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刀剑乱舞(童话paro)】魔王居住的林中(三日月x女审神者)

感谢我龙!!!!!!!!!这个提前到来的生贺不能再赞!!!!!!!!
〖还可以再当几天未成年.jpg〗

瓷卿:

送给亲友 @三条风 生日快乐
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
童话paro,ooc有
有关公主,魔王,国王的故事。
保证是糖,不是糖切腹谢罪。


1.
    你醒了。
    靠近壁炉的那半边衣裙已经干燥,另外半边还湿漉漉地贴在你的腿上。你怀疑你是被半干不湿的裙摆冻醒的。
    从小屋的窗向外看,天沉沉的灰,雨还没有停。
    你突然意识到什么。
    在你因为疲惫而睡着之前,一直保持熄灭的壁炉,此刻正在燃烧着。
    有人坐在你对面。
    你看着他,控制自己没有因为被吓到而叫出声。屋内阴影让你看不太清他的装束。火光映在对方眼中,折出两道新月的弧度。
    “小姑娘醒了啊。”
    是个青年人的嗓音。
    他离壁炉更近了些,与你保持相当的距离。你看到他深绀近黑的发色,像是将暗未暗的夜幕。
    你蜷起膝盖。
   “你是这片森林里的魔王吗。”
    陌生人低声笑了起来,他抬起头环顾这个破旧的猎人小屋,抚去落在肩上的蛛丝和灰尘。
    “哈哈哈,如果我是,那么这个城堡可真是太糟糕了。”


2.
    你是跑出来的。
    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珍贵而无用的东西,像是金丝笼里的鸟,镂空的象牙汤匙,或者有八个哥哥的公主。
    你是高贵而美的孩子,可你存在的意义也就只有这么多。
    你不能继承王位,你柔软的手握不了剑,抓不了马缰。但你不是完全无用,你可以做为昂贵的礼物。
    所以你的哥哥们很喜欢你。
    谁都喜欢柔弱又漂亮的东西,他们作出善意的笑容。
    “嘿,亲爱的,你知道吗,父亲为你选定了未婚夫。”
     你听着他们描述邻国的国王,垂着头,柔软的额发一晃一晃。
     你的国家很弱小,你的国家需要给邻国一件贵重的礼物。
     然后在怪鸱也不鸣叫的夜里,你脱下沉重的龙骨裙撑,逃进这片森林。
    这片据说居住着魔王的森林。
  
    “所以,小姑娘逃出来的原因是因为不想嫁去邻国?”
    你看着青年的眼睛陷入沉默。
    “……我已经告诉了你我是谁,那么你是谁呢。”
     “我是个旅人。”


3.
    他说他是个旅者,前往所有他能前往的地方。说这些话时,你看着他在火前烘暖双手。那双手手指修长,有些过分的白皙。
   “你在这森林里很久了吗?”你问他。
   “算不上呢。”
   “森林里真的有魔王吗。”
   “有呢。”
   他把后背靠在什么上,对你露出好看的笑容。
    “森林的深处有一座城堡,所谓的魔王住在那里面。他有忠诚的三队五花金敌枪,日夜守护着城堡大门。”
    “等等,”你举了一下手,“什么是五花金敌枪?”
    “……不知道,它们就叫这个名字。”
   “噢……”
    “魔王的花园长满了奇异的花,四花苦无在花下打滚……喔,我也没法解释四花苦无是什么。”
    “像是只有骨头的小狗,叼着短刀。如果你把它嘴里的短刀丢出去,它会跳着把它捡回来。”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
   “旅人本就知道这么多。”
   “你真的不是魔王本人吗。”
   “哈哈哈……真的不是,小姑娘。”


4.
    为什么要逃出来呢。
    你看着自己的手,蕾丝手袖粘上泥已经失去了原来的颜色。
    “我的确,不想嫁去邻国。”
    “小姑娘是讨厌邻国的国王?”
    “我没有见过他。”
    你弯曲起食指,中指,“我有八个哥哥,我的父亲有十二个妻子,我的哥哥站在一起时,他有时叫不清他们的名字。”
    “邻国的国王也有妻子,你明白吗。”
    “我不想做那多少分之一。”
    “跑到这里,让他们对他这么说吧,就说公主被魔王抓走了,这样就好。”
    你略略沉默了一下。
    “把责任这么推给魔王先生,有点抱歉。”
    就这么任性地逃出来,有点抱歉……
    旅人又一次笑了起来。
    “天色晚了,”他看着窗外,“不过令人庆幸的是雨停下了。我去月下休息。”
    “那个……”
    “嗯?”
    你抬起手,略略指了一下阁楼,“这个小屋好像有阁楼……而且有锁。”
    “哈哈哈,甚好甚好,那么旅人有幸能待在壁炉旁了。”



5.


    初晓的林间有某种湿润的清香。
    雨大概下了一夜。
    你走下阁楼时,那位旅人站在门前。明亮而暖的光线勒出青年颀长的身形。他的衣服也是绀色,在晨光下那颜色显得奇妙。
    “唔?小姑娘起得很早呢。”
    “不如说根本没有睡。 ”
    你拎着自己的裙摆,以防被它绊倒从楼梯上滚下来,“我得回去。”
    “哦?”
    “……嗯,”你垂着眼,“跑出来是没有用的。不论是自己逃进了森林也好,被谁抓进来了也罢……”
    “如果他们需要,他们就会来找我。”
    “我没有办法一个人在这里生活……逃出去,这个举动只要一个决定就够了。可是……”
    “可是……我是被国家需要的礼物……需要被送出去的……”
    你绞着衣摆,旅人看向窗外,“那么小姑娘现在就要走吗。”
    “不,”你摇头,“请带我去看一眼魔王的城堡吧。 ”
    “我很好奇呢……既然来了这里,在回去之前,我想看一眼那个地方。”
    你露出了有点落寞的笑容。


6.


    魔王的城堡不是黑色的。
    它像是月光一样白,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你站在高地上眺望城墙,不知道是什么的奇怪骑士手握长枪,在吊桥口徘徊。
    “魔王一个人住在那里吗。”
    “是呀,一个人。”绀色外衣的旅人轻声说,他眼中的月像是远处的白色城墙一样明亮。
    “他会寂寞吧。”
    “其实啊,小姑娘,一个人未必寂寞,有十二个妻子未必不寂寞。”
    “……但以后,我会寂寞的。”你轻声说。
    “……”
    “那个……我想问……你真的不是魔王吗。”
    “小姑娘,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是不是邻国的国王呢。”
    “……你不是。”
    旅人轻轻叹息了一声。
   “好的,我不是。”
    “如果这二者我一定要是一个,那么小姑娘希望我是什么呢。”
    你没有回答。
    “回去吧,小姑娘。”


7.
    如果这二者,他一定要是一个,那么你希望他是魔王。
    这样你这次出逃,就不会讽刺得像个笑话。
     青年披着白貂的披风,披风上密密布满貂尾的黑点。你被沉重的花冠压得抬不起头,教堂钟声让你的耳膜嗡鸣。
    新月在年轻的国王眼中沉浮
    你没有料想到在婚礼上见到他,你本该料想到。
    他的手指修长,有些过分白皙。
    发丝像是将暗未暗的夜幕。
    “为什么要露出这样的表情呢,小姑娘。”
    你麻木地攥住他的手。
    “如果可以……”你勉强笑着,垂下眼睛,“我希望……”
     “我希望旅人先生是魔王。”
    “但是……”
    但是你猜错了。
     他笑起来,眼中的那一轮月色明灭不定。
    “是吗,小姑娘。”
     你感到他的手臂圈紧你的腰,白色貂皮披风从青年肩头滑落。宽大的,像是夜幕一样的翅翼张开,在风中落下深色的羽毛。
    有侍从闯进来,尖叫着陛下被关在别殿,有人冒充国王。他撞碎玫瑰花窗,你听到风声在耳边鼓噪。
    黑翼的魔王挟着公主,像是一只巨鸟消失在天幕。
    “怎么办,小姑娘,你被魔王抓走了。”
      冒称旅人先生又假扮国王的魔王先生,在你耳边低笑。


8.
    “那个……我不可以……”
    “嗯……?”
    “我能抱抱你的四花敌短吗?”
    “哈哈哈,无妨无妨。”



——————————
也许会有其他刀【】有想看的刀的脑洞可以在评论里告诉我~

评论

热度(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