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三明婶〗《皮皮婶与皮皮爷与她的皮皮本丸~情人节番外》

《皮皮婶与皮皮爷与她的皮皮本丸~番外》



灵魂互换的情人节




·纯糖搞笑欢乐向 ooc我的
·cp三明婶
·有亲友串场
·情人节快乐☆






-这是一个皮皮婶与她的皮皮爷和她的皮皮本丸,以及她的朋友们的故事。




2月14日是属于情人之间的节日。审神者自从和嫁刀确定关系以来,本丸众人早已熟悉了这两人走哪儿闪哪儿的疯狂秀恩爱模式,所以对于即将到来的情人节,吃瓜群刃们表示无所畏惧。

“对于主和三日月殿来说,根本不需要专门的日子,他们天天都在过情人节。”

所以,刀剑们是做足了被塞狗粮的心理准备,然而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情人节当天的清晨,是被一声尖叫所唤醒的。

......只是谁也不敢相信尖叫声的主人会发出这种声音。











2.14 8:00 a.m.

听闻尖叫声从审神者房间内传来,在周围的刀剑皆是齐齐奔向了房间门口,压切长谷部还没一边土下座一边说完“失礼了但是请允许我们开门”,和纸门被人从内用力拉开。

趾高气扬神采奕奕双目炯炯有神的......三日月宗近叉着腰看向门口惊恐万分的众刃,笑嘻嘻地挥了挥手。

“早上好!节日快乐!我跟三日月灵魂交换了!厉害不!”

他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屋内温文尔雅坐在地上笑容可掬神态自若哈哈哈笑着的......审神者。

“哎呀呀原来180的视角这么宽广的吗,这波不亏这波不亏......”

说罢,三日月宗近......不,有着三日月宗近外壳的审神者自顾自地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叨叨,甚至抬手在额前远眺,丝毫不考虑这具壳子的形象彻底崩了一地。

“一期哥,我是在梦游吧。”
“长谷部殿你振作一点!!!”
“......有没有谁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姿态优雅的审神者笑呵呵地以袖掩口,硬生生将原本圆润明朗的少女声线说出了老爷爷......老婆婆的感觉。

这两当事人一前一后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走了。总之,这个情人节,可是一大早就来了一个大大的惊喜。

不,没有喜,只有惊。
from剩下的本丸吃瓜众刃。








2.14 9:00 a.m.

用了一个小时来接受审神者和三日月宗近灵魂互换的事实,众刃在内心默念了一百遍“我们可以假装没看见”,然后努力投入到各自的工作中。

撑着三日月宗近皮的审神者对着镜子端详了这具熟悉的面容许久,发出了“我怎么这么好看”“老天我想顶着这么好看的脸过一辈子”等啧啧赞叹,过了一会儿她用这张脸做出各种搞怪表情并拿出了手机自拍,还理直气壮地说这些表情若是三日月本人是绝对看不到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一旁端坐喝茶的“少女”只哈哈哈地默许了审神者捣鼓他的壳子,不作阻拦。

“......主?主?”

沉迷自拍并刚刚拍完略略略吐舌的审神者终于回过神来,面前是把内心os的“我真的很想吐槽惨不忍睹但是我要装作自己是个瞎子”写在了脸上的临时近侍膝丸,付丧神努力让自己不要崩皮,清了清嗓子开始说正事。

“原本今日的手合安排有三日月殿,但是当前情况下恐怕需要临时换人......”

“手合?”一米八的付丧神跳了起来,喜笑颜开,“我正好想拿这具壳子试试怎么打架!走走走我上去打就是了!啊对了对面是谁来着?”

“......一期一振。”差一级毕业的那种。

“......”审神者脑袋一偏,一把拉起坐于一旁的三日月,“你陪我去。”

于是,在手合场准备给一期一振打call的粟田口一家,看到了一脸怂的三日月宗近死死挽住风轻云淡清风霁月笑的审神者的手臂往这边走。

......已经不是不忍直视可以形容的了。









2.14 10:30 a.m.

“呜......失败了。”

走廊下躺着一只委屈巴巴的天下五剑,旁边是喝茶微笑泰山崩于前我自岿然不动的少女。

审神者提出要借着付丧神的身体尝试战斗的要求后,在三日月和凑热闹的短刀们的帮助下学会了一点点基础招式,加之三日月宗近这具身体本身拥有大量战斗的肌肉记忆,审神者吱哩哇啦地叫嚣要打一个全场mvp。

......然后被一期一振不轻不重地一刀打趴在地上。

“失礼了,但恕在下直言,您现在还是和三日月殿好好待在一块不要到处作乱为好。”







“哈哈哈,一期说得有理,您现在小心别伤了自己,老爷爷的身体可比不得年轻人呦。”始终温柔笑着的“少女”出声安慰她。

“......不是因为这个。”审神者蠕动着将头蹭到了自己身体的大腿上,语气闷闷的,“三日月变成我还是那么高贵优雅又温柔,我变成三日月怎么都学不会你的样子,大家都让我安分点,像是在哄小傻子。”

“唔,就算是小傻子爷爷我也很喜欢哦。”

丝毫没有被情话感动到的审神者瞥见自己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可以称作为“慈祥”的表情,登时横眉瞪眼地呱啦呱啦乱叫起来。

“等等!!你不要拿我的脸摆出这种老年人才有的表情啊!!也不要拿我的嗓子哈哈哈!!!”

“哈哈哈哈。”

“诶,这么说起来。”审神者的小脑瓜一转,突然想到了什么,“好不容易有你这么好看的皮,要是回一趟现世,岂不是能勾搭好多好多大胸小姐姐......”

“不许。”被压低音高的女性声线带着温柔的威压,绀色的毛茸茸脑袋被唬地一缩,赌气地要坐起身,却被顺势托住,唇上贴上来软软的、湿润的两片东西,带着淡淡的茶香。

“唔唔唔唔唔!”
(“三日月宗近!”)

啊,女孩子的嘴唇真软,真舒服。审神者的脑袋里第一时间跳出来的是如此的反应,然后借着付丧神身体的力量推开了笑得一脸满足的自己的脸。

“你亲自己都不觉得奇怪的吗!!!”她羞愤地抬手擦了擦嘴角牵扯出的银丝,面前这人笑得一看就是故意的。

心机刀,心机刀。

“不奇怪哦。”少女壳子里的三日月哈哈大笑起来,“我知道是小姑娘在这具身体里。”所以想逗逗她。

“你——!”正欲争辩两句的审神者突然想到了什么,已到喉咙的话又咽了下去。

得益于此事,她想到了一个惊天大计划。

嘻嘻嘻嘻嘻。













2.14 2:00 p.m.

“哟!社畜!”

会议厅门口,依旧黑外套白衬衫打扮的邻居社畜婶鸣屋惊恐地看到,一只嬉皮笑脸的三日月宗近在向她挥手打招呼,后面跟着眉目慈祥的......审神者。

察觉到这人难得一见的惊恐无比的眼神,审神者玩心上头,清了清嗓子,努力模仿着三日月平时的语调哈哈哈起来,结果还没哈完自己就绷不住笑破音了。

“您...你们......怎么回事?”

“穿魂了!”审神者一挥爪子搭上好友的肩,对方被付丧神身体的力度压得一个踉。然而借着身高优势,审神者突然发现鸣屋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饶了我吧”的无奈神情。

诶——等等等等。

再看向后面站着的那只散发着狂犬气息的压切长谷部,根本不像隔壁那只可乖可乖的德牧,充满黑气的脸上写满了“我要崩住”。

“卧槽你俩也穿魂了吗!!!!!”

审神者扯着三日月的声线发出一声大吼,林子里的鸟惊飞了大片,和路过的人们向这里投来的,关怀傻子的眼神。










2.14 2:30 p.m.

说时之政○府一点也不通人情是有道理的,明明是情侣们你侬我侬散发粉红泡泡的大好日子,居然通知说本周例会正常进行。

会场里的抱怨声此起彼伏,但比起这个,更夺人眼球的,是角落里和压切长谷部勾肩搭背的一只三日月宗近。

“咩哈哈哈哈哈哈,我还以为只有我们遭殃,看来穿魂系统还是知道要多拉几个人下水嘛。”

“......你能不能注意一下形象。”三日月宗近的人设已经彻底碎成渣渣了。压切长谷部...不,鸣屋扶额,她和近侍自发现灵魂互换以来一直努力维持着双方的形象,骗过了本丸里的刀,结果被这智障搅了浑水。

“还说我,你不先看看你自己。”这纯粹又浓厚的抖S气场已经吓退一圈其他审神者了。

“?我挺正常的啊?”鸣屋显然对此根本没有自觉。她觉得那些人都是被这个真·老年痴呆的三日月宗近吓走的。

审神者抽了抽嘴角,继而换上一副神秘莫测的笑容,微微歪头凑到鸣屋耳畔跟她嘚啵嘚啵了惊天大计划,收到了对方投来了怜悯和看傻逼的眼神。

“......不过,鸣屋啊,你不觉得这是一个调♂戏你家德牧的大好机会吗?”滑稽。

“比如说,你们可以玩一玩S○M什么的......”大写的滑稽。

“......你还是用纸写给我看吧,我听着三日月的声线看着三日月的脸听这句话冲击太大。”

“有啥嘛!”

哦对了,她们前方坐着的是顶着她俩壳子的,蜜汁微笑的三日月宗近,和呆滞脸趴桌的德牧长谷部。










2.14 8:00 p.m.

折腾了一天的情人节总算是要进入尾声了,本丸众刃(以及隔壁主从)集体希望明天审神者就变回来,他们实在要被这皮婶的幺蛾子搞疯了。

然而,正如小说到结尾喜欢来个大反转一样,事情远远不会这样平淡地结束。

“主!!!您为什么在这里!!!!!!”

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吼响彻本丸,伴随着是哗啦哗啦的水声。一身绀色浴衣抱着浴盆和洗漱用品的三日月宗近出现在了温泉门口,从脸上那喜气洋洋色眯眯的表情来看,壳子里是审神者无误。

毕竟审神者大多是女性,审神者房间内自带浴室,审神者也不会到这里沐浴洗漱,然而今天......

本在温泉里的刀们迅速哗啦啦地蹲进水下,只露出一个脑袋,在岸边的火速抓过自己的浴衣穿上,尚存理智让极化短刀赶紧去找披着审神者壳子的三日月救场,一时间各种鸡飞狗跳。

“哎呀呀有啥嘛,男人的身体我哪儿没看过。”审神者豪迈地迈着长腿要往里走,“来来来我滴爱刀们,与本婶一起共度大好春光!”

单纯是您想看我们洗澡吧!!!
——来自众刃的内心哀嚎。

啧啧啧,瞧这一本丸美青年们娇羞捂胸面颊微红的样子,一个比一个看起来可口动人,瞧瞧这若隐若现的肱二头肌和人鱼线,瞧瞧这诱人的八块腹肌,为什么我当初要吊死在三日月宗近这一棵树上啊!

啊,这里真是天堂。

审神者在心底谴责自己年少单纯无知酿成大错,盘算今日一定要好好借机欣赏一下美男们的肉♂体。

“嘻嘻嘻嘻嘻~~~~~”三日月宗近的壳子上出现了类似变态和痴汉的表情,借着满级太刀的力量和身高优势即将要突破阻拦她的蜻蛉切和长曾祢防线,姗姗来迟的救兵总算到达。

“主。”

温温和和的少女声线在背后响起,原本气焰嚣张的审神者登时像被霜打了的茄子,蔫蔫儿地回过了头。

整个温泉内的刀剑们长舒了一口气。









2.14 11:00 p.m.

没精打采的审神者蹲在房间外的走廊上,哭唧唧地扯着手里的小花花。

“他爱我,他不爱我,他爱我,他不爱我......”可怜歌仙悉心照料的桔梗,被审神者辣手摧残,花瓣堆成了一座小山。

“在做什么?”

三日月宗近刚沐浴完,却找不见还在自己壳子里的审神者,最后拉开和纸门才发现蹲在那里的一大坨,头上的小双叶呆毛都耷拉了下来。

“在想你爱不爱我。”审神者可能是过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毫不自知地把自己内心想的话大大方方地讲了出来。

“哈哈哈哈。”听闻此言的三日月宗近大笑起来,随后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枝娇艳的红玫瑰递与审神者,“那么,这就是我的回答了。”

审神者愣了几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都瞎几把说了些什么,又是一阵吱哇乱叫的扑腾,最后还是挪到了自己的大腿上躺着。

“情人节快乐。”她嘟囔着,“从来没发现自己的腿这么舒服。”

“我说,三日月,要是我们变不回来了怎么办啊。”

“哈哈哈,那还真是令人头疼呢。”

“不过,不论是什么样子,我对小姑娘你的心意,依旧如一。”

“你知道的,我爱的是你的灵魂。”

用手臂遮住脸上红晕的审神者沉默了一会儿,超小声地说了句“我也是”,然后翻了个身搂住自己的腰,啊,真软。

“对了,我可以达成一个夙愿了!”审神者突然坐起身,刚刚的暧昧和忧桑气息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兴奋的眼神。

“我可以睡你了!!!!!”

“哈哈哈,怎么个睡法?”三日月只是勾起笑,循循诱导着她的回答。

“反正是我自己的身体,怎么折腾都没事,有朝一日终于可以睡一次三日月宗近了!!!”审神者叉腰仰天大笑,她想当攻很久了,可惜一直没这个机会。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属于情人之间的夜晚,才刚刚开始。






Fin.







彩蛋.

第二天,已经交换回原本身体的审神者和社畜婶又见面了。

“......所以,昨晚成功了吗。”社畜婶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成功了……外貌意义上的。”审神者按着腰,对天龇牙咧嘴,继而附上一个搞事的挑衅微笑,“你呢?”

“十二点二十五写完最后一份文件,发现付丧神体力比较好觉得应该趁这个机会通宵工作于是加班到换回来。”鸣屋漫不经意地剔着指甲,却感受到一股灼热的眼神直直看向她颈间。

“......体力比较好♂。”

“......咳。”社畜婶不着痕迹地往上拉了拉领子。

“那啥我问一下......”审神者一脸欲言又止,但又小声问出了口。

“你对着自己的脸日自己真的不觉得很奇怪吗?”

“你为什么不问问你家三日月呢?”

“......”

惊天大计划,任重而道远。


————————————————————————


当晚的车我回头会开的,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滑稽)

评论(11)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