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一场鸡飞狗跳的联谊舞会】

一场鸡飞狗跳的联谊舞会

 

 

 

·舞会pa,无刀男出场

·群内玩梗,ooc我的

·搞笑摸鱼,我觉得我应该去讲相声

·还请自动避雷

 

 

 

 

 

 

时之政府要举办一场联谊舞会。

 

该事一经发布,即在审神者论坛上连续一个月霸占头版头条,评论大多是“今天政府怕是脑子里进了八百吨冷却材”之类。

 

原因嘛,自从审神者和付丧神的婚姻被社会和法律所认可,女性审神者的脱单率一夜飙升到80.7%,而剩下的可怜兮兮的男性审神者们便成了冬夜里瑟瑟发抖的单身狗——为了响应男性审神者们缺少女朋友缺少妹子的需要,政府便拐着弯搞了个名为联谊实为相亲的舞会。

 

为什么这么说,只有单身男性审神者才能入场,而女性审神者无论是人妻是别人的女朋友还是真正少得可怜的单身,都要求到场。

 

其用心险恶,啧啧啧。

 

 

 

 

 

 

 

我抱着从万屋临时租的一套礼服往回冲的时候,距离舞会开始还有不到一个小时。

 

发挥此生最快的机动冲回了本丸,洗澡换衣服化妆一套工序下来,还有十分钟,再开一下时空通道——好的标准踩点。

 

不过,这金碧辉煌的建筑着实亮瞎了我的狗眼。

 

——为了让那群直男脱单真是狠下血本啊啧啧啧。

 

我翻了个白眼,提着长长的裙子踏上台阶,门口迎宾的小姐姐塞给我一枝白玫瑰,笑盈盈地说请收好过会儿有用到的地方。

 

再一瞅旁边已经稀稀拉拉没几枝的红玫瑰,用脚丫子也能想出来是给男性宾客的,这套路眼熟到根本不需要用脑子思考。

 

我闭眼按了按出门太急直接往眼睛里塞的日抛镜片,让它安分点好好的别硌我眼睛,再一睁眼时面前飘过一个熟悉的文件夹。

 

“哎呀!你居然来了!”

 

文件夹……不,夹着文件夹的女人转头看向我,露出些许无奈的表情。

 

“你以为我想么。”

 

这人是我隔壁的社畜朋友鸣屋,我原以为这人肯定以各种各样的“工作太忙”“任务太重”“浪费时间”等理由在不可能请假的舞会上硬生生要到准假许可——事实上她经常这样做并且无一例外成功了——但没想到她还是来了,而且还穿了一身珠灰色晚礼服,盘了头发化了淡妆,与这人平时的X冷淡风格完全不一样。

 

“呃……不是,姐姐,我们是来蹭吃蹭喝的……”我瞅了眼那个黑色文件夹里的一摞白纸,欲言又止。

 

“蹭吃蹭喝你找她们去,我工作还没忙完。”她努努嘴,示意甜点长桌旁围成一圈的合法萝莉们,全身上下开始散发“别来打扰我”的蜜汁气场。

 

“……我觉得你要暗堕了。”

 

 

 

 

 

 

 

 

 

“哟,绯,小织,贺萦。”

 

我拖着鸣屋一起走到甜点桌旁,别说,作为这圈熟人里真正年龄最小的人我面对着这一桌美味丝毫没有抵抗力,那几个合法萝莉嘴角脸颊上还沾着奶油,甜甜地笑着跟我们挥手打招呼。

 

“风风今晚超~漂亮,我觉得Queen担当应该就是你了。”我知道贺萦是发自内心的赞美,并不是虚伪,但她脖子上那串明晃晃的钻石项链彻底闪瞎本穷婶的狗眼。

 

哦,还有标准的鱼尾晚礼服,一看就是量身定做的,我想了一下和店家讨价还价一个小时最终花了一百五十小判才租到的裙子,可以说是非常羡慕了。

 

“你说贺萦裙子上那些钻石值多少钱?”我狗腿地问X冷淡文件夹。

 

“人家那是为了显得贵气,在你眼里就只剩钱钱钱。”她露出非常不屑的表情,翻译过来大概是“这是哪家的土狗我不认识她”。

 

有钱真好.jpg。

 

“……下面,我们将开启舞会的第一个环节,请各位执红玫瑰的审神者去寻找您的白玫瑰并邀她共舞,若对方同意,请二位互相交换玫瑰并进入舞池……”

 

台上一看粉底就打多了的主持人用甜腻的声音叙述着活动流程,现场气氛开始热闹起来。

 

我和文件夹一起转过了身当背景板。

 

 

 

 

 

 

 

事实上我并不是特别抗拒舞会,有吃有喝有小姐姐小哥哥,何乐而不为。

 

可惜作为一个“别人的女朋友”,我还是坚持着不和其他异性共舞的原则。说起来我跟三日月说我要去参加相亲舞会时他倒一点也不担心,这厮还惦记着去年我脑残拉着他出席一个线下舞会全程踩他脚的事儿。

 

“以小姑娘的舞技,对方审神者的皮鞋恐怕不够厚吧,哈哈哈。”

 

瞎说什么大实话,呵。

 

我知道我不会跳舞,但我可以看别人跳。抱着这个心态我转过了身,结果呈现在面前的情景让我大跌眼镜——舞池里稀稀拉拉没有几对舞者,红玫瑰们看起来极其地矜持。

 

不是,我说,大兄弟们,错过了这村儿没这店了,这可是你们唯一能光明正大背着别人嫁刀/男票的机会牵小姑娘的手搂小姑娘的腰的机会了啊。

 

再看白玫瑰们也好不到哪儿去,恐怕大家都很少会和如此多的异性相处,平时又疯又闹的人现在全都一个个装作温文尔雅大小姐的样子,揪着裙边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哦不,我还是这么狗,真是悲伤逆流成河。

 

旁边的合法萝莉们倒是沉迷吃吃喝喝,绯和小织在举着婶份证到处要酒喝——可怜见的,长了一张未成年的脸,走哪儿都被问候一句“小妹妹”,再看看我这个长了一张大妈脸的真·未成年,甘甜的心情忽然变得苦涩。

 

鸣屋已经在看她的报告了,看着红色加粗的【7-4作战规划】标题我浑身一抖,咸鱼连6-1都没攻破,这人已经撒欢儿到山的那边了——倒和她嫁刀一个性子。

 

我不止一次问过为啥她不和嫁刀领证,得到了答案都只有一个字。

 

“忙。”

 

忙到恋爱都没时间谈吗,妈耶。

 

贺萦跑到一边找她的好闺蜜朝奈去了,两个人都是一样的可爱,一样的优雅,一样的土豪,让我不止一次想打劫。

 

“醒醒,三年起步。”鸣屋戳了一下我,我的眼睛差不多已经要长到朝奈手上的那碎钻手链上去了。

 

贺萦一直在往舞池那边张望,估计是想跳舞又不好意思去,娃娃脸让红玫瑰们觉得很有犯罪感不太敢邀请,委屈巴巴地站在一边。

 

“呀!你们不跳么!”

 

一个宏伟壮阔的身影挡住我的视线,刚从舞池里下来的璃清笑嘻嘻地走过来拍我的肩,她一向喜欢这类场合,大概也是我们之中舞技最好的了。我拍掉她的爪子,指了指两个土豪。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舞技多烂——贺萦她们好像很想跳但没人敢邀请萝莉,璃舞王帮帮忙呗?”

 

她伸手从路过的服务生手上的托盘中取了杯酒一饮而尽,爽快地应了。

 

在下一支舞曲响起时,昏昏欲睡的我都要栽在文件夹身上了,然后舞王彻底把我吓醒了。

 

“快看快看——!!!”我强行扳过鸣屋的脑袋,让她的视线和舞池平齐,后者本很不耐烦,然后和我一起呆滞.jpg。

 

只见一高一矮两个身影站在舞池中央,然后,她们十指相扣,另一只手搭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卧槽,双女步???EXM??????

 

怕不是疯了。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土豪和璃大佬开心地转圈圈,她们似乎并没有在意从我们这里投过去的异样目光,一曲跳完还赢得满堂喝彩。

 

社会,社会。

 

我灵机一动,转头深情款款对X冷淡伸出手。

 

“那个,我们……”

 

“滚。”

 

嘤。

 

 

 

 

 

 

 

“现在是中场抽奖环节,首先,让我们掌声欢迎本次舞会的赞助方高千穗小姐登场!”

 

一听这个姓氏我就知道是谁了,看看这金碧辉煌的大厅,看看这无处不在的水晶灯,看看这横跨大殿的甜点长桌和酒品长桌,看看这全场用来装饰用的玫瑰花,这么大的手笔,怎么可能是每个月发工资都恨不得一人扣两个小判的铁公鸡政府所为。

 

高千穗火花一身星空长裙,金发碧眼的女性带着完美的微笑端庄地立于台上,当别人都在议论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就是一身贵族范时,我只在意她裙子上那些星空装饰似乎全是货真价实的钻石和水晶。

 

“她有没有哥哥弟弟之类的?”我掏出手机开始百度她的亲属资料,“希望他们都还是单身……”

 

“你能不能有点志气。”鸣屋一脸嫌弃。

 

其实所谓抽奖实质上是高千穗在来宾名单中随机点人,那几个合法萝莉首先被抽到了玩具熊,一口一个“谢谢火花姐姐”。

 

哦,不是一个玩具熊,是玩具熊山。

 

拿烟的手,微微颤抖。

 

随后开出的奖品还有一卡车小判、山中别墅一套和高千穗家某海岛十年免费使用权,如若是单身审神者,还将获得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助其表白脱单。

 

虽然知道她壕无人性,但请不要最后还加一句“小小薄礼,还请各位笑纳”啊!

 

对不起,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更令人生气的是,连璃清和鸣屋都被抽中了一枚水晶胸针,只有本幸运E,咩都无,又穷又样衰。

 

啊,冷却池的水,我的泪。

 

这个冰冷的世界,只有小蛋糕还有点温度。

 

 

 

 

 

 

 

下半场大家似乎都放开了些,好些人都主动前去约舞伴跳上一曲,舞王璃和火花大小姐在舞池里成了全场焦点,我依旧安安分分守在甜点旁边,嘴就没有停下来过。

 

“不怕被胖死么。”X冷淡懒懒地抬眼看了下我扫空的盘子,精准吐槽。

 

“社畜请好好工作不要走神谢谢。”我回她以一个挑事的微笑。

 

然而对面酒桌那边有了些小骚动。

 

合法萝莉们为什么被称之为合法萝莉,就是除了她们长得很萝莉以外,酒量也非常萝莉。

 

小织摇摇晃晃地端着酒,非常有气势地把杯子往桌上一扔,开始数落她家不动大笨蛋不允许她穿大人风格的裙子,明明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为什么被套上了小孩子才穿的洛丽塔。

 

旁边的绯兴致要高些,一边举着酒杯一边摇头晃脑地开始唱歌,时不时还来一句“我最可爱”,小脸通红,可爱,想【】。

 

至于朝奈,已经靠着玩具熊山睡过去了。

 

……我在思考要不要给她们近侍打电话让他们过来接人。

 

 

 

 

 

 

 

“接下来,是我们的终极大奖环节。”主持人的声音又响起了。

 

“按照舞会惯例,请在场的男士们通过审神者终端投票选出您最喜欢的两位女士,票数最高的两位将成为本场舞会的Princess与Queen,Princess获得由高千穗小姐赞助提供的全钻首饰一套,Queen则获得双人环游世界旅行套餐。”

 

“当然,”主持人话锋一转,“旅伴还请在在场嘉宾中挑选,要求与对方关系亲密,但不可以是闺蜜哦~”

 

说到底就是必须在场挑一个男朋友嘛。

 

而且其实大家互相都不认识,投票估计也是看脸投……等等,我怎么有一股非常不祥的预感。

 

红玫瑰们低头开始投票,我抽了文件夹的一张报告挡住脸。

 

“结果很快就出来啦——”主持人甜腻腻的声音此刻在我耳边听着像是魔音入耳,极其地邪恶。

 

估计大家都想当Princess拿全套钻石首饰,也不知这个幸运儿会是谁。

 

“好的,我们已经收到结果啦,感谢各位男士的配合~”主持人将排行榜投影到身后的大屏幕上,第二名是一个名叫百河的小姑娘。

 

小姑娘一身淡粉色礼服,面容精致地像个洋娃娃,的确像个可爱的小公主。

 

说起来那群合法萝莉……好吧都喝得东倒西歪了还是不要丢人了,不忍直视。

 

我等十分艳羡地看着小姑娘拿到了那套钻石首饰,嫉妒使我面目丑陋。

 

“那么,接下来,就是我们的人气榜首啦——”主持人打了个响指,排行榜往上一挪,我几乎是绝望地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大屏幕上。

 

我,【】,你,大,爷

 

“噗哈哈哈哈哈哈——”X冷淡非常恶毒地在我身后笑出了声,“花瓶,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一开始谁给我立的flag来着你出来我们谈谈。

 

恕我直言啊广大男同志请你们不要看脸认人啊我就想安安静静地蹭吃蹭喝,我就是个花瓶,人很狗的,真的。

 

“那么,请我们的Queen选出您的旅伴吧!”

 

我赫然发现自己变成了全场注目的中心。

 

鸣屋还在我背后忍笑,让我十分想锤爆她的头。

 

等等,条件是什么来着? 

 

我有办法了。

 

我清了清嗓子,挂上此生最矜持的笑容。

 

“非常感谢各位厚爱,可惜我还没有成年,所以这个机会我想和我的妈妈一起去。”

 

然后,我转身,一把抱住了鸣屋的手臂,带着奥O卡影帝的光环,甜甜地叫了一声“妈”。

 

关系亲密,不是闺蜜,因为未成年所以选择父母,天衣无缝。

 

我看到她眼里大写的惊恐了。

 

让你笑我,呵,女人。

 

“啊,还真是非常遗憾呢,那么祝您母女二位旅途愉快!”

 

……我看到你们那几个人杯子吓掉了快捡起来不然要穿帮了喂。

 

总之,这就是一场鸡飞狗跳的舞会,参加完了并没有获得一个新男朋友,倒是自己给自己认了个妈。

 

希望下次抽到全套钻石首饰,我认真的。

 

 

Fin.

评论(1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