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阴阳师】Genesis-起源(9)

其之九.



“我说你们,私自接外快都敢不报告我一声了啊!”

 

有熟悉的女声自不远处传来,风神的佑护携地藏一道形成坚实的壁垒,抵住了刚刚还猛烈至极的攻势。另一边,寡言的少女小跑至战场中心,双手结印,自阵中召出稻荷神,神明少女拉开弓箭,燃烧的符纸破碎成金光,为现场的式神们添补增益。

 

“老大!阿鹤!”葵喜极而泣,要不是形势限制,她几乎想冲过去死死抱住两人的大腿不放——虽说禾子和一鹤明面上都是攻击型阴阳师,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可替代性,她俩实质上可以承担一部分防御和辅助的工作。

 

“阿鹤?南野呢?”白石蹙眉,这丫头既然能从奈良跑回来,那么说明南野监管不力没能看住她,且那人没有和她一起回来,怕不是又跑到哪里随性去了。

 

“要溜出他的看管范围太容易了。”一鹤冷嗤一声,有些生气地望向葵,“我就知道你们会干出这种事,幸好赶上了。”

 

“小孩子不要凶大人。”金发女性笑嘻嘻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原本已熄灭的生的火苗复燃起小小的光,“好啦,人够啦,我们又是那个打不死的小强寮啦!”

 

“我们也来帮忙。这下是真的二寮合一了。”竹下抖落刀背上的血渍,兼有武士身份的他难得地这样畅快淋漓地打一次。他望向前方蠢蠢欲动的妖鬼们,笑着再次提刀起势,“葵小姐,给大家展示一下地区守护寮的真正实力吧。”

 

“那是自然!”

 

平安京按地势划分出东西南北与主城五大区域,四个方向区域皆选拔出了自己的地区守护寮。纵然南部地区地广人稀,在此地驻扎的阴阳寮屈指可数,亦时常被其他区域的阴阳师们所嘲笑占了人少的便宜,这个寮却只当是耳边风,在恶劣的环境中自在飘摇,生生不息。即使平时里那几个人看起来都不怎么靠谱,到了关键时刻,却都不是掉链子的主——有了禾子和一鹤的支援,几人总算是能够放开了去指挥战斗。

 

“嘛,如果阿鹤能腾出手来就好了……”禾子看了眼对辅助技能并不太熟悉的一鹤,自言自语道。一鹤的优势仍在于爆发和攻击,虽说她一直以全面来要求自己,但很少会将攻击式神强行当作辅助式神来使用,何况辅助讲究的是对队友的熟悉和配合,她临时上手难免有些生疏。

 

“我回来了!阿鹤!”

 

有啪嗒啪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地迅速传来,扬起阵阵尘烟。被呼唤名字的一鹤心下一喜,十分默契地撤回了稻荷神,转而改为她所擅长的攻击。

 

梨花骑在大蛙背上,和山兔一道不管不顾地向前冲,最后由于来不及刹车而摔了个狗吃屎,鞋子直接甩飞一只出去。少女并没有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麻溜地从地上爬起来,召唤阵中浮现的是专攻于辅助力量的式神。

 

“拜托了,万年竹先生!”

 

持笛的冷峻青年并无明显的情绪波动,只抬手轻敲笛身,似有风过竹林,强力的增益霎时附加给前线作战的式神们。然这还不够,随后跟上的是魅惑的赤红女人、勇于冲上前去为并不耐打击的式神分担伤害的僧人学徒、如阳光般灿烂的少女以及随时准备驱散负面效果的雨滴。

 

“你哪来的高级式神?!”葵有些惊讶,在她印象里这丫头并没有和那几个大妖有过结契。这一上来就直接放出几个他们从未见过的式神,着实有些令人惊奇。

 

“从晴明那里借的。”少女言简意赅地答,定了定神,紧密关注着战况的变动。专业的辅助阴阳师对本寮队友的战斗模式了如指掌,提供的不仅是增益与减伤,更重要的是要让战斗流畅起来,使所有输出人员能够发挥最大可能的攻击力。

 

……不过这次,除却常规的辅助操作外,她想要尝试一下新的东西。

 

“等等阿梨!”眼见梨花有些犹豫不决,左手似乎在试探着结印,白石一眼看透了她的想法,“你不能强行开启那个东西!太冒险了!”

 

“我想试试……就一个而已。”少女咬咬牙,望向禾子那里放出的较为皮糙肉厚的防御式神。个体的增益与减伤终究是针对个体,消耗战下所获得的优势并不如平日的一对一下那样大。在如此大范围作战下,尤其是首要目的是拖时间的作战计划下,保住我方的战力数量才是第一位——那么那个式神必不可少。

 

从安倍晴明那里借来的两个式神并不属于她,她自己还拥有两位待命的式神,虽然之前没有尝试过,但这种紧要关头下顾不得多想了——要成功,也必须成功!

 

“……第二召唤。”

 

异瞳少女一声低吼,体内充沛的灵力涌向并不常用的左手,那里正在按照基础式凭空捏出召唤阵的轮廓。随着阵法逐渐成型,第六位式神姗姗来迟,端坐于蚌壳中的人鱼少女串联起生命的涓流。

 

“阿梨,不要紧吗?”同为第二召唤使用者,白石自是知道这对阴阳师的负担有多大。梨花的脸色显而易见地不太好,虽说只打开了一个额外召唤阵,对于初次使用的新手而言也是不小的负担了。

 

“还行……没我想的那么难。”少女吃力地一步步艰难挪到他身后,像每一次道馆那样躲到他后面寻求庇护,“别管我,白石大叔上呀!”

 

白石一时间有些失言。他明白的,连平时不爱表露情绪的一鹤都杀红了眼,随葵一道高喊着冲啊,浑身浴血冲入敌阵。不仅仅是梨花和他们自己,在此时此刻,守在这里的阴阳师们,无一例外地用尽了浑身解数,不惜一切代价地拼上自己的所有本领,誓死要守住防线。

 

 

 

“因为我们是阴阳师啊——!!!”

 

 

 

“禾子,你去看看人们都撤走没?”

 

即使梨花赶回来顶替下一鹤,甚至放出第二召唤使得全场式神能借助其他同伴的生命苟延残喘,再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所有的会长都明白只能拖得住一时,这道防线是顶不住的,如果居民已撤离完毕,那么他们也要开始撤退。

 

“防御怎么办?!”禾子朝着葵的方向大声回应,却还是依她所言收回灵力,梨花闻言默契地放出山兔,密集的汗水自面部淌下,同时召唤七个式神让小姑娘已有些吃不消了。

 

“拿命顶着。现在没时间想这些,快去看看情况!”葵连回头的时间都没有,“我要准备带人撤了!”

 

禾子知道时间紧迫,翻身骑上大蛙往城内赶去。道路两边的逃难人群已明显减少,看来大部分已逃出京都前往奈良了。远远的还能看到绿子在做最后的收尾工作,打压一些漏网的小妖怪。

 

“啊,禾子!”绿子亦看到了她,心下明了她所来为何,急急奔上前:“避难工作大体完成了,我还在排查所有民居,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

 

“前线快顶不住了。”禾子跃下大蛙,顾不得身上的伤势,“还有哪些地方?我帮你查,再不撤退我们就要全军覆没了。”

 

依照绿子所给的地点,禾子在街巷奔走,敲打每一户人家的大门,确认居民已全部撤离,或是给还在路上的难民指引道路。

 

“四门町排查完毕,下一个是村下町……”禾子环顾着四周的建筑,都是人去楼空的状态。然而,前方的细小脚步声没能逃过她的耳朵。

 

她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妖怪,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可靠近一看,竟是一对中年夫妻,庭院内似乎还有他们的子女,这一家人只坐在庭院中,神情有些古怪。

 

“请快离开这里!”禾子急切地上前大喊,“京都已经不安全了,请赶紧前往奈良!”

 

那一家之主的男人木讷地转过头来,眼神并无光彩,似乎是努力地想要对她扯出一个笑容,却毫不意外地失败了,脸上的表情可以称之为绝望和悲怆。

 

“……谢谢你,小姑娘,我们不走。”

 

“请您不要浪费前线阴阳师们用生命换取的逃离时间!赶快离开这里吧!”禾子一个健步上前,想要拉起那妇女的手,可不知怎的,那看似无力的女人仿佛钉子一般死死钉在地上,怎么也不肯挪动一步。

 

“阴阳师……呵呵……阴阳师……”男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十分可笑的事情,低低发出诡异的笑声,让人背后生寒。

 

“就是因为那些阴阳师,他们触怒了神,人类是不可能打败神的,我们逃往哪里都是死。”他抬起头来,声色尖锐,“我们都要死啦!人类要灭亡啦!”

 

“那不是神!”禾子气得浑身发抖,一时间甚至组织不了语言,“八岐大蛇那种魔物,绝对不是神明!”

 

“我们从不去触怒哪一方,我们阴阳师所信奉的东西……我们用生命守护的东西,从来都是人类!”

 

有混沌的炸响自北部传来,猛烈的狂风呼啸而来,吹起倒塌的木梁与废墟,低沉而不甘的怒吼回荡在空城里,震得人心跳加速,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逃离。

 

然后风停了。

 

异瞳少女猛得一滞,突兀地,毫无征兆地流下泪来。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