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三日婶〗《愛》(下)

(上)请走:http://sanjyokaze.lofter.com/post/1e86700f_11a46210


《愛》(下)

〖金投石〗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任它们从眼角滑落下来。

他是听到了我的心声了吗?噢,我忘记了,我们之间还有着那一纸婚契,他能够听到我用言灵说出的话——哪怕只是在内心咀嚼。

欢欣吗?自然的,他在最后的最后,在我失控的边缘给了我肯定的答复。

我该笑的。

我在哭。

缠着他这么久,这个Yes的答复,究竟是他的真心,还是说,只是因为厌烦了我不住的询问,抑或是度过千年岁月的刀剑给人类的一点虚假的宽慰呢。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他是看准了我即将崩溃和心死的瞬间,再拽了我一把吗。

如果是这样,是高傲的神明应对着人类的乞怜,我不要。

期冀燃烧着,是热的,温热的,心却是冷的,刺骨的冷。

还伴随着不可名状的痛。

我麻木地抬手抹掉脸上的水,努力地笑了笑,其实也就只是单纯地咧了咧嘴角,反正他听得到心声,那我也不开口了。

我把头埋进两膝之间,死死抿着唇,不让抽噎声发出来,然后集中精力开始进行无声的对话。

“今天有点失态了,但是,无论如何我谢谢你在我崩溃的边缘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答复。”

“无论你只是单纯想安慰我还是爱我,都谢谢你,我对你的这份心意是真的。”

“我爱你。”

〖金轻步〗

——等等,我没有问出问题啊?

我惊愕地抬头,内心的狂喜几乎让我雀跃起来。我理解错了他的意思?他是爱我的?

——可是,可是他明明之前都给我No的答复呀。

这种失而复得的喜悦,从谷底一下子上升到天堂的冲击,我实在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呆呆地张大了嘴,望着监控屏幕上显示的两个大大的金色刀装。

我语无伦次地开始刨根问底,我还是摸不透他的心思,先给我一连串的绝望,又如此坚定地给我肯定与爱,他是在想什么呢。

但至少,这给了我继续和他沟通下去的勇气和自信。

“是因为兼职神牙那边的事吗?我没有告诉过你吗?一百个织田信长和上杉谦信也抵不上一个你。”

〖银〗

他并不在意......?

“那,那是因为兼职阴阳师吗?我想你知道的,我的母亲在那个世界......”

〖银〗

也不是。

还能是什么呢?我抓耳挠腮想不出什么由头,一切可能造成冷战情况的原因我都想了个遍,似乎在正确答案旁边打转,却总是差了那么一步。

“那...那不会是因为花札吧?你不想我去找乐器换一期哥还有鹤丸的近侍曲?”

〖金步兵〗

啊?

我傻了,对着屏幕彻底傻了,甚至有点哭笑不得。

“等等等等,你明知道我是不会换近侍的,换了曲子也只是收藏用......”

〖金骑兵〗

我噎住了,我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个在我看来鸡毛蒜皮的小事。

那么,我可以认为,他之前给我的那么多No的答复,是因为他在怄气吗?

突如其来的,重新被爱的感觉,从剧痛到平息,从冰冷到温暖。这种几乎是极端的对比与感触,我既是流着泪的,也是笑着的。

“好好好我不去秘宝了......但是你很过分啊!我真的好绝望,我都开始准备写离婚协议了,你还一直那样对我!你能体会到我当时有多崩溃吗!那种失恋的心碎感和置身冰天雪地的冷,真的能让人刻骨铭......”

我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站起身,又哭又笑地张口叨叨起来,数落他,拼了命地要把刚刚我的心情讲给他听。

然后面前的纸门忽地被拉开,视线被绀色所覆盖,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

我呆呆地瞪大了眼,直视着他眼底浮着的金色新月。

一个吻。

他毫不留情地在我唇舌间攻城略地,直到我渐渐觉得氧气不足,双眼再度迷上水雾,扯着他胸前的狩衣领瘫软下去。

“愛してる。”

最终他还是放开了我,垂首在我耳边慢慢地道出这句话。

“愛し。”

我伸手抱住他。

Fin.

我爱他。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