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阴阳师】关于我们的小破寮这件小事

关于我们的小破寮这件小事

 

·欢乐向沙雕段子 ooc都是我的

·梗皆源于寮里发生的真实事件,希望寮里大佬们看到了不要打爆我(ntm

 

 

 

 

 

1.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俗话说的好,总之独逼是一定打不过团战的,深谙此理的平安京阴阳师们也纷纷抱团组成阴阳寮,不管人多人少大寮小寮,大家一起打怪总比一个人打怪安心地多。安倍晴明也顺理成章地被推选为平安京阴阳寮管理委员会会长,每天都在被气到精分的边缘疯狂试探。

 

要说为什么,就拿我们寮来说吧,日常是“平安京最能气死人寮”排行榜前三的水平,晴明阿爸天天训我们会长,会长就来训我们——然鹅,没有什么卵用。

 

我们生前也是个体面寮,可惜现在还没辞职的也就不超过十个人,我们甚至一致认为明天我们就被强制解散才是合情合理的——但不知道为啥吧,大概是晴明阿爸还没有彻底被气成杀马特黑晴明,心还是挺软的,放了我们不知道多少马。

 

于是我们的小破寮还能继续欢乐地作死。

 



2.

晚上七点,到了每天群殴大麒麟的时候了,会长站在鬼王传送阵跟前,从兜里掏出手机砰砰砰一通按,吓得她家狗神尾巴一竖,叼着的草杆差点掉下来。

 

寮的扣扣群里出现了一个全体成员的@,用脚指头都能模仿出会长插腰怒吼“都给我回来上班打麒麟”的模样——别问我为什么不用言灵,8102年了,这种消耗灵力的事情迟早要被现代科技所替代的。

 

然后——没有人理她。

 

会长生无可恋地自己和麒麟缠缠绵绵了一个小时,传送阵门口终于有两道光闪过,还是一身公主打扮的欧皇姗姗来迟,恰好和还没来得及换魔术礼装的我打了个照面。

 

“对不起忙着梦○忘了。”

“对不起忙着F○O忘了。”

 

“……妈的我要辞职了。”

 

会长恨不得冲过来当场表演一个手撕寮员,于是我默默地给自己开了个盾。

 

 

 


3.

其实打怪什么的都是小事,毕竟这些关系到的是阴阳师自家的练度,诸如我寮的欧皇和大佬等人根本不缺这点资源,真正关系到寮生存的是每天晚上的道馆——原意是希望寮与寮间切磋以相互学习。

 

万万没想到的是,为了激发大家的参与度,一个政策下来,这玩意居然和寮工资挂了钩——打赢才有绩点,才有奖金,才有工资。

 

从收益角度来说,以一定额数资金开启道馆切磋战,胜利可以收(qiang)获(qian)大量奖金,这杠杆撬的那不是一般高——可惜在选择对手时存在着不确定性,我们寮管这活动叫摸奖。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先人如是说。

 

一开始还好,对手都还不算强,哪怕有小亏的时候,总体是赚的。可越到后来,提供给我们挑战的对手越来越强大,甚至于出现过亏到发不起基本工资的时候。

 

而最近更是雪上加霜——镇寮大佬身体不适请了一段时间的假,失去一个主要战力后大家每晚心里都在打鼓,敢于去挑战的人基本在4-5人间波动,于是大家在集合时戏称麻将。

 

譬如昨晚,会长和欧皇在集合地点搓手手,顺带着在群里艾特大家来聚众赌博。

 

“打麻将了打麻将了啊。”

 

“三缺一三缺一。”

 

集合时间结束后,欧皇和会长面面相觑。

 

“今天是斗地主阵容吗。”

 

“……双人斗地主?????”

 

最后不出意外地一首凉凉。

 

 

4.

大家有空的时候,也会组队去刷材料,拖着一筐一筐的御魂和转符往回走。

 

然而众所周知的是,阴阳师其实是大多数人的副业,或者说是兼职中的一环,整天在各个世界线里奔波是非常考验体力的事情,附带着记性也不太好。

 

有时候三个人组队,摆好阵势在蛇蛇面前一字排开,正准备一个狐火一个不祥之刃给蛇蛇一点颜色seesee,结果在第二回合就躺尸在了灯姐的大长腿下。

 

“???”

“???”

 

“……对不起我手贱不小心把全家御魂拆了。”

 

某人看着自家大舅生无可恋的白字伤害如是说。

 

当然,这都不算什么,还有站着睡着的。

 

“老大你刚刚被什么东西打死了??”

 

“……我太困了睡着了没看我也不知道,等我惊醒已经全体gg了。”

 

“……”

 



5.

其实我们也没有那么地废柴。

 

我刚开始兼职阴阳师的时候,通过基友介绍加入了她所在的——也就是现在的我们的阴阳寮,当年还是新手的我榨干了寮里各类式神的契约碎片,大家也尽心尽力地回答我的问题,帮我尽快熟悉这里的情况。

 

除了在散寮的边缘疯狂试探以外,我们的日常也不过是普通的日常。

 

比如欧皇说她一不小心合成了一个六号位满双暴的针女,老大瞅了一眼表示这魂没用扔了吧,基友附和说同意,我坐在一边吃瓜看戏。

 

镇寮大佬也时不时回来给我们送送碎片,邀请大家去接(bao)悬(ta)赏(de)任(da)务(tui),我去探病时觉得大佬又不缺素材也不缺魂,抠破了脑袋不知道送点什么,最后提了个乡土风果篮。

 

会长每天骂骂咧咧一个二个不来上班打卡,求碎片一个比一个勤快到打团时半个人影都看不见,嘴上说着要辞职但心心念念的都是寮里的分分毫毫。

 

虽然是个一天到晚清静地仿佛不存在的寮,如果单独在外遇到超大型鬼王,在群里喊救命,也总有那么一两个人冲出门来帮忙补刀救场。

 

到了正儿八经要对抗黑恶势力时,大家也会收起平时的吊儿郎当嬉皮笑脸带上最好的阵容,日常睡着的精神百倍,日常作死的稳如doge。虽然人数还是不超过十个,我们的确是一个小寮,但我们也出人意料地坚韧。




6.

我爱我们的小破寮。


Fin.


——————————————

向寮里所有大佬笔芯!!!表白米娜!!!!!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