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阴阳师】Genesis-起源(3)

其之一

其之二


其之三.


漫长的退治终于结束了,集中了所有阴阳寮创始人的战后总结会开得人昏昏欲睡,有甚者干脆找了自家寮员来顶班,其本人已不知到哪里逍遥去也。

 

禾子在第十三次薅自己的头发时,终于听到了议事厅正前方看起来有些呆板的胖胖中年朝臣下达的“本次会议到此结束,请各位创始人自行离开……”的指令。她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穿过盛装华服的人堆,谢绝了几个交好的创始人之间的邀约,懒懒散散地往遥远的南部进发。

 

终于可以回去了。

 

……

 

“呜哇哇哇哇哇禾子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吗我们寮都要倒闭了哇哇哇……!!!白石已经是大爷级病患了辉眼看要留不住了绿子没空南野没人阿鹤头快秃了阿梨还被白菜拱了……”

 

阴阳寮大门口,已经快奔三的金发女性不管不顾地像个小孩子一样把头埋进刚刚回来的禾子的胸口,在冰冷的现实面前试图从人妻的洗面奶中寻找一点安慰。

 

“……葵你再不起开我马上就走。”如果早知道回来就是被这人连珠炮般大倒苦水,她宁肯在京都多待一段时间。

 

“我真的想散寮回奈良种田了,现在想想当个乡下种地人也没什么不好。”葵抬起头,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禾子毫不留情地送给她一对白眼:“我当年把寮交接给你时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那时候年轻不懂事……”

 

“说正经的。”禾子走到公告板前,托着下巴从上到下扫视了一遍张贴的悬赏布告与日常工作(边边角角不乏还有些一看就是某几个搞事精的涂鸦大作),轻描淡写地丢出一个晴天霹雳:“葵,通知所有人,近期内不要去挑战八岐大蛇的分灵——御魂什么的以后再说。”

 

“你意思是……”刚才还声泪俱下的女性立于稍后方,脸上的表情霎时回归严肃。她清楚禾子不是爱开玩笑的人,她做出的决定一向有十分重要的理由。

 

“猜测而已。”紫眸的女人撩了撩发,眼中是涉世已久之人所特有的深邃与诡谲:“辉在哪里?我找他有点事。”

 

为期长达一个月的“退治”不过是给外界的借口,事实上当他们这群阴阳寮创始人被召集至京都后,目的地直指向的并非信函中所写的桂川沿岸,而是北方玄武所镇守的黑夜山。

 

“……接下来的内容还请各位创始人大人严格保密。本次召集各位前来,是为了压制因受妖气影响而异化的北方玄武——为避免引起恐慌,请勿泄露任何有关本次封印的消息。”领队的大阴阳师如是说。

 

禾子略一思索,并不难发现其中的蹊跷——作为京都守护神兽之一的北方玄武异化固然是大事,但为何要召集所有阴阳寮的创始人?且不说创始人并非一定是寮中实力最为高强者,平安朝中亦培养有专攻于封印术的阴阳师。

 

表面说是不得泄露机密,实则像是在对各创始人暗示些什么。而若要论只有创始人才知道的东西,那就只有一个。

 

——“源”。

 

 

 

 

 

 

 

 

 

“辉,辉,第二召唤到底是怎么用的呀?”

 

禾子跟随葵给出的动向找到在攻打结界的辉时,没料到还有个缠人的丫头在。梨花不厌其烦地在辉身边上蹿下跳,非要从他嘴里扒出点关于“第二召唤术”的线索。

 

“好了,小孩子就好好砸碎片去,别来插手大人的事。”禾子走到她身后,一把拽住她的衣领。后者还张牙舞爪地不服气,嘟囔着什么“明明我的灵力足够支撑第二召唤术,白石不肯说,辉也不说…………!”她明显地停滞了一下,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好的人选,一溜烟跑走了。

 

“这丫头,年纪不大,心比天高。”禾子看向那乐颠颠的背影,在心中感叹年轻真好。

 

“以她现在的能力是无法自如掌控第二召唤术的。”辉笑着摇摇头,“不过我相信她再成长一些后是可以做到的,后生可畏啊——禾子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跟我来。”

 

 

 

 

 

 

 

 

依旧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居民住宅,但如今坐于前厅的三人却是该寮实力最强、威望最高者,使得连院中的气氛都看起来并未有之前的探病众人那般轻松。

 

“白石,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禾子端起桌上的清茶,浅啜一口,“你的‘病’——其实是毒吧。”

 

————!!

 

气氛陡然紧张了一瞬,然后又松弛下来。玄衣男子只抬了抬眼,淡然如水地把玩着茶盏:“对。”

 

“我托人调查过了,至今找不出下毒的手段和任何残留痕迹。”白石盯着杯壁上镂刻的浮雕,仿照它的形状凭空捏了个符文——然后,什么也没发生。

 

“下毒者的目的应该是想封住我。”他慵懒地往椅背上靠去,倒像极了葵所言躺在树底下晒太阳的老大爷:“可惜他们有点低估我们的人脉。不出明日我便能再使用灵力了。”他言下所指是禾子那世代为医的夫君,他为救治白石出了不少力。

 

“——只是第二召唤术无法使用对吧。”一旁独做听众的辉恰到时机地开了口,点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阴阳师能同时召唤的最大式神数量是五个,而第二召唤术,则是天赋与努力俱佳的天才阴阳师的福音——他们能同时召唤十个式神,相当于一人等同于两个人的战力。只是,第二召唤术对施术者能力及灵力要求极高,即使是人才辈出的平安京,拥有此等能力的阴阳师也不过寥寥二十人而已。

 

白石能成为南部地区的首席阴阳师,很大程度是依靠了其拥有的“第二召唤”的能力。而该地区另一位拥有者,便是辉。

 

“辉,阿梨是不是来问过你关于第二召唤的事。”白石挑了挑眉,后者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为何她会恰好在这个时候问起这件事呢?”

 

“你意思是,她被人指使……或者说被人诱导来帮这幕后黑手布局?”禾子沉下脸色。她自是不会信梨花那种傻兮兮的小姑娘会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但是不得不去考虑她被人利用的可能性。灵光一闪,禾子猛地想起葵不久前的哭诉:“说起来…葵说她被白菜拱了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人?”辉仔细思忖着,“我前几日在朝中见过他,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

 

“安倍晴明么?目前的他还是可信的。”白石见怪不怪地饮下茶,尔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不,不能这样说。总之,要告诫阿梨不能和他走得太近。”


他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这种可能性的变动风险太大,以至于让他短暂地陷入了矛盾。他需要时间来思考这前后的因果。

 

“辉,你这次回京都,有听到什么消息么?”白石放下茶盏,转移了话题。被提问者自袖中取出三封加急召回令:“很不妙。朝中已预料到会有异变发生,现在正在召回所有身居平安京外的朝臣与贵族。我能再回来不过是个拖延几天时间的法子而已。”

 

“如我所料啊。”禾子按按额角,将封印玄武之事与二人细说了。“我想这不会是巧合。”

 

“禾子,还有一点。”白石轻轻敲了敲桌角,意在强调接下来所说的内容。他压低声线,尽量将音量控制在仅三人能听到的范围内。

 

“我觉得不仅仅是外患——还有内忧。”

 

 

(未完待续.)


——————————————

本章有改编剧情《阴阳之理》篇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