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刀剑乱舞】隔壁那个三明婶今天又在作什么妖(三日月x女审神者)

龙是神仙!!!!!神仙!!!!!!

瓷卿:

写给 @三条风
三日月x女审神者
短段子,欢脱ooc


1.
    这大概是上午九点,审神者官方调频播放完大阪城毛利挖掘队点播给DMM的《Let you fly into sky》之后。
    “下面插播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审神者点播给自家三日月宗近的歌曲。”
     我身边的药研放下了书,意味深长地朝着窗外本丸大门方向瞟了一眼。
    “刀剑乱舞刀剑乱舞,本丸锻刀室倒闭了。”
    “三日月三日月宗近混蛋,不好好去锻刀锻刀。”
   “不让婶不让婶进本丸,带着婶的富士札跑了。”
   “我没有没有没有办法办法,借着电台隔空喊话喊话。”
   “原价都是100多200多300多的极御守统统给别人!”
   “给别人给别人给别人,统统统统统统给别人!”
   “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刃。 ”
   “你赶快给我开门!”


   
    ……今天隔壁的三明婶也不消停呢。


2.
    我隔壁住着一个三明婶。
    嗯,三明婶,三日月宗近婶。
    你看过审神者论坛【非乎】上《有一个作妖的三明婶亲友是怎样的体验》这篇帖子吗?
     ……那他妈是我写的。
    次次限锻次次冷战,一冷战隔壁婶就往我家本丸跑。
    每次拉开门看到拎着行李的她的一瞬间,我恍惚觉得这是自己女儿被气回了娘家。
    “闺女,夫妻感情很重要啊。”


3.
    “我曾经相信过产粮玄学。” 她伸手去抽抽纸,“tan90°。”
    “限锻期间我写了超多三日月宗近相关,就差开车了。”
     ……哦。
    我面不改色地暗中心疼今天报销的第三包抽纸:“……产粮还是有点用的,至少对我家长谷部有用。”
    “诶?”
    “锻博多的时候我在写战国同人,织田信长乙女。”
    “……”
    “锻小豆的时候我在写战刻o血的乙女,明智光秀r18。”
     她抬起头看着我,像看着六图的五花枪爹。
     我说错什么了吗……?


4.
    一下午她问了我八十次同一个问题,频率已经超过了全天国广叫兼桑的次数。
    “我家老三头来接我了吗?”
    “没有,tan90°。”
    “真的没有吗?”
    “tan90°+2kπ。”
    “没有老三头我睡不着……”
    “那你数羊。”
     她躺平在榻榻米上,怔怔盯着我家天花板:“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
    “四只羊五只羊……我认识一个婶婶是绵羊精……”
    啥?
    “六只羊七只羊……给自家刀剑手入用的是身上的羊毛……”
     “……”
    “八只羊九只羊……有一次她家队伍遇到了检非违使全员重伤……”
    “……?”
     “十只羊十一只羊十二只羊十三只羊……”
     “后来呢?”
    “后来她秃了。”


5.
    【三日月宗近先生,我拿文手的荣誉起誓,只要这次限锻你给我出货,我就给你码车。出货一把两篇,出货n把二的n次方篇。】
    打开手机的时候看到她咬牙切齿地在婶婶摸鱼群里发誓。
   我看着远处的隔壁本丸,思考了三十秒人生,然后截屏。
  “是否添加附近好友:隔壁的三日月宗近?”
   “是。”
   三日月你过来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6.
    其实她和三明的感情还是挺稳固的。
    孤儿可以说是审神者们比较普遍的身世,她的学业一直由时空局那边资助。毕业前除了上学,其他时间都待在本丸。
   和三明腻在一起。
   呵,三条家的童养媳.jpg
   我嫉妒了吗?没有,汪汪汪。
   高中时我们是同学,她的家长会不是一期一振出席就是长谷部出席。看着小姑娘面不改色地对着一把织田刀叫舅舅,我的心情异常微妙。
     “我前两天看到那谁谁空间里发了你舅舅的照片是咋回事啊。”
    她同桌指指我。
    ……坏了,我近侍也是长谷部。
    她深吸一口气,含情脉脉地看着我,仿佛有奥斯卡影帝的光环在她额前闪烁。
    “舅妈。”
   ?????


7.
 
    “人的生命是短暂的。”
    “但是啊,在命运和时间的钳制下去搏一次相遇,不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吗?”
    大概晚上的时候婶她开始打包行李,绀色狩衣的平安刀站在我家本丸前。
    “诶等等你为啥突然文艺起来了,别立flag啊。”
    “我就是有点感慨啦。”
    她扎起行李,“折腾来折腾去,明年就要成年啦。”
     “能像个小孩子一样的日子也并不多了。”
    ……
   “那你下次限锻冷战不许来了。”
   “???我错了——”


8.
    呵,不来?不存在的。
   看透.jpg


9.
      上午九点,审神者官方调频,蓝o挖弟机学院给DMM点播的《why you keep on flying》之后。
    我听到拉门被拉开。
   “又吵架了?”
    血从付丧神的衣袖上滴落下来,炸开在榻榻米上。
    这次我没看到拎着行李哭唧唧的婶。
    我看到重伤的付丧神。


10.
       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讲下去。


11.
     孤儿可以说是审神者们比较普遍的身世,阵亡可以说是审神者们比较普遍的归宿。
     她的刀剑们拼死带她回了本丸。
    我攥着她的手,指尖很凉,扣在我的手背。
    “槽你给我清醒一点局里那边很快就来人了喂。”
     她睁开眼看着我,露出笑容。
     “三日月呢。”
    “啊?他……”
     “没有他我睡不着。”
     “你别睡啊!”
     “我认识一个绵羊婶……”她侧过头去,看着窗外,像是梦呓。
      “是是是……她拿羊毛手入,你别睡你别睡!”我摇晃着她的手。
     “有一次她的刀全员遇到检非违使……”
    “然后呢,然后呢,别睡!然后呢!”
     “……”
     她松开我的手。
     没有然后了。


12.
     我隔壁本丸曾经有个三明婶。
     天天作妖的三明婶。
     现在没了。
     孤儿可以说是审神者们比较普遍的身世,阵亡可以说是审神者们比较普遍的归宿。


      ……也不尽然。
     上午九点,审神者官方调频不知道是谁又给DMM点了什么。
    “下面插播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付丧神点播给自家医院中审神者的歌曲。”
     “Marry   me.”


13.
    我隔壁本丸曾经有个三明婶,天天作妖,差点死掉。
    我隔壁本丸现在有个三明太太,坚持不懈,天天作妖。
    可喜可贺,汪汪汪汪。



                   end

评论

热度(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