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yys+刀剑乱舞】故事

【阴阳师+刀剑乱舞】故事

 

·涉及群内 白痴乱舞! Paro

·刀剑乱舞联动

·cp是三日婶,主角是青行灯【?】

 

 

 

 

“阿灯。”

 

少女从床上支起身子,双眼在一片黑暗中尚不能适应,屋外霎时间燃起幽幽的青火。

 

优雅而魅惑的式神点亮了浓重的夜色,少女披了衣,拉开纸门,走到那飘在空中的长杆旁坐下,望着青灯里飘然而出的蓝蝶,闭上眼。

 

“讲个故事吧。”

 

 

 

 

 

 

 

-【“从前,有个人类小女孩,很小的时候被抛弃在了深山,眼看着就要一命呜呼。”】

 

-【“善良的妖怪把她带回了自己的居处,在妖怪们的细心照顾下,小女孩慢慢长大。”】

 

 

 

 

 

 

人们注意到,平安京的西街巷来了个年轻的阴阳师,带着唯一的式神在那里暂且落了脚。

 

那式神美貌而强大,却偏个喜欢故事,于是少女常走街串巷,在街坊邻居间搜集那些或新奇或怪异的故事——而她又擅于倾听,常常让陈述者讲得眉飞色舞,一来二去的,人们也喜欢这个性格开朗的小姑娘,时常照顾着。

 

但无论如何,少女都只有这一个式神,只偶尔出去接一接悬赏封印、拿些奖励度日,不像是一个专职的阴阳师。

 

“旅人。游遍三界的旅人。”

 

有人问起时,她这样介绍自己。

 

 

 

 

 

 

-【“小女孩有很多朋友,有从小打闹到大的狐狸姐妹,也有能在空中翱翔的天狗一族,还有其他形形色色的妖怪。”】

 

-【“但是,她最喜欢的,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那是最好看的妖,就像是从月亮上走下来了一样。”】

 

 

 

 

 

 

“没有线索。”

 

回到庭院中的少女摇了摇头,坐在长廊沿,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册子,在最后一户人家的名字后面打了一个勾。

 

“两个月零三天,西街的每一户人家我都拜访过了,依旧是没有任何的消息。”她垂下头,长而密的眼睫投下淡色阴影。

 

“您最近睡得越来越不好了。”坐在灯杆上的式神理了理华丽的衣饰,从空中跃下,带起淡蓝的光点。在愈发黯淡的夕色里,灯中飘然而出的蓝蝶背上那道金月牙纹愈发明显。

 

“可是,我没有时间了啊。”

 

少女转过身,蓝色和金色的异瞳里满盛着无奈。

 

 

 

 

 

 

 

-【“她喜欢他、憧憬他、恋慕他,在小时候曾拉着他的指头奶声奶气地承诺,等她长大后就嫁给他。”】

 

-【“‘好’,他笑,‘我等你长大。’”】

 

 

在榻榻米上辗转反侧了约莫一个时辰,少女终是掀开了被子,摸索着置于一旁的羽织。

 

“阿灯。”她唤那在屋外值守的式神。熟悉的、明亮的火光燃起,这些火是冷的,它们不烫手。

 

一如以往很多个与之相似的夜晚,式神慢慢地开口,重复着那一个已讲过千百遍的故事。蓝色的蝶似是受了这故事的感染,急急地从灯内涌出,然后化为星点。

 

千百个星点就这样消失了。

 

听着听着,少女不自知地泪流满面,纵使是已经听到能脱口而出的故事,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随之起伏波动。

 

那是深埋在心底的记忆。

 

 

 

 

 

 

 

 

 

 

 

-【“时间一天天流逝,小女孩快要长成大姑娘了。在成年的前一天,他给了她一张契约书,那是他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试着召唤出属于你自己的式神吧。’他说。”】

 

 

 

 

 

 

“阿灯,我到底是不是,在做一场梦呢?”

 

曾经少女还会怀疑,一遍遍地向式神确认她所寻找的一切究竟是否有意义,但越到后来,她便不再动摇了。

 

原因无他,曾有资历深的、能力高强的阴阳师一眼看出她身上带着的浓厚的妖气,逼问她究竟是妖是人——这间接证明了那段经历的的确确存在过。

 

“阿灯,我们走吧。”

 

深夜向来是离别的好时机,当年他们就是这样切身告诉她的。少女带上简单的行囊,小心翼翼地合拢木门,和式神一道踏出庭院。

 

这里也没有任何线索,整个平安京已无可搜索之地,便只剩城外的那些深山与密林了。

 

“到底去哪儿了啊。”少女小声地嘀咕,揉了揉眉心。

 

 

 

 

 

 

 

 

 

-【“小女孩和妖怪们一起生活了这么长的年岁,在浓郁的妖气浸染下,她不仅出落地愈发美貌,还有着足以成为阴阳师的能力。”】

 

-【“然后,不知为何,她睡着了。等到醒来时,身边只有一个从未见过的妖怪,和空无一人的庭院。”】

 

 

 

 

 

 

少女和式神的脚步停住了。

 

火把和灯笼亮起,那些熟悉却冰冷的面孔在黑夜中显得格外瘆人。

 

“你逃不了。”

 

为首的阴阳师沉着地拿出符纸,示意周围的人不要轻举妄动。

 

“即便小心隐藏也还是露出了马脚啊,那样罕见的异瞳,怎么可能不让人怀疑你的身份。”

 

他看似自信满满地说着,实则手心里已布满了汗,他也不知道面前的人实力究竟如何。

 

少女苦笑,灯里的蝴蝶有跃然而起的趋势,被她悄悄拦下了。

 

“大家小心了,我专门去查了古籍,走访了无数平安京里最有名的前辈,不会错的,她绝对是被三条家隐藏起来的那个神秘妖怪,”

 

“——三条风。”

 

人群哗然。那个强大到可以和整个平安京一战的妖怪世家,在前些年突然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其中最为神秘的不是那几个美貌又强力的大妖,而是一个传闻中被他们小心隐藏起来的女妖。

 

……就是这个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小姑娘?

 

少女动了动嘴唇,放弃了辩解。哪怕她再怎么声称自己是人,身上的妖气是无法磨灭的,虽然她相信三条家的人不会让她沾上血腥,可这些人怎么会相信一个‘妖怪’呢?

 

何况,他赋予了她这个独特的姓氏,这是支持她生存下去的动力。

 

“我不伤人。”她小声地说出口,随即被淹没在了人群的吵嚷中。

 

“抓住她!”“斩除三条家的妖怪,可是大功一件!”“千万别让她跑了!”“大家齐心协力,她是三条的妖怪,可不好对付!”

 

……

 

她闭上眼睛。

 

 

 

 



 

 

-【“故事讲完了。”】

 

 

 

 

 



 

蓝衣式神浮在灯杆上,怀里抱着满身是血的少女。

 

卯时是夜与昼交界的时刻,天边的浅色新月尚还能看见最后的轮廓。

 

“阿灯,我好想再见他一面啊。”

 

少女气若游丝地艰难开口,蝴蝶停在她带血的袖口,翅上的金色月纹一闪一闪,是要散去了。

 

阴阳师死去,专属标记随之消失,契约解除,式神自由。

 

 “阿灯。”她笑,眼睛由圆圆的月亮逐渐变成一条单薄的缝隙。

 

少女苍白的嘴唇微微地动了一下,青行灯俯下身子,去听那微不可闻的呢喃。

 

“讲个故事吧。”

 

一阵风吹过,蓝色和金色的光摇曳了一下,熄灭了。

 

 

 

 

 

 

Fin.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