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猎猎如风》Three

·昨天弄了一天开了vpn开始肝日服,非得原地爆炸
·封测到底是改了多少数据...一玩日服发现太艰难了,2-4都过不去
·被130支配的恐惧
·希望能有封测的好运,今晚准备凌晨玄学
·感觉自己更新速度还算快吧?
·短小,但是精悍

>C5 0114 视角:堀川国广

“投石?铳兵?那是什么?”

我是堀川国广,主人锻出的第一把肋差。在进行探索第四地图的出阵准备时,主人疑惑地向我询问这两个名词,似乎在竭力向人证明她是个如假包换的新手。

“您不知道吗?”我略微惊讶了一下,“就是指敌人会进行远程攻击,而我们是没有办法进行抵御的。”

“硬扛吗....”主人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那应该有对应的刀装吧....说起来,我一直都没有见过特殊刀装,堀川,你能帮我搓几个特殊刀装吗?”

“那是您资源投入不够的问题。”我叹口气,“主人您还真和兼先生一样冒失呢。”

我来到这个本丸已是主人上任的第三天,除了全体刀剑都知道她对三日月的执着以外,令人意外的是,她竟然对兼先生也很上心——“兼桑是与我生活的年代最近的一把刀,比起面对老头子们要轻松地多啊。”

正因如此,她希望我能为她带回兼先生,所以把我换上了近侍的位置。

也许是处在特殊时期的原因吧,时之政府原本为了确保审神者的人身安全,明文禁止审神者跟随刀剑前往战斗现场,而这次却破了例,凡事通过体能测试有一定自卫能力的审神者,允许陪同刀剑出阵。

“我虽然不会打打杀杀,”主人自豪地举着她的体能测试成绩与许可证书,“但我跑路是一流的——极化短刀也不一定比我快哦。”

话虽如此,每次主人跟随我们出阵时,仅仅在远处布置防御工作,并不会插手或干预战斗,以她的话来说就是“刀剑之间的战斗怎么可以让人类介入呢,”但每当我们发现新刀时,她便会向我们展示那不可思议的机动力——比谁都要快地去查看那把刀是谁。

“人嘛,总是有着巨大的迫切心和期待的。”

推进有条不紊地进行,第四地图虽说敌军力量有大幅提升,但大家还是能从容不迫地应对完,主人在3-4的惨痛经历似乎带来了4-4的好运——三次重来以后,我们顺利探进了boss所在大本营。

“又是盲选吗...”主人皱眉,随即挥挥手,“无所谓了,鱼鳞阵拼火力吧。”

作为全队机动第二的我,冲上前一刀了结了敌打刀的性命,小狐丸先生和江雪先生不动声色地对上了敌枪和敌太刀,安定先生使出了冲田先生的技巧,萤丸先生和太郎先生做了最后的扫尾工作。

“呼!”

随着最后一个溯行军的化为黑烟,新的力量涌进我们的身体。我听见小狐丸先生向主人询问是否立即前往第五地图,而主人已经拨开人群冲到了战场中央那正缓缓闪着一团白光的地带,像一阵风一样。

我感觉到从血脉传到脑海里的共鸣。

————————————————————

>D1 0114 审神者日记

我叫阿风,一个已上任三天的“开拓者”。

阿祁说我太过执着了,倔地根本拉不回来。但是我就是想得到三日月,无论如何都想得到他。

当然,是正当手段。我自认为是个人品和道德很不错的人。

今天推完了4图,还没来得及思考5图究竟怎样派兵布阵,迟来的惊喜出现了。

——和泉守兼定。

早就问过阿祁,说他本不算是什么稀有刀剑,按理说在3图就已经存在掉落可能,然而不知是我太非还是怎的,总不见这刀的影。

4-4的战场上那团白光柔和下来后是苦苦寻求的身影,我听到堀川抑制不住惊喜和激动的“Kanesan!”,内心随之而来的是感慨万千。

努力总归是有回报的。

我听说有审神者急于推图结果自己在战场上受伤,虽说我因为有着明晰的目标和动力,也算是个冒进者,但风险值还在我的把控之内——3天推进到5图,应该在本次开拓中名列前茅吧。

美中不足的就是战况报告和文书也跟着摞了一大堆,颇有种赶不完作业的错觉,大概是学生本性使然吧。

厚樫山已不远了。

滴——手机提示有新的讯息。

“记得去大阪城挖地!可以挖博多!”

Line上是阿祁发来的消息,大阪城挖地我去过几次,诚然没什么耐心的我挖了几层便放弃了,然而阿祁一直坚持不懈地劝我去寻找粟田口家的小短刀,我却并无太大兴趣——并非我又什么偏见,此次开拓只打开了前5图,并没有夜战给予短刀施展身手的场地,而我的时间恐怕也等不及他们慢慢变强了。

说起来,粟田口的大哥我也一直没有锻出——我大概在锻刀上缺少一些幸运,除了第一天锻出了被许多审神者称为欧皇血统证明的小狐丸,加上随之而来的江雪,后来的锻刀并没有什么可称道之处。

我一直对所谓的“随机”出刀持以怀疑态度,作为一个审神者,拥有丰沛的灵力和精神力,有着那样强大的渴求与期待,付丧神真的会没有任何一点感觉吗?

还是说,我的执念还不够强?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