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自家本丸的全员亲情向/隐三日婶】《雨》

·自家刀账的全员【因为lo主是真真正正的新婶所以刀并不多】
·亲情向/all婶/隐三日婶【非常轻微】
·ooc注意
·蜜汁意识流?

下雨了。

并不是因为审神者更换了梅雨景趣,而是本丸所处的天气系统降下的雨。液体沙沙地打落在每一个建筑、每一寸池塘和每一片落叶上,偶尔打落在窗户上,发出低沉急促的细响,博得屋内人的抬首蹙眉。

“积淀了整整一个冬天落下的新露,真是风雅啊。”当值清洗衣物的歌仙如此感叹,一旁的山姥切面无表情地拉了拉头上的被单,以遮住暴露在雨中的额发。

泥土黏糊糊地有些湿滑,溅起的泥浆粘湿了付丧神们和少女的衣襟下摆。湿漉漉的天气并不是出阵的好时机,审神者在完成日课后,便下达了回城指令——正好也需要些时间来整理一下东西。

“主,您要的资料和行李我已经打包好了,放在您的卧室外了。”长谷部一如既往地可靠而高效,原以为要头疼很久的事情在自己出阵回来之前就已经被人帮忙解决了。

“既然今日没有其他的安排,我们来办主上的欢送会吧!长谷部殿,一期一振殿,能来厨房帮我吗?”烛台切出阵回来后很快换好了内番服,招呼另外两人寻求帮忙,后者皆点头表示同意。

“哦呀,主人今天难得地没有把5-4打穿再回来呢——这可真是惊吓到我了。”白色的付丧神依旧挂着熟悉而开朗的笑容,对少女没有如往常一样一边念叨着“那个臭老头怎么还不出来”一边在5-4不断地寻觅表示了惊讶。

少女虽如往常一样嬉笑怒骂着要拔了鹤的毛,可所有人都明显感觉到她情绪的低落。

是因为在下雨吗?

拜托本丸里练度最高的太郎和兼桑进行一次短时远征凑齐了日课要求的数量,少女牵着萤丸和爱染来到了庭院前的屋檐下——粟田口家的短刀们及小夜、今剑在这里玩闹,一旁还有喝茶顺道兼职照看他们的莺丸和宗三。

“大将!”“主上大人!”

短刀们看到少女的出现,都笑着奔跑过来,乱拉着审神者的衣角要求和他们一起玩,少女摸摸他的头说自己还要去视察内番当值情况,顺带把左右手拉着的两人推到人群里,孩子们很开心地打成了一片。

转悠到本丸后院,在面瘫着脸的大俱利的监督下鲶尾有好好喂马。石切丸和青江在料理田地,偶尔还会听到青江诸如“真是被玷污地一塌糊涂呢”此类的评价。手合场里同田贯和山伏国广丝毫没有受到阴雨天气的影响,认真地进行着比试。

干燥了一整个冬天之后终于迎来了雨水的润泽,每一寸空气都在贪婪地吮吸水分。

本丸西侧的医疗室里,药研正完成了给江雪的包扎,少女对自己因情绪不佳,造成阵型判断失误而引起的轻微受伤再次表示了歉意,一旁帮忙的狮子王安慰她说每个人都会有失误的时候。

大家都是温柔的人呐。她这么想到。

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前院,御手杵和岩融在用自己的本体努力去够到前段时间短刀们不小心挂到树上的风筝,堀川、安定和清光在帮忙找五虎退丢失的一只小老虎,陆奥和长曾祢依旧摆着棋盘,还有看起来是恰好路过嘴上咕哝着“真品果真比赝品强”的蜂须贺。

突然不想走了。

不想走不想走不想走不想离开本丸不想离开大家不想离开这个温柔地不像话的地方。

少女坐在屋前的走廊上,莫名其妙地就有些想哭。

“虽然您直到今天也没有带回三日月大人,但遗憾未必就是坏事。”今日回城的路上,太郎这样宽慰她。

“人生是需要惊吓的——无论是找到天下五剑也好,还是生活也好,有惊吓的人生才有趣嘛!”鹤丸一边揉着她的头,一边说着听起来很正经的话。

“虽然我曾随着大阪城的火焰凋零,但残缺让我明白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一期一振谦逊而温和地作出补充。

“这些大道理我也说不清,反正你只要知道我们在这里等你回来就好了吧!哭的话就一点也不帅气了!”和泉守打破这微微严肃的气氛,别扭地表达自己的关心。

没有填补掉的遗憾化为最深的一道记忆刻在深切的不舍里,少女慌乱地摘下眼镜擦去眼角的泪水,确认没有人看到后吸了吸鼻子,站起身决定去厨房帮忙。

“我们作为经历了千百年岁月的刀剑,可以在您需要的时候为您给出指引,但人生有一些路,必须您自己去走。我等能做的,就是在您身后等待您的凯旋。”昨天晚上复核接下来四个月的安排、确保万无一失后,恪守主命的付丧神微笑着回答。

“大将可不要中途跑回来啊,我们是不会给您开门的——您现世的事情更重要。”拥有太刀心的短刀少年霸气地推了推眼镜。

晚餐时间提前了一些——四个人的努力化作满满一桌好菜,令她惊奇的是一向嚷嚷着要喝酒的次郎竟然没有带酒,对方的回答是“怎么可以醉醺醺地送主上离开呢?”

席间,所有人都像是事前统一了口供一样,闭口不提她即将暂别的事实,而是如往常一样拉着家常,谈着前两天在演练场遇到的大胸美少女审神者,换来她的瘪嘴和白眼。甚至有人嘻嘻哈哈地问她现世有没有交男朋友,另一人立马接嘴说“主上眼里心里都是三日月大人,专一地很——”换来满桌的笑声。

“讨厌!”她反驳,却也是笑着的。

怎么可能讨厌啊,最喜欢你们了。

饭后,长桌上杯盘狼藉,但没有人去收拾——所有人穿着自己的出阵服,以军姿站在通向本丸门口的小径两侧为她送行。

今日近侍早已把行李搬到了门口,她接过时甚至有一瞬间想要放弃,想要逃离那个她不想去面对的现实。

本丸外即是通向现世的传送阵,开启了无数次的阵法此次却尤其地放慢了速度,哪怕一秒也好,还想在这里多待一会儿。

“...我走了。”她转过头,虽然想要扯出一个微笑,但眼角那里老是往下垂,涩涩的。喉头也像是被什么哽住了一样,憋了半天最终只憋出了这几个字。

齐刷刷的——所有人都呈着标准的四十五度鞠躬姿态,洪亮而整齐化一的声音响起:

“祝您一路顺风,前程似锦!”

“什么嘛...这么一副严肃的样子。”她也不管自己到底是不是有眼泪流下来,深呼吸后扯出最开心最大的笑脸,朝着本丸的方向挥手,“我会回来的!不要中途出岔子啊!”

尽管依旧不舍、尽管明知道将是深切的思念和别离,但这条路必须要走,人生有一段路,必须是自己独行。

所以,我会攥紧拳头、挺直脊背、鼓起勇气去面对,努力地去迎接我所恐惧的挑战,我会以我根植在骨子里的坚强支撑自己走完这条路,我会学会用深切的思念去面对狂风骤雨,我要努力笑着活。

——无论前方是怎样的困境。

少女的身影逐渐消逝在一片白光之中。

Fin.

·婶基本映射lo主自己,要回去高考啦
·明天开学,四个月见不到刀刀们,想哭
·算是把自家的刀都扯出来露个脸,然后给自己打气w
·虽然只就任了18天,但今天也依旧没有捞回爷爷
·真的很舍不得,但是像文中所说一样,人生的这段路必须自己一个人走
·那么暂且别过啦
·也祝所有双三婶们取得好成绩
·最喜欢刀剑乱舞了!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