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fgo咸鱼玛斯塔 国日双服
性感梅林在线气人
墙头医生 伯爵
all咕哒子是好文明

刀剑乱舞日服 纯游戏党

YYS咸鱼阴阳师 主吃晴明x阴阳师(♀)

乙女only 亲情友情皆吃
bl/gl❌

头像by画纱,已获授权

【刀剑/yys/战刻】三个墙头——一个短小的生贺

亲友 @瓷卿 生日快乐!!!!!

突发奇想再给你摸个生贺鱼嘻嘻嘻

本来想写十八个段子,写了三个发现我脑里的糖已经用尽了,你将就着看吧【ntm】


才不会说是为了报复急刹呢


三篇的女主皆为这个龙,所以我决定给这篇生贺起名叫三个墙头【理直气壮.jpg】

 



三个墙头

 



【1】

隔壁本丸的审神者又和她的近侍吵架了。

 

鸣屋看着小姑娘哭着跑到自己本丸说臭老头又把她关在门外,心里顿时明了大概这俩人日常为限锻冷战,只能耐心地劝好后辈,再让自己的近侍把人家送回去。

 

看起来是吵架,但鸣屋心里清楚的很,不过是换着花样花式秀恩爱罢了。

 

“说起来,长谷部。”

 

尽职尽责的近侍在她面前报告今日工作完成情况与明日安排,包括如何如何把爱哭的小姑娘送回家,想起今日日课还未完成,自己又顺路去了趟锻刀室结果一不小心锻出了新刀,等候审神者过去召唤刀剑付丧神。

 

女人收拾文件的手略微滞缓。

 

“你对限锻有何看法?”

 

煤灰发色的付丧神脚步一顿,每次限锻,他都抢在最快的时间为审神者带回新刀,从未向别家近侍一般闹些争风吃醋的行为。

 

此时他虽并不明白审神者是何用意,但抬起右手贴于左肩前部,微微倾下身子。

 

“只要能满足您的心愿,区区限锻,并不在话下。”

 

他只是知道他的主人想要这把刀罢了。

 

只要是她想要的,想做的,他定会为她不遗余力地去完成,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若还有什么吩咐,请尽管下达。”

 

“我主。”

 








【2】

“夜已深,汝在此作何?”

 

露水浓重的夜,庭院中月色折在积水上,衍射着淡弱的光。

 

听闻声响,坐于檐下的少女只抬眼看了来人,又垂下头去。

 

大天狗见她没有要多言的意思,也不问下去,独自懒懒靠在一旁的漆红栏柱上,翅膀在黑夜中张开,廊下的烛火摇曳了几下。

 

虽不明白她在烦恼或者愁闷什么,大妖也不明白人类这些奇奇怪怪的七情六绪究竟从何而来,他只觉得看见少女不开心自己也不开心而已。

 

悠扬的笛声飘扬在安静的夜空中。

 

“其他人要被吵醒的,你别……”少女终是被这笛声所动,兀地抬起头急急要他停止吹奏,然后又把话咽回了肚子里。

 

月光下,俊美的大妖横笛于唇侧,眉眼如画,神色专注而温柔。

 

少女忽的想起了很久以前她和大天狗的对话。

 

“为什么不吹了呢?”她好奇地问。

 

“吾不愿,就是不愿罢了。”身着银鼠色羽织的大妖冷哼一声,懒懒地抱胸,“吾要休息了,汝莫来打扰。”

 

然后就走掉了,只留不解的少女留在原地。

 

但是,当时的大天狗有一未能说出口的句子,他将其埋进了心底。

 

——如果是为了汝,吾再吹一次也无妨。

 











【3】

“呜哇……好辣!”

 

少女的眉头皱成一团,眼角有泪渗出,端着的小杯微有些颤抖,对面的青年稳稳地扶住她的手,笑意浅浅。

 

“太勉强了吗?喝一点茶吧。”

 

他递上置于一旁的茶盏,少女也不管不顾地大口灌下去,口中的灼烧总算减轻了几分。

 

“一想到谦信大人每天都要喝这么辣的东西,就感觉十分佩服呢。”

 

少女湿漉漉的眼睛在杯底晕开亮色,尔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敬佩和难以置信立马换为严肃之色。

 

“但是谦信大人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呀!喝这么多酒,对身体负担非常大的。”

 

眼看少女一脸急切地担心他的健康,上杉谦信只是温和地笑着,应和着她的关切,眼底心中都溢出了不一样的悦色。

 

“嘘。”

 

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抵上少女喋喋不休的唇,紫色的眸里有流光回转,淌着说不尽的温柔。

 

“今夜月色很美,再不欣赏,可就要错过了?”


Fin.

评论(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