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三日婶】秘宝危机——是你三日月宗近飘了,还是本婶提不动刀了

是你三日月宗近飘了,还是本婶提不动刀了



·真实故事改编

·吐槽向

·现在想起来还气的我浑身发抖,文章都是气急之下写的,逻辑bug频出ooc都是我的
·离婚!!!
·有yys串场
·系列请走

限锻危机


·有亲友婶 @瓷卿 出场



收到好友发来的定位,原本在宿舍抓耳挠腮写着作业的少女猛然惊醒,所有的疲倦瞬间一干二净,给舍友丢下一句“我今晚不在这边住”便满心欢喜地开启传送阵,伴随着舍友们并无恶意的“已婚人士要回去酱酱酿酿了啧啧啧”玩笑消失在白光里。



——真是差一点就梦幻十小时了。



原本近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任务,审神者也忙着新兼职的阴阳师那边人生地不熟的境况,加上现世学业繁忙,便和本丸里说了近期不怎么回去,也获得了大家的谅解和鼓励。


然而zf突然一纸通知下来,表示今日将开启特殊任务,自中午十二点到下午四点要用于新任务的准备工作,审神者在此期间无法通过传送阵进出本丸。



——少女也没多想,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有zf内部工作的前辈朋友透露说新任务是秘宝之里,肝送巴形薙刀和新近侍曲,少女耸耸肩表示她在当初限锻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那把薙刀,本次任务就轻松点找找乐器吧。



结果,这一断线,就从中午一直断到了晚上,审神者Line群里疯狂999+刷屏,一个个哭天抢地表示回不了本丸,有人轰炸了时之zf的通告部,换来的只是“请耐心等待开放时间”类只想锤爆他们狗头的回复。


审神者在现世上完课回到宿舍,开着手机看着同僚们从炸锅到自暴自弃,一边赶着学业一边每半小时尝试一次打开链接本丸的传送阵,然而只是一次次的失败——有同事说今天可以洗洗睡了怕是要梦幻十小时了。

 


“我怀疑是不是你家嘿西集合了所有人的嘿西挖断了回本丸的路。”

 

晚上八点,少女发了条消息给隔壁本丸的好友审神者,换来一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方表示本丸里可能正在白学现场和开紧急军议。

 

说是这么说着,但回不去总是放不下心啊。

 

晚上九点三十分,再一次链接失败后,有审神者表示准备回平安京或者就在现世过夜了,明天继续轰炸zf,有人已经在扒拉着手指算这次事故会给出多少补偿,被另外的人嘲讽‘醒醒你以为铁公鸡zf为这点破事就愿意拔毛吗’。

 

晚上九点四十五,已经沉寂了不少的line群忽然开始疯狂999+刷屏,少女只瞟了一眼,捕捉到“链接成功”四个字,想也没想把手里的书一丢就开始进行链接,熟悉的感觉终于漫了上来。

 

——回家啦。

 

 

 

 

 

 

从金光大作的传送阵中踏出,迎上来的是自家短刀们的飞扑和熊抱,小孩子们嚷嚷着“主回来的好晚呀”“再等十分钟一期哥就要强制我们睡觉了”,少女挠头表示她也很着急,不知今天时之政府那边在作什么妖。

 

随后赶来的粟田口长兄把一众短刀带回,审神者简单读了下发的新公告,和她从前辈那里得到的情报并无二致,近侍已按照她前日的嘱咐安排了第一部队,六人正在庭院中候着。

 

“虽然有点晚了但还是麻烦大家把今天的三个令牌清掉——”审神者微倾身子以示歉意,主君的威严却丝毫不减,简单说明了情况后随即动身出发。

 

“大将早去早回——”“我们等着主人回来给我们讲现世的故事!”小短刀们在走廊上探头探脑,审神者挥挥手说别趁着你们哥哥出阵就不上床睡觉。

 

熟悉的秘宝熟悉的花札,审神者默默想起了几个月前她一身肝力爆棚带着付丧神们四天踏破这个鬼地方时的疯狂,感叹着人老了现在已经没力气了。

 

由于是虚拟伤害,也不需要太多地警惕,近侍三日月宗近负责翻花札,膝丸、莺丸和一期一振负责警戒四周,审神者和今剑萤丸走在队伍最后,审神者把更新后的数据界面打开,虚拟屏幕在夜空里散发着淡蓝色的光。

 

下一秒,眼前便是不忍直视的时之政府的蜜汁审美。

 

“这瞎眼的满屏飘绿……”审神者翻了个白眼,想了想不能给旁边两孩子造成光污染,赶紧关了屏幕,“我怀疑政府的设计师昨天喝了假酒。”

 

“呐呐主人,平安京的世界是怎样的啊?那边的工作有比当审神者轻松吗?”小天狗挽着审神者的手臂,一旁的萤丸也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

 

“唔……说实话挺艰难的,毕竟刚刚开始兼职嘛,一穷二白也很正常,也不如本丸这边对一切工作那么熟悉。”审神者歪了歪头,开始回忆近几周作为阴阳师时遇到的重重困难,“不过还好有前辈和朋友帮忙啦,啊对了那边有一个式神叫大天狗哦,和今剑你有着什么关系也说不定呢……”

 

“主,前方敌袭。”

 

膝丸简明扼要地打断了欢乐的聊天,两个少年模样的付丧神立即拔刀出鞘,属于刀剑的锋利和战意瞬间蔓延开来。审神者倒也不奇怪,毕竟习惯了,只抬眼看了眼三日月翻的牌——枪。

 

审神者嘴角一抽。

 

刚刚还言谈甚欢的小天狗被敌方的队长一枪戳成一血保护状态,少年十分悔恨自己还不够强大,审神者摸摸他的头说没关系回去早点睡,目送他化为金光消失在虚拟战场上。

 

“我会保护好主人的。”小小的白发绿瞳付丧神背着大太刀,认真地承诺。

 

“我相信萤丸哦。”审神者报之以鼓励的笑容。

 

队伍继续向前行进,审神者忍不住吐槽刚刚结束战斗时监控屏幕上那万绿丛中一片蓝的配色,可以说是辣眼睛了。

 

接下来两张花札是两张怪火,审神者眉毛一挑,对近侍投去赞许的眼神——哎还是嫁刀好,四倍火这么小概率的事件都能给翻出来,而且还是在刚刚开始的阶段,赚大了呀。

 

——只要不出什么篓子的话。

 

 

 

 

 

 

“如果有时光机的话,我回去抽死当时那么想的我自己。”审神者坐在隔壁本丸的门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好友诉苦。

 

“你知道他干了什么吗?明明翻出了四倍火,下一张,二枪,我当时就懵逼了,还没反应过来哥哥和膝丸已经光荣GG了。”

 

“我心想萤丸还在没关系如果后面一路顺畅的话打完全程没问题,再下一张,三枪,我当时连卧槽都说不出来了。”

 

“然后你败北回来了?”门内的女性悠悠地剔着指甲,懒懒地接话。

 

“对啊!我第一次秘宝败北啊!天啊!我当时整个人都傻了,气傻了,怎么可能四倍火后连着翻三枪啊,说他不是故意的我都不信。”

 

“换我也不信。”鸣屋打了个哈欠,“然后你就气地跑我这儿来了?”

 

“……阿爸您先放我进去好不,寒冬腊月的,冷死了。”审神者在门外抱住被风吹得瑟瑟发抖的自己,哆嗦着狗腿地求对方开门。

 

“长谷部,水准备好了吗?”

 

“????你要干啥?”

 

“给我泼!”

 

哗啦一声响,要不是审神者反应快纵身跳开到了一旁,一盆清水从天而降,表面甚至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冰。

 

“卧槽鸣屋你【哔——】还是人吗!大冬天朝人泼水!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审神者扯着嗓子不管不顾地嚎叫起来,颇像一只炸了毛的猫。

 

“拜拜,我睡了。”女人的声音逐渐远去,留审神者孤零零地目瞪口呆。

 

“主,不给那位审神者开门真的没关系吗……?”毕竟是冬天。从墙头跃下的紫眸付丧神全程目睹这场闹剧,有些迟疑地开口问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跑来找我的唯一原因就是跟三日月吵架,这狗粮我受够了。”女人拂了拂衣袖上的灰,一脸大写的嫌弃,“感情问题自己解决。”

 

 

 

 

 

 

 

 

“没爱了,没爱了。”审神者一屁股坐在鸣屋本丸门前的台阶上,一边叨叨着一边就地画符阵,“嫁什么刀,交什么朋友,一个二个,气死我算了。”

 

白色的光芒逐渐显现,审神者的身形逐渐淹没在一片亮堂里。

 

符阵的尽头,是长着巨大樱花树的庭院。

 

“妈!!!!!!!!!”

 

审神者……现在应该叫阴阳师,一路狂奔扑进值夜的姑获鸟怀里,其嗓门之大引得一众已休息的式神以为夜中遇袭。

 

“大人今天不是不回来么?怎么突然……”桃花妖揉着眼睛走出房门,看见少女扯着鸟妇的羽翅哇哇地假哭,一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桃桃!为什么我就遇人不淑啊!”少女见了她,连滚带爬地蹭上去,一脸悲戚地好像真的被负心汉抛弃了一样。

 

于是,被吵醒的式神听着少女声泪俱下的哭诉,虽然他们不懂什么叫‘三倍枪爹’,也不懂什么叫‘没有劝退直接败北’,但抛开被少女添油加醋以显得自己非常悲壮的剧情以外,大概总结出来就是夫妻吵架了。

 

……哦,常事常事嘛。

 

“我不知道他在醋什么啊!!”少女一脸悲愤,颇有要把天地控诉一番不可的阵势,“茨,吞,川主,小黑夜叉琴师爷爷妖狐判官,求求你们告诉我男人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样的????”

 

“你先冷静一下吧。”姑获鸟打断了少女引人入胜危言耸听的演讲,美貌的鸟妇按了按眉,傻孩子真是让人操碎了心,“睡吧,明天再说。”

 

“气死我了,我要离婚!离婚!”

 

回房休息的路上,少女也像个话篓子一样不停地散发着怨念,最终大概是折腾了一晚上筋疲力尽了,总算停下了呱啦呱啦的嘴。

 

……天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丑时。

 

似是早料到了一般,值守的姑获鸟将熟睡的少女从房内抱出,交与那立于门口的绀色狩衣青年。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找到的这里,但若你是再把她气跑回来,我不会罢休的。”

 

鸟妇担起了少女的母亲角色,平静地向对方提出要求——做母亲的总是要惯着自己女儿的。

 

“速回吧,你不属于这个世界,她留给你的灵力支撑不了你在这里停留多久。”

 

美如天神的付丧神轻颌了头,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

 

眼见对面本丸终于再亮起了传送阵的光芒,顶着黑眼圈的女人撇撇嘴,打着哈欠往屋内走。

 

半夜被敲醒已经够想打人了,睡迷糊了顺嘴不小心说出了那丫头的下落,还不得不帮对方进入那个世界把气回娘家的媳妇带回来。

 

啧,这狗粮,一点都不好吃。


Fin.

————————————————————————————


我不该奢求什么的,今天还变本加厉了,他,四倍火,走到了王点前一个点,劝退败北。

我是真的被气笑了。




评论(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