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阴阳师】Genesis-起源(18)

其之十八.



“哇,这里还真是……令人堪忧啊。”

 

来到黑夜山与玄武门的交界地,瘴气已愈来愈浓厚,二人不得不展开灵力来避免瘴气侵入体内。自八岐大蛇复出后,这里的裂缝虽小却繁,饶是阴阳师们多次前来进行修补,也无法抑制新生裂缝的出现。

 

“我们分头行动吧。”绿子环顾了四周,决定两人分头行动要来得效率高些,“只需设置好结界便可,那些裂缝等到彻底击退‘兽’就能自行修复了。”

 

“好。”绿子说地在理,梨花并没有起疑,点点头往了另一个方向走去,周身用于隔离瘴气的防护罩掀起絮状的金色灵力,随风向一道纷飞。

 

————!!

 

或许是依凭于这小小的变化,风向在某一瞬间产生了细微的异变,与生俱来的直觉提醒她要赶紧躲开。梨花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身体已先一步往旁侧避去,甚至因突然爆发的速度带来了不小冲击而摔倒在地,然当她咳着尘土再看向面前的景象时,只剩下愕然。

 

素来温柔有加的年长女性依旧保持着那副温和的面容,手中却捏着符咒,注满的灵力形成一柄小巧的刀刃形状。若是她刚刚没有躲开,那利刃已经割破了她的咽喉!

 

“啊呀,真是可惜呢。”绿子收起了符咒,笑意盈盈地望向因巨大的震惊与恐惧而一时间瘫坐在地的女孩儿,“对灵力波动具有如此强大的感知力,阿梨,你真的是妖的孩子呢。”

 

“……是你间接害死了辉大哥。”女孩儿嗫嚅着嘴唇,全身上下都因愤怒而颤抖,“大家这么信任你,为什么……”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瞳孔皱缩——绿子之前一直担任看护院的负责人,若她早已是被安插进来的叛徒,那些经由她之手的孩子……!

 

“嗯?我没有对他们做什么哦。”似是猜出了她心中所想,绿子坦然地给出了答案,不慌不忙地打开一个个召唤阵,作为半防御半攻击型的她,对付一个纯辅助型,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我喜欢小孩子哦,我只是告诉他们,妖是比人类更加高贵的生物哦。”

 

“……你是源家的人。”从愤怒中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这似曾相识的洗脑方式她曾见过。梨花蓦地想起源虞之前给她讲述过的关于源赖光的所作所为,那个男人与绿子的观点恰好相反,但实施行动的手段却又殊途同归。

 

“是的哦,只是我认为他很愚蠢。”绿子并不急着杀死她,慢悠悠地,一如以前耐心解答她的问题一般,“所以我跟随了黑晴明与八岐大蛇大人,而现在,阴界终于要复兴啦。”

 

她看向那正在与防御型阴阳师们死战的‘兽’,眼神中流露出的是敬慕与过量的狂热。女人停下了召唤式神的动作,挂着蜜糖般诡谲的笑容诱惑着面前的女孩儿。

 

“阿梨,你天资聪颖,又是妖的孩子,为何要帮着人类说话呢?”

 

她记得几年前,当姑获鸟第一次带着这个女孩儿找到她,希望能将其送入阴阳寮内做一名阴阳师时,她已察觉这孩子体内翻涌着的高强的灵力与妖气。——如果好好培养的话,会是个优秀的孩子,那时她是这么想的。

 

“……不可能。”纵使再不甘承认,不愿相信,这个为自己打开阴阳师道路的人一开始就有把她当棋子培养的打算,并处心积虑扮演一个温柔前辈的角色潜伏寮内这么多年,但那剧烈的杀意是真的,撕开那层面皮后的笑令人生寒。梨花站起身,即使希望渺茫,她也不甘心就这么死在这个疯女人手下。

 

“我不是妖,我就是人类。”豆大的汗珠自颊侧滚落,哪怕深知自己对绿子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女孩儿的眼里也没有一丝一毫的退缩或屈服,“而你也完全不懂人类。”

 

似是料到了她会这么回答,绿子也不再多言,只抬手从召唤阵中召出式神,虽谈不上有多么高强,对付一个辅助型阴阳师远远足够……。

 

令她吃惊的是,梨花也同样地张开了召唤阵,而从金光中浮现的并非那些所属她的辅助型式神,而是强力的攻击型!

 

“……藤原辉。”

 

女人的眼神瞬间阴翳下来,那个早在他们计划中死去的男人竟然还留了这么一手,偏偏还来阻碍她今天的行动。更别说,她根本不知道这个丫头在何时掌握了第二召唤术,哪怕当初是她有意告诉这个丫头的,那也只是妄图用她来转移视线而已。

 

看着绿子扭曲的表情,梨花并没有放松下来——事实上她将这些辉当初留下来的式神召唤出来已是强弩之末,身为一个专攻于辅助的阴阳师,她根本不懂如何去操作这些攻击式神,放出来吓唬绿子也只是个缓兵之计。

 

拼命回忆着平时看寮内大家是如何操纵攻击式神的,梨花极其生涩地抵挡着绿子的攻击,而对方显然不是易打发的料,很快便反应过来她根本不懂得如何使用。绿子收起了试探的态度,转而放出自己所有最强大的式神,挂上平日里那副温婉的壳子。

 

“阿梨,我可是个半防御型哦,对于你这种新手的攻势,是可以轻松防下的哦。”她再次微笑着看向女孩儿,最后一次发问。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阿梨,”她的声色里已经染上了威胁,“你若再不答应,我也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

 

梨花并没有回答她,异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决绝。跟她正面对战是必输无疑,女孩儿撤回了那些只是摆设用的隶属藤原辉的式神,转而放出了自己的辅助式神,而自最后一个召唤阵中浮现的,是骑着大蛙的小小的孩子。

 

“想逃吗?我们攻击型阴阳师可从来不受地域限制……”

 

眼见少女翻身跃上大蛙的背,绿子冷哼一声,抬手指挥式神们追了上去。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式神们之间虽客观存在速度差异,但也从未有说过能直接从对方手中逃脱的例子。

 

……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少女紧紧抱住怀中的山兔,低声对大蛙指点着方向。身后是猛烈炸开的攻势与灼热的气浪,飞石擦过身侧,在少女纤细的手臂上划开一道道血痕。

 

她是个辅助,最基本的要求便是能够知己知彼,对友方甚至敌方的动作进行预判,而现在唯一能用的也只有这身辅助的本事。在寮内与大家共处这几个年头,她是最为熟悉各寮员的攻防习惯之人——甚至超越了他们本人。既然如此,她只能凭着这份熟悉与了解,赌一把对绿子攻击的预测。

 

不能把主动权交出去,不能预测失误,不能受她牵制。少女眼里已经蒙上了薄薄的一层泪水,咬牙放出控制式神尽可能去干扰视线,在密如雨点的疯狂打压下从缝隙中寻求逃脱的机会。

 

砰————!

 

有强力的灵力自背后袭来,梨花只觉一阵剧痛,在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之前下意识用尽最后力气将式神们收回契约书中——她不想让式神们跟着她去死。

 

“阿梨,我可是很久没有回来参与过工作了,你对我的预测已经过时了。”绿子闲庭信步般慢慢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她。自大蛙背上摔下,又被气浪掀飞十几米,梨花只觉得全身上下都痛地不行,她知道自己仍旧是赌输了。

 

“很遗憾,永别了。”

 

注入灵力的符咒随式神的妖力一道汇聚成巨大的光球,在半空中卷起尘埃,相比之下,瘫坐在地的女孩如砧板上的鱼般任人宰割。梨花想要逃,身体却不服从她的意志,连手都抬不起来。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就这样结束,不甘心就这样死在一个卧底手中,不甘心没有看到人类的时代的来临,不甘心连什么都留不下就这样消亡世间。

 

“阿梨————!!!”

 

有呼唤她的声音自远处传来,另一股强大的力量与绿子碰撞在一起,刹那间引起了强烈的爆炸,近处飞沙走石,远处亦能感受到剧烈的灵力波动。

 

禾子一路全速找到这里,她坚信凭梨花的聪颖一定能够拖住些时间,幸好在绿子对其下杀手之前赶上了。

 

“啧。”眼见是禾子赶来了,绿子脸色一变。她知道自己并没有与禾子正面对抗的实力,正欲趁乱逃之夭夭,禾子立马唤出式神进行追赶,对方无力地抵抗了几次攻击后被了结了性命。

 

“这个女人,真是骗过了我们所有人,可算被揪出来了。”确认绿子没有任何生命体征及灵力残留后,禾子愤愤地丢下一句话,转而查看梨花的伤势,“她有对你做什么……”吗。

 

禾子瞳孔骤缩,梨花身上的都是些不碍事的皮外伤,但唯独她脸上血流满面,而那双常常被誉为镶嵌了大海与明月的异色眼瞳消失了,一如宝石的碎裂。

 

“禾子姐,”女孩儿无助地伸出手,在空气中胡乱抓了几下,从喉咙中断断续续挤出的字眼里已带上了哽咽。

 

“……我好像,看不见了。”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