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给粟田口的孩子们讲童话故事时,药研旁敲侧击地想问我的态度,鲶尾和骨喰投过去喝止的眼神,于是我放下了书。

没关系的,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我说。

世人总把爱情视作最圣洁的情愫,得爱者无不期盼着永恒,可这种美好的期冀仅存在于童话中,现实与之大相径庭——以十分的痛苦换来一分的幸福,我们都很清楚这一点。当我们拥有爱时,我们愿意以如此昂贵的代价去换那一点点温度与渺小的快乐,所以我们能够无怨无悔地共同支撑着度过了两年,拼尽着全身的力量与热度,创造一个可供两个人相互倚靠的狭窄空间,在这里有那么一些细小的时间只属于我们,有那些幸福与快乐只属于我们,这是只有相爱的两人之间才能体会到的,共汲一池清水,相濡以沫的幸福。你若是问我想不想爱,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可是现实中是这是一种奢侈。我不能谋求空乏一身的爱情,这两年来的风雨磕绊会永久烙印在我们心底,当然,我不厌弃,反而加之以感恩。我感谢这段经历让我明白了爱的不易,所以我会在尚还拥有这种拥有着难以置信的内驱力与动力的感情时,更加火热地去燃烧自我,然后微笑着迎接这灰烬与碳火。

但是我们都太高估了这火焰的时间,我以为它会燃烧很久很久,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然后轮回又将为我们牵上不灭的因缘,我如是天真的想,这一世与下一世与生生世世,无论何种限制何种阻碍,我们都会在一起。到了现在我终是才明白,这世间没有什么东西存在着永恒,爱是高昂的消耗品,我用尽了浑身力量支撑了两年,终于是从内部枯朽了。爱一个人太过于辛苦,辛苦到甚至可以从内部瓦解坚如磐石的底气。

不,我并不是觉得他难以接近与揣摩。我向来认定爱人之间也需要留给对方单独的空间,何况你们知道我秉性自负。若说是谈得来,和他在一起时还不如和和泉守或山姥切间相处得容易。爱本就是带着重量的,爱就是爱,不在于灵魂到底契合了多少——也许如果契合度够高,这份爱会更持久。我曾经认为相爱时我们相互透彻容纳着彼此,剥开那层光风霁月的壳子,我们都存在着恼人的缺憾,可我现在觉得,也许我们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般了解对方,也没有我们想象地那般契合,这一切都只是因为有爱这层坚实的滤网,将所有的不幸与烦恼都暂时抛开了。

走过这两年,我突兀地发现,我不是只有他在身边才能活得下去,我也可以自己一个人活。他也一样。我们看似相交,实则行走在不同的空间里,只是以局外人的眼光来看,我们黏腻着彼此罢了。陨石与大气层碰撞出火焰,迸发出剧烈的燃烧,温暖而耀眼到甚至于忽视了这不是故事的终焉,好在坠落之前,尚能在漆黑的夜里划过绚烂而明亮的光尾,证明着这份奇迹与不朽。我们终要是分开的,爱情最终寡淡到支离破碎,好在不是以悲剧收场。我们又走向了不同的新路,他是天上的明月,我亦有自己的星辰。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