,那巫女虽是嗔怪着,脸上却是带着笑的,看起来格外地幸福。

 

阴阳师顿然明了于心,打消了插手的念头。

 

——他们应该清楚的,侍奉神明的巫女与妖的爱恋,是要遭受天罚的。

 

阴阳师在心里咕哝着这么一句话,摇摇头背手离开了。

 

 

 

 

 






 

 

 

“我们有两个很可爱的孩子。”

 

也不知过了多久,玉藻前放下了笛,阴阳师正好斟到最后一杯酒,便分了他半杯。

 

他一向不对他人谈及自己的伤痕。大概是孤身一人久了,无限的思念与痛苦郁结于心,友人葛叶也多年未见,这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能理解他的阴阳师,一向只专注于笛声的大妖略微敞了心扉。

 

“我明知她是人类,几十年后她会离我而去,可我还是逃避着这一点。”

 

“有了孩子后,我沉醉于从未体会过的幸福与快乐里,看着他们,哪怕知道我会陪着她慢慢变老走向死亡,却也不再焦虑。”

 

玉藻前一饮而尽杯中液体,美貌的面庞上逐渐爬满悔恨。

 

“可我没想到,天罚会来得那么快。”

 

巫女把孩子递给他,勇敢地挡在了他们面前,他甚至来不及唤出她的名字,那道天雷便彻头彻尾地劈下!

 

渺小的、脆弱的人类,怎可能受得住来自神明的愤怒。

 

“和孩子们……好好活下去……”

 

巫女最后的话语伴随着她紧闭的眉眼一起化开在风里,她的小手好像上等的白瓷玉,白皙而冰凉——可人类的手明明是有温度的。

 

玉藻前甚至来不及接受这一切,虽然妻子早已告知过他,这一天迟早会来临。

 

可他没能算出神的时间。

 

倾盆大雨,七日七夜。

燎原业火,三昼三间。

 

 

 

 







 

阴阳师听着早已熟知的故事,发出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

 

谈论神明是否应该如此高傲而无情、偏执而自私是没有意义的,逝者非妖鬼不可再生,他们都很清楚。

 

他也很明白为何玉藻前选了这片林子栖停——在大火烧毁这里之前,这里是那间曾经的神社。

 

一个包含着他的爱与恨的地方。

 

“世间百态我已观遍。”最后,大妖慢慢地开口。

 

“万物皆可此消彼长,一如夏夜腐草为萤。”

 

“唯独此事例外。”

 

阴阳师不语,他知道自己是劝不动这妖的。

 

因为世间只有幸福不会重生。

 

 






 

 

 

 

“大狐狸,大狐狸。”

 

时间跳跃到那些安宁而平静的日子,巫女偷偷溜出神社,到山后的林子里唤他。

 

“大狐狸,你教我弹琴吧。”

 

少女咧开大大的笑,眼睛弯成了两道新月,拉着他的尾巴兴致勃勃地提出请求。

 

那时他就想说了,何必要琴呢,她的笛声,此世间再无天籁。

 

他傻傻的姑娘啊,无论过了多久,是成为他的妻子还是成为母亲,她一直都是最初的样子,美丽而善良,勇敢又坚强。

 

就好像他们初识那一天,他寻着笛声来到了朱红的鸟居前,她在廊檐下立着,眼里是单纯而无害的光。

 

——然后他们都转过头来。

 

爱产生在那一瞬间的惊鸿一瞥。

 





 

 

 

 

 

 

 

 

 

 

玉藻前回过神来时,阴阳师不知何时已不动声色地离开了,竹林里徒留他一人,空落落地清静。

 

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脸上淌下,温热的,带着她的温度。

 

大雪开始下了起来。

 

 

 

 

 

 

 





 

 

 

在大雪飘零的日子里,笛声突兀地停止了,有人说竹林里的妖怪被阴阳师收服了,也有人说,那妖是自己离开了。

 

但无论哪一种方式,那样悲戚的笛声再也听不到了,无论多少个年岁与雪夜,也不再能有人吹得出那样凄哀的调子。

 

“我曾看到一个艳丽的女人背影在漫天的皑皑中逐渐消失。”

 

他离开的那日,晴空初霁,

 

风雪加身。

 

 


 

Fin.

 

引用列表

 

三浦紫苑-《多田便利屋》

勒·克莱齐奥-《燃烧的心》

路易斯·罗萨莱斯-《无题》



















“如果不能再拥有”

“唯一能做的”

“就是请不要忘记”



评论(4)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