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三日婶】《1/4》 R18

·答应给老三头开的四辆车,这是第一辆

·开成了相声加柏拉图,新手司机,谨慎上车

·ooc我的

·车部分走外链,打不开的话见本人微博



22:00
“阿爸!”

22:05
“爸爸您睡了吗这不可能吧——”

22:10
“??????”

22:15
“长谷部鸣屋!!社畜老女人!!!!”

......

从小山般的文件中抬起头瞟了眼手机,年长的女性嘴角一抽——二十七条消息。事实上只有四条是文字,剩下二十三条都是各式各样的表情包。

发信人是隔壁本丸的审神者——一个刚刚成年的小姑娘,人懒还作,擅长的事不外乎三件:吃饭,睡觉,发表情包。

“......有事快说,不然拉黑。”

长谷部鸣屋抬手揉了揉额角,这丫头每次来烦她都不会是什么轻松的事,她随手打了一句话发过去,放下笔伸了伸懒腰。

就当是休息了。

22:18
“哎呀爸爸您终于回我了!”

22:19
“我....我想问您个事儿.....”

这是怎的?突然这么扭捏?鸣屋轻笑出声,小丫头从来都是毫不客气地找她帮忙,第一次见到她这种态度。

22:20
“就,呃.....那个,您看您比我早结婚好几年是吧,就,呃,怎么......”

“你到底要问什么?”

这人成年的第一件事就是拉着嫁刀去领了证,鸣屋当时还期望那把天下五剑能把这到处搞事的祸害收一收,然而收效甚微。

22:24
“......等我组织下语言”

22:25
“就是,怎么睡了三日月宗近!!!”

?????

长谷部鸣屋看到这行字时愣了一下,然后不可抑制地笑喷出声。感情这两人把证领了睡在一张床上了结果只是盖着棉被聊天吗。

22:28
“......喂喂你在搞啥呢咋不回我了??”

“你别怂,直接正面上就是了。”

稍微想了想,鸣屋打了这句话发了过去——她几乎可以猜出来是怎样的情况了,小丫头脸皮薄,不敢直接开口,人家平安刀又极富耐心,等她慢慢做准备,并不主动出击,结果搞成了现在这样尴尬的局面。

22:32
“你说得轻巧!!哪有这么容易啊!!”

仿佛可以听到隔壁的咆哮声,鸣屋一脸无语。想睡又不敢睡,怎么不拿出你平时搞事时的胆子,现在在这里扭捏个什么劲。

“洗洗睡吧,想上就上,你怂我怎么都帮不了你。”

22:35
“你这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吗!!!!”

长谷部鸣屋懒得再回复这人了,为了防止自己被表情包轰炸,她十分镇定地把这人拖进了黑名单。

22:36
“喂???喂???你人呢???”
〖系统提示:您已被好友拉黑,消息发送失败〗

22:37
“我靠老女人你他丫居然拉黑我!?!”
〖系统提示:您已被好友拉黑,消息发送失败〗







问了半天没问出个结果,还被人拉黑了,气的我把手机往桌上一扔拿了衣服出去洗澡。

洗洗睡吧,瞎想那么多。

等我打着哈欠回来时,三日月已经坐在榻榻米上睡前读书了——他们平安刀的高大上习惯,我等凡人学不来,学不来。

“小姑娘回来了么?”他抬眼看我进来,放下那本枕草子,“到我身边来。”

?????

我脑子里第一反应是我前几天悄咪咪在歌仙的万叶集上瞎涂被发现了然后告状给他,他准备给我讲一宿古代文学来提升一下我那惨不忍睹的文化素养,然而我还没走几步,目光直挺挺地被一旁发亮的手机屏幕吸引了。

——上面大剌剌地躺着我和鸣屋的聊天记录。

轰。

世界安静了。

我的内心有十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如果有时光机,我一定要穿越回去,把手机关了再去洗澡,顺便锤爆自己的狗头。

油然而生的危机感让我的大脑下意识地给出“溜”的指示,然而作为一个抠脚审神者为什么要妄图跑过五花太刀的机动。我感觉到衣服被人轻轻一拉,平衡和重心一下子乱了阵脚,天旋地转后,从背部传来的触感是柔软的床褥。

三日月的脸在我面前无限放大,我们能清楚地感觉到对方温热的吐息,他颊侧垂下来的那绺略长的鬓发尾浅浅地扫过我的脸,痒痒的。

我想挣扎一下,手腕被他毫不留情地扣住,膝盖和腿也被压在地上——但即使是如此紧迫的时刻,我也非常不争气地在脑海里尖叫。

他真的好美啊。

即便是看了几千几万遍的脸,除了接吻,很少有机会能这样近距离的观察。完美的面部轮廓和五官,配上那闪着光的金色新月,我呆呆地盯着他看,整个人像是被吸进去了一般。

等等,闪着光。

我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现在非常地危险。

“小姑娘说想睡我,嗯?”

尾音莫名地上挑,虽然是个近视我也看到了他嘴边勾起的笑容,本着绝对不能输在气势的蜜汁想法,我心一横假装理直气壮地回嘴。

“你是我嫁刀,我想睡你有什么错吗?”我话锋一转希望能拉开话题,“倒是你为什么偷看我聊天记录!”虽然是我忘了锁屏,但那不是理由!

“哦呀,可是那位小姐主动联系我说,小姑娘有必须要我帮忙的事啊。”他十分有余裕地答,好像早就看穿了我的小心思。

“而且只能是你。”长谷部鸣屋如是说。

我○你大爷————我在内心问候了隔壁那个社畜家祖宗十八代,把我拉黑又跑去给三日月通风报信,这调虎离山又过河拆桥用的,厉害啊。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这暧昧的气氛下我可能脑子跟着一起被烧糊了。天时地利人和都具备了,我的初衷本来就是睡他,不如自暴自弃。

我的目光非常不自然地朝侧面看去,我感觉脸上的热度已经能煮鸡蛋了,眼一闭,哆哆嗦嗦从牙关里蹦出来几个字。

“那你就......帮这个忙啊?”


 ——————以下内容请未成年婶婶在监护刃陪同下观看———————


滴——




评论(7)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