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fgo咸鱼玛斯塔 国日双服
性感梅林在线气人
墙头医生 伯爵
all咕哒子是好文明

刀剑乱舞日服 纯游戏党

YYS咸鱼阴阳师 主吃晴明x阴阳师(♀)

乙女only 亲情友情皆吃
bl/gl❌

头像by画纱,已获授权

《猎猎如风》 One

《猎猎如风》

·背景为封测
·第一次写刀剑同人 方张
·一个过气写手被封测的突然关服删档气到了的产物
·毕竟我关服当天凌晨才出了爷凑齐爷狐,当天中午才锻出鹤凑齐四花
·然后就关服了
·九游你还我爷爷 还我爷爷 还我爷爷
·可能要写个几章 小连载
·cp 三日月×婶【不明显?
·ooc有 毕竟主要目的是想给自己发鸡汤
·是的 发 鸡 汤




>C7 0112 视角:小狐丸

我是小狐丸,主人锻出的第二把刀。

当我从绵远的沉睡中醒来时,浓厚的灵力赋予了我人类的形体。而我的新主人,是一个瘦瘦小小、看起来不能再平凡的人类少女。

记忆涌上来的瞬间,我便意识到自己是极其稀有的付丧神之一——这亦是我引以为豪的
一点,然而我清楚地从主人眼底看到了些许失望。

主人是个不喜欢掩藏自己情绪的人——正如她的外表那样,是个孩子。

话虽如此,身为一把刀,自是有希望被主人所重视的本能期望,主人倒很快调整了心情,简要跟我说了一下目前的情况,便将我设置为近侍,请我协助她进行工作——即将出阵。

这倒不是因为主人是个性子急躁或者冒失的人——她的出现、我们的出现都是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特殊闹剧——时之政府为了增加审神者数量以对抗愈来愈多的溯行军,决意再开拓新的时空以招收更多的审神者,而我的主人及和她同一批出现的审神者们,是为这片新时空先行探路的人。

我想,他们更喜欢称呼自己为“开拓者”。

“没那么高大上啦。”主人耸耸肩,“只是来试路的——总要有第一个吃螃蟹的勇士。时空隧道开放的时间不会超过两周,所以我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尽可能探完这片新的世界,也就只能请你们大频率地出阵了——十分抱歉。”

“您大可不需向我们道歉,为主人尽责是我们的本分。”我答道,“您曾经担任过审神者吗?恕小狐失言,您的年龄看起来并未到达允许工作的程度。”

“不愧是有千年经历的老刀啊。”主人颇有些赞赏地眯了眯眼,语调上扬了几分,“如你所见,我的确没有到可以工作的年龄——不过“开拓者”是个例外,只要灵力符合条件,皆可参加。我的朋友推荐我来尝试一下,有报酬拿、时间短、也不会过多影响现世。”

“当然,还可以顺便看看历史上的名刀,看看美男养养眼——比如小狐丸你,看着身心愉悦。”她幽默地开起了玩笑。

“您能喜欢小狐,再好不过了。”

“那么,请多多指教了。”她微笑着递上出阵指令。

毕竟是第一天上任,主人并没有让我们过多地外出作战,她坦白称事前向朋友熟悉过本工作流程,并对我们认识不浅,“理论知识是够了的,只是差实际操作而已。”主人如是说。

“诶,对我们很了解的话,那大将您最希望锻出哪把刀呢?”粟田口家的肋差听到这个话题,兴致冲冲地问道。

我原以为主人会比较难堪于这唐突的问题,或者说在众目睽睽下回答这个问题颇有些为难人的意味,我正想出声稍微斥责鲶尾不够礼数,主人却毫不犹豫地给出了答复。

“三日月,三日月宗近。”

主人眼里的坚定和期待令人艳羡。

愣怔了一秒,我霎时想起主人初见我时眼底掠过的失望——大概是因为四小时的锻刀过后不是她所希望的三日月宗近而是我吧。

“三日月殿下吗....是因为他最稀有吗?”我斟酌了一下用词,看似无意地追问其中缘由。

“如果说客观因素的话,他最稀有算是一个方面,不过更多的是我想问他一些事情,而且...”主人顿了顿,微微抬起头,丝毫没有羞涩或是掩饰地告白。

“我喜欢他呀。”

评论(10)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