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刀剑乱舞】隔壁打架打进我家来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隔壁本丸是 @瓷卿 家,这是今天傍晚发生的 真·人·真·事!!!

·cp隔壁压切婶 我家这边是闺蜜组

·沙雕欢乐向 ooc我的

·有刀舞4剧透注意

 



 

 

 隔壁打架打进我家来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主,吃饭的时候不要玩手机。”

 

被被在我旁边非常无奈地唠叨,恨不得把我左手边的手机没收,我一挥筷子说你们吃你们的我这儿忙呢。

 

今天是六月二号,距离六一儿童节已经过去了十八个小时,前一天还其乐融融阖家欢乐的氛围瞬间跌到了冰点——究其原因,是审神者TV出品的官方舞台剧第四季在今日中午首映,据去看了首映的富婆们repo,剧情发展之惨烈,让全场观剧的审神者们哭得嗷嗷直叫。尤其是,作为主角的三日月宗近在前三季中立的各式flag接连被拔,最后居然迎来惨遭刀解的悲惨结局。

 

“呜呜呜啊啊啊嗷嗷嗷呜呜呜——!!!”

“三日月啊!!!爷爷他呜呜呜呜呜呜呜!!!!”

“啊……人生啊……人生啊……”

“ctm的人生啊……”

 

以上发言并不是来自隔壁的隔壁的嫁刀恰好是三日月宗近的亲友,而是隔壁那个天天五点起床打更的社畜。这人自从开完会回来被剧透了一脸后就在line上疯狂拉着我哭嚎,张口闭口三日月,甚至威胁官方不改剧本她就分分钟暗堕给大家看。

 

“那个,你家嘿西这次是以极化姿态出演的……”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发了张本次演出中极化长谷部的场照给她,水嫩嫩的脸蛋特可爱,想…………捏。

 

“啊…”

 

看来是冷静下来了,我如是想,还是女人懂女人,对付这种情况只有上嫁刀的池面照才行。

 

然后下一秒我就被打脸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死了我死了……!!!”

“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

 

我看着这透出屏幕的绝望,嘴角一抽,甚至能够脑补出隔壁是怎样一副死气沉沉的崩溃现场。

 

“那啥,”我点出输入法啪啪输入几行字,“你是我现在见到的,最激动的一个……我那隔壁的隔壁的亲友嚎了几句就冷静了,结果你一压切婶……”

 

“绝了。最激动的是压切婶。嘿西的极化我都不看了,只想嚎三日月。”

 

我在心里给她家嘿西默默点了个蜡,准备隔天找小伙子谈谈人生,毕竟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怎能没点……

 

“完了。”这人突然停止了哀嚎,发过来一张当番表,今日手合一栏,明晃晃写着“压切长谷部 三日月宗近”两个人名。

 

“…………………………”

“没事你家嘿西还没极化他打不过三日月的……”

 

“我家长谷部lv99,爷爷只有27级。”

 

“……你有告诉过你家刀要尊老爱幼吗。”不忍直视。

 

聊天框另一端没有再弹出回复,八成是一骨碌爬起来去劝架了吧。我啧啧了几句,将注意力回到丰盛的晚餐上,光忠今天做了爆炒小龙虾,我准备撸起袖子胡吃海喝他个两大碗。

 

“砰——!”

 

有重物落地的声音自我家本丸的外墙方向传来,我剥虾的手一抖,半个虾脑袋在我的魔爪之下成了糊糊,一期适时地捂住了秋田的眼睛。

 

“啥玩意?”我朝声源地望去,“哪家快递这么暴力直接往里扔吗?明天看我去投诉他……”

 

我放下筷子朝外走去,山姥切放心不下也跟了出来,看清楚掉进我家的是个什么玩意之后我一把掀了他的被单,收到对方“不要碰我!”的标准炸毛结局后我确信自己没有活在梦里。

 

“被被啊,”我一副鬼见了我的样子,“俗话说,天上不会掉馅饼,但好像会掉天下五剑诶……”

 

面前站着的,正是一个如假包换的三日月宗近,这位老人家还非常淡定地拍了拍狩衣上的灰,抬头见了我俩,笑呵呵地朝我挥挥手。

 

“打扰打扰,姑且让老人家在这里……”

 

话音未落,又一个重物咣当一声掉进我家院墙,还自带着怒气值max的气场。来者正是一振压切长谷部,而方才还在我们面前的三日月宗近已不知在何时溜走了。

 

“三日月宗近……你给我站住!!!”居然还用的是敬称,该说是压切长谷部的特性还是在反讽呢。

 

不会错,这两人就是隔壁的今日手合组,我默默地看着他们毫无任何闯进他人本丸的自觉,在我家院子里鸡飞狗跳地展开着追逐战,引得我家刀集体出来围观决斗现场。

 

依我对三日月宗近这刃刀的了解,我觉得八成是隔壁的老爷子刻意借此事逗了逗长谷部,结果一向视主如命的忠犬变成了被踩到了尾巴的猫。

 

实话说,你俩招呼不打直接翻进我家本丸我忍了,毕竟跟你们主人是老熟人了;你俩在我家院子里开接力跑大赛我也忍了,吃醋之心人人皆有;你俩打进了我家花园把我好不容易栽活的仙人掌一刀劈成两半我也忍了,毕竟是男人之间的战斗,有点无伤大雅的误伤在所难免。

 

但是压切长谷部同志,你把我的饭碗抄起来当投石扔了出去,我就真的不能忍了哈。

 

那里面是老娘刚刚才剥好的小龙虾!!!一个都没来得及吃就被你扔出去喂狗了!!!!!

 

眼见我额头上逐渐蹦出的青筋,山姥切非常默契地通知几个小孩子赶紧换上出阵服。

 

“退退药哥小夜!给我按住他们俩!!!五花大绑!!!!!”

 

饶是你再怎么为了主命在所不辞,我极短今天就是要告诉你,你爸爸还是你爸爸!

 

我冷笑着走到这两个巨型粽子面前,年轻的那位还在用充满恶意的眼神怒视年老的那位。我咳了两声才转过头来,稍微收敛些怒色,回到平时那个谦恭有礼的德牧形象。

 

“非常抱歉,一时冲动之下闯入您的本丸……”

 

“免了免了,老熟人了。”我打断了他接下来的长篇道歉,勾勾手让被被把手机递给我,“其他我都不追究了,二位给我造成的各种损失就等你们主人带着小判来领你们回去叭。”

 

我,三条风,讹钱,理直气壮。

 

“哦对了。”我正准备转身继续吃饭时突然看到了我那破碎在地上的饭碗尸体和撒了一地的虾,我的心也跟着破碎了一地,再度转过头温文尔雅地笑着看向隔壁的嘿西。

 

“压切君,只有一件事,我不想就这么算了。”

 

 

 

 

 

 

 

 

 

 

 

 

 

“好了,你满意了吗。”社畜坐在我对面,笑嘻嘻地看着我碗里一整碗被压切的虾——每一只还是一模一样的大小,不愧是传说中主命为上的压切长谷部啊!

 

这人原本在满头大汗满本丸找这俩危险分子,结果收到了我的要钱要求,在拒绝了我的敲诈行为后亲自过来接人,我说你家刀差点在我家引起聚众斗殴都算了,你看看那一地被浪费的虾,是人干事???人干事?????对食物好歹尊敬一点啊混蛋!!!!!

 

“……是刀干事,主。”有刃默默插了句嘴,我朝他的方向露出了一个和善的(72h无缝远征去吧)微笑。

 

于是她想了想撤回了大部分供给给那两人的灵力,这两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成了两个小团子,然后压切团子被逼安安分分跪坐在我们旁边给我剥虾。

 

……感觉那虾快跟他一样大了,心疼一秒不能再多了。

 

“美滋滋。”我心满意足地嚼着爆炒小龙虾,摸了摸压切团子的头以示鼓励,“原谅你了。”

 

“以及,你别老跟三日月怄气,无论哪家的他一向都是这种性子。”我翻了个白眼,打了个饱嗝后站起身开始赶人,“走吧走吧,有空常来啊——我是说从大门进,别翻我家墙了!”

 

当然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Fin.

————————————

·我真的笑死了,妈的这人上一秒还在跟我嚎,下一秒我家锻刀炉跳出三日月,然后她说你别锻了别马上嘿西追过来了,我手一抖下一秒炉子里蹦出嘿西……

·“我”前夫是三日月宗近,所以会熟悉他的作风,我方无任何cp向

评论(11)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