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压切婶】信

 

·给亲友 @瓷卿 的高考加油文,拖了快一个月我的锅……

·全国一卷题目,请自行百度

·cp压切婶 ooc我的

 

 

 

 

 

“写信?”

 

 

夏初,气温的迅速上涨并没能促进时之政府供电系统跟进的步伐,纵使是刀剑化身的付丧神,于难捱的闷热而言,感知与人类无异。兴许是来自自身的感同身受,一向正经的审神者默许了当番刀剑们的偷懒行为。

 

压切长谷部来到田地附近监督时正值午后,今日畑当番的伊达组早已抱着西瓜坐在了廊檐下,鹤丸笑嘻嘻地掰了一块要递给他,忠于主命的近侍并没有理会这插科打诨,只提醒他们吃完赶紧干活。

 

“嘛嘛,长谷部君也吃一点吧,来吧来吧。”秉持帅气的太刀微笑着端来鲜榨的冰镇西瓜汁,别着彩翎的孩子欢呼着扑向了今日份的光忠特制,红粉的果汁嵌着透明的冰块,看上去格外爽口。

 

啊啊,吃一点吧,毕竟天气是真的很热呢。

 

于是,“绝赞本丸夏日午后纳凉男子会”正式召开。天知道伊达组的这群家伙是如何在酷热的天气里浑身上下无时无刻不充满着干劲,话题随时都能从“昨天演练场遇到的大胸美少女审神者”跳到“今天晚上吃什么”,长谷部有些无奈,虽然——吵吵闹闹的也不是不好。

 

“说起来,”白色的仙鹤不知何时蹿到了近旁,脸上的表情可以称作是‘计划通’,“主上的生日快要到了,压切君有想好送什么礼物吗?”

 

本丸的主人是个二十出头的、稍微有点严肃的小姑娘,近侍先生恰好是她的恋人。周围迅速传来的八卦的眼神,小贞在背后对鹤丸悄悄竖了一个大拇指。

 

“……还没有。”不知道这群家伙在打什么主意,长谷部警惕地思忖着回答。

 

“哟西,终于找到它的用武之地了!”鹤丸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从身后拿出一个小巧的透明玻璃瓶,里面装着一张卷起来的信纸,瓶口塞着淡黄色的木塞——看起来与普通的漂流瓶无异。

 

“前段时间在万屋买的——可以送达未来的神奇漂流瓶!只要把你想写的话写在里面的信纸上,封好瓶子放在桌子上,第二天瓶子就会自动送到未来哦——当然,地点还是本丸。”

 

……这种一听就是万屋无良狐之助老板的虚假营销发言,都是活了几百岁甚至还有个别一千多岁的刀了,到底是怎么相信的。

 

眼见压切长谷部投来的看傻刀的眼神甚至起身要走,鹤丸连忙拉住他:“哎压切君你别急——试试看嘛!哪怕送不到未来,写下来送给主上当生日礼物也是不错的选择啊!”

 

仅仅是因为那一秒的犹豫,煤灰发色的付丧神现在苦恼地坐在书房,黑色的水笔在桌上咕噜噜地打转,啪嗒一声掉到木地板上。夏日的蝉鸣已持续了一小段时间,可桌上摊开的白纸依旧如新,一个字符也没有。

 

或许是因为前主里有不少人上人的存在,他与粟田口的兄长往日常常帮助忙不过来的审神者批阅公文,写报告材料也得心应手,在远征与极化修行时用鸽子寄回本丸的常规报告动向的信件更是不在话下,只是这一次,到了写一封独属于他和审神者的信件时,他有些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如果真的能够寄向未来,能够让未来的审神者看到的话,他想让她能够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不要向现在一样每天忙得像个陀螺般连轴转。他想告诉她她可以多依赖一点自己,而不是把什么事都咬着牙自己扛——恋人不应该是相互支撑的存在吗?他同时希望本丸的家伙们能更可靠一些,而不是让她头疼地跳脚……

 

“致 主上:”

 

工整的字迹落在光洁的纸面上,笔锋末梢是他惯有的收尾字迹。至少先把开头写了——长谷部如是想。他想对审神者说的话很多,一张纸完全不够他倾诉内心的情愫,可他又怕自己太过啰嗦会招来审神者的不满,一向宣称为主做事在所不辞的近侍先生遇到了瓶颈,原来人类之间看似普通的相互通信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不过说起来,这些话明明平时就可以告诉她,哪怕审神者声称自己并不是一个追求浪漫的人,多多少少听到恋人间的情话也会心动。通过口头真真切切向对方传达自己的心意,比起写在纸上的字斟句酌,要更加来得真诚和直接。

 

长谷部将信纸背面翻过来,上面有填写地址的横线,却没有给出寄送时间——也就是说,如果这真的是一个有着魔力的瓶子,它送往未来的时间是未知的——如果是一百年后,这个本丸早就更替主人、甚至不复存在了吧。

 

那群单纯的家伙还真是信了这种东西啊。长谷部失笑,还是完整地填上了本丸的地址,再将信纸翻回正面,顿了顿,认认真真地写下了一句什么,再在右下方落款,最后用丝带将信纸卷起放回瓶子里,塞上木塞——按他们所说,这样放到第二天就会自动送出了。

 

付丧神将瓶子放到书桌一角,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到了傍晚汇报本日工作的时间。他需要去找审神者了,同时他也有些话想现在就对她说。

 

翌日清晨,瓶子还是原封不动地放在那里,长谷部摇摇头,随第三部队外出远征了。到了傍晚归来,一期一振带着哭个不停的五虎退等候在本丸门口,小孩子抱着黑乎乎的小虎向他道歉,说小老虎不小心闯入了他的书房,打翻了书桌上的墨瓶,还碰碎了一个透明的瓶子,很多文件都被墨水染黑了。

 

原来神奇的漂流瓶也和普通的玻璃瓶一样易碎呢,那封信也和其他文件一起被墨水浸了个全透吧,大概。

 

 

 

 

 

 

 

 

 

 

 

 

 

 

 

 

 

 

 

 

 

 

 

 

“主,有你的信件!”

 

十七年后的夏季,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炎热,好在电力系统于十年前已完整配备,刀剑们都缩在空调房里,互相推搡着谁去取快递谁去拿冻饮,最后通过划拳决出了胜负。审神者在二楼的书房里看书,最终输掉的和泉守兼定拿着一个小巧的信卷蹬蹬地往上跑——本丸里除了审神者没有别的人类,收信人只可能是她。

 

“连信封也没有?”审神者有些疑惑,她也不记得自己有有如此闲情雅致在高科技时代还别出心裁写信的朋友。信卷的一角沾染上了黑色的污痕,看起来应该是不小心撒上去的墨水。

 

“都一把年纪了,谁还搞这一出……”审神者嘟囔着,心中浮上那几个哪怕奔四也丝毫不忘搞事的女人的名字,拉开丝带,信纸快活地弹开,白色的纸张上只有简短的一句话。

 

“いつもあなたを愛しています”

 

我会一直一直爱着您。

 

 

 

Fin.


评论(9)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