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阴阳师】Genesis-起源(1)





【阅读提示】

·yys背景,正剧向同人

·中长篇连载,至少周更

·阴阳师们的故事,式神出场较少

·有预设cp,本文cp仅限BG

·有私设与架空元素,部分参考官方剧情,ooc我的

·有与历史出入的bug见谅

 

 

 

Genesis-起源

 

 

 

 

 

-“我想给你讲一个,在起源之初,关于星辰的故事。”

 

 

 

 

 

 

其之一.

 

“这群吃白饭的家伙都给我跑到哪里去了——!!!”

 

哪怕繁华如平安京,宽阔的主街也会有几日难得地不见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倒不是因为夏季总是绵延着的难捱的闷热,人类与妖怪的共处也维持着巧妙的平衡——实乃今日是花火大会的日子。早在下午,人流便开始涌向鸭川岸侧,或是神社所居的低矮丘陵,以求得一个视野较好的空旷地带。

 

当然,对于京都的守护者们而言,今天可不是难得的假期。不安分的小鬼四处流窜,别有企图的恶妖妄图借密集的人群惹是生非,阴阳师们自是没心情去欣赏这难得的盛典的……大概。

 

“都说了大家都去逛花火大会了,我们可以走了吗,葵?”

 

京都与奈良交界处有几处阴阳寮驻扎,负责维护京都南部及奈良北部的稳定。话是这么说,因山脉繁复,两地交界处居住的人口并不太多,常被其他地区笑话为“乡下村民”——南部地区最为强力的阴阳寮也不过只有区区八名阴阳师。

 

而现在,该阴阳寮内人去寮空,敞开的朱红色鸟居下站着暴跳如雷的该寮会长——一名金发碧眼的女性,葵;身边则是面无表情的黑发少女一鹤。

 

“上面都下了命令今晚不许翘班,平安京外五环也是平安京啊!他们真当自己是乡下阴阳师就统统翘班了吗!”葵连珠炮式的发问破空般在山峦间回响,一鹤及时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平时悬赏任务不去接,结界也不突破,到了晚上开启道馆也没人来参与训练……我们寮都在散寮边缘疯狂试探了,这群没良心的真是不当家作主不知道寮不好带啊!我为了掩盖我们经常完不成任务的事实费了多大心思他们知道吗!!!”

 

葵宛如泼妇骂街般插腰对着天空怒吼,也不知道是吼给谁听。远方的天际炸开夜的第一朵焰火,恰到好处地盖过了葵声泪俱下的控诉。

 

“禾子姐和绿子姐有其他工作你也不能强求她们赶回来啊,白石也还生着病呢。”一鹤打了个哈欠,心不在焉地盯着鸟居上挂的穗子。她本很想到平安京去逛逛,见些新奇的玩意,可惜还未出门便被葵堵在门口,被迫一路提溜到寮里。

 

“其他人呢?梨花呢?辉呢?南野呢?为什么就剩你和我了啊!!!”

 

“……不是你要梨花砸碎片去了吗,她现在应该在鸭川边上蹲着叭。辉被召回平安京了毕竟花火大会皇家那边也要看,南野……你指望他回来参加训练?”不如指望一下明天一觉醒来所有任务都在一夜之间完成了。

 

“早知如此我就回老家找男朋友一起逛花火大会了……”葵生无可恋地倚着鸟居,后悔万分。她的婚约者并未有习得阴阳术的天赋,仍在奈良等候她的归去。

 

“啊呀呀,红说隔壁有女人的尖叫声,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葵小姐和一鹤小姐莫不是在等候寮员回来进行道馆训练战?”

 

“啊,竹下,你们来的正好。”葵抬起头,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喜笑颜开。

 

着狩衣的青年不见外地踏入寮内,一双眯眯眼笑地温和有礼,他身后跟着着椿红纹打褂的艳丽女子,神情安静。此二人是隔壁寮唯二的成员,据会长竹下所言,原来的寮员们一个二个接因故离开了,如今也就作为建寮者的他和副会长红仍然守着这么个空壳。

 

自搬到南部地区后,随着寮员的先后离开,竹下和红单凭二人之力也无法做些什么。直到结识了隔壁这群作为南部地区阴阳师主力、却整日鸡飞狗跳的八人组,他们偶尔也会过来串串门,作为外援帮忙完成任务、解决居民的问题等等。

 

“葵你别不是又要竹下先生和红小姐帮我们吧……”一鹤有些无奈,这人把隔壁寮当苦力使倒是一点都不觉得难为情的。金发的年长女性气鼓鼓地转过头,不轻不重地拍在她的头顶:“我在你心中就是这种苦大仇深的监工形象?我意思是邀请竹下君和红小姐一起去看花火大会啦——人多点才热闹嘛。”

 

“嗯?听起来是个不错的注意。”竹下点点头,侧身看向身后的女子,“红你呢?”

 

“我没意见。”

 

“好啦,那就出发吧,反正寮员集体罢工,作为会长我也不干了!”

 

“葵你就这样顶着你那一头金毛出门?你被错认成妖怪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

 

“有什么嘛,哪有我这么好看的妖怪。阿梨那双眼睛更像妖怪,怎么没见有阴阳师抓她?”

 

“……”

 

四人的踏上朝向北方的道路,背影在不甚明亮的夜色中逐渐浓缩成一个小点。南部的山峦先是在吵吵嚷嚷中被惊醒,尔后又随着越来越深的夜色归于沉静。天边的花火不间断地炸开,斑斓的焰色映出辉煌的城池。在河岸边与草坪上观看的平民与坐于高台的掌权者共享这平安盛世,三界万物,一派祥和。

 

 

 

 

 

*

“彼岸花三片,青行灯一片,茨木童子三片……”

 

鸭川边人潮涌动,这里是有情人们相约的绝佳地点,尤其今日还是花火大会的夜晚。顺着鸭川的流向坐在岸边,观赏不远处灿烂的烟火,与心上人共度温柔的夜风与良宵,乃是人生中不可多得的时刻,。有准备借今晚表白心意的年轻小伙更是提前一天便来寻觅占据了最好的位置,于是原本不算宽阔的河流边挤满了年轻人,与情侣们所想象的浪漫场面差了不是一点两点。甚至还会有因争夺绝佳观赏地爆发争吵,引得众人围观。

 

但是在鸭川下流,有一片空地无人敢前去叨扰——

 

几筐福豆围成一个半圆,框出了一小块空地。异瞳的少女蹲在正中央,顶着浓重的黑眼圈,动作娴熟地从身后的豆筐中抓出一把豆子,然后朝着鸭川中掷去,偶尔发出一声惊喜的叫喊,然后将脚边摊开的纸上某一行文字用笔划掉。

 

以常人的眼光来看,这姑娘的行为再怪异不过。单是对着鸭川扔豆子便足够让人下意识与她保持距离,有时还大喊大叫,完全视周遭浓情蜜意的情侣们若无睹。有路人猜测这可能是阴阳师,可阴阳师蹲在这里一天一夜不眠不休,好像也不大正常……

 

“都是葵那个恶毒的女人狠心压榨下属,连花火大会当晚都要我蹲在这儿给全寮砸碎片……还没有三倍工资!!!”少女一边丢着豆子,一边愤愤地埋怨。作为寮里幸运值最高、砸碎片几乎百发百中的人,葵列出了一整张寮员所缺分灵碎片的表格,语重心长地交给她。少女本以花火大会为由抗议无偿加班,被葵一句“小孩子逛什么花火大会你难道有男朋友吗”无情地驳回。

 

阴阳师们所役使的式神乃是妖神的分灵,除用符咒进行召唤外,还有一种方法便是用福豆去砸式神的分灵碎片,直到凑够契约书所需数量即可。而鸭川则是公认的式神分灵碎片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当然,只有通晓阴阳术的人才能看到那些飘荡在水面上的魂魄,普通人眼里是空无一物。

 

“还差五片一目连就收工啦——!”少女伸了个懒腰,习惯性地向后伸手去抓筐中的豆子,却被一句凭空出现的“是你”吓得一个趔趄,整个人向后一仰栽进豆筐里,细竹竿编织的容器自然是承受不住如此大的力量,咔啦一声便被压扁,豆子咕噜噜地滚了一地。

 

少女从满地豆子中扒拉着站起身,看清面前的人是谁后,她不禁怀疑自己熬夜砸碎片砸出了幻觉:“晴明大人?您怎么会在这里?”

 

是的,来人正是平安京如今赫赫有名的天才阴阳师——“白狐公子”安倍晴明。按理说,作为当下处在风口浪尖的大人物,他应当是陪着朝廷中的要臣或是皇室的人共赏花火大会的。看他的装束也是换上了庆典用的浴衣,总不可能是逛到这里来了吧。

 

“因为不断有民众投诉鸭川下游有一疑似精神异常的阴阳师,我放心不下便过来看看——结果是寮生你。”俊美的青年浅浅地摇扇,目光锁定到用于临时存放分灵碎片的小型罩式透明结界,金色的魂魄们鼓鼓囊囊地挤作一团,从远处看去仿佛一个小灯笼,可见其中的数量之大。“寮生未免太贪心了些。”

 

“我叫梨花,都跟您说过好几遍了。”少女并不惧怕这位阴阳师中的巅峰人物。她是寮里年纪最小、资历最浅的新人,相较于出门做任务,更多时候是干一些打杂的工作——就比如每周从南部地区到平安京中心的阴阳寮管理府递交工作报告,一来二去倒也和总负责安倍晴明成了熟识。“我是在给全寮砸碎片啦。我自己只能指挥辅助式神,那些强力的攻击式神对我没什么用处的。”

 

“进攻固然重要,但辅助也必不可少。”安倍晴明收了扇,有心提点她几句,“式神的强大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不是仅依赖五感,而是用“心”去完成支援的工作,才是一个优秀的辅助型阴阳师所应当具备的能力。”

 

“……有点难懂,不过我会记住的。”梨花歪歪头,蹲下身开始收拾满地狼藉,“您回去忙吧,我知道您是来赶人的,我走便是。”

 

“无妨,我倒因此事落得自由清闲。寮生若无他事,可与我共游夜会。”白发的青年向异瞳的少女发出邀请,“也算是看管你这个‘异常’今夜不再惹事生非。”

 

“诶,可以吗?”少女的眼睛发出亮晶晶的光,一蓝一金,像极了澄澈的天空与满月。“我还正想葵肯定不准我一个人逛花火大会……但有您陪着肯定就没问题了!我想去吃苹果糖!”

 

当是时,皓月当空,笙歌四起。

 

 

 

 

(未完待续.)

————————————————————

终于下定决心挖了这个坑啦,会努力填完的,毕竟构思了很久,也费了挺大的心血。希望你能喜欢。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