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阴阳师】Genesis-起源(10)

其之十.

建议配合BGM阅读本章:桜の树の下 - KOKIA




“藤原大人,形势非常不利!我们的攻击对那个魔物没有任何效果!”

 

黑夜山下聚集了整个京都主城内的所有阴阳师,他们在八岐大蛇苏醒的同一时间便收到了来自朝廷的密令,要求集结所有人的力量,无论如何都要打败这条可憎的恶蛇。

 

藤原辉在前几日便从安倍晴明处得知自己是本次退治任务的总指挥,他早与几位如平安京支撑柱般存在的大阴阳师们进行了联系,讨论出了一套详尽的压制方案。也正是得益于这提前的准备,京都城内的居民方才有时间向外部逃亡。

 

即使料到了八岐大蛇是个棘手的硬骨头,但阴阳师们的攻击丝毫不起作用的情况却也有些出人意料——八岐大蛇现在还未苏醒成完全形态,若是在它完全复苏前未能成功退治,那一切都来不及了。

 

辉攥紧了拳头,那日与安倍晴明分别后,他见到了‘那位大人’。那位大人叮嘱他,无论如何都要封印住八岐大蛇——哪怕只是暂时性的,也必须让它退回阴界,等待后续的处理。

 

“如果你们用尽人类的力量也无法与其搏斗的话,那么,藤原辉,我将教导你一个万不得已之时所用之法。”

 

来自高天原的神使居高临下地看着俯首躬身的阴阳师,神情高贵而淡漠,随星辰一道缓缓降于人世,将那秘法教给了这独揽大局的年轻人。

 

紫色的狼烟袅袅升起,在诡绿的瘴气间浮动,召唤着那些命中既定要守护这里的人们。

 

很快,除却边境上的阴阳寮,整个京都的所有阴阳师全部聚集到了黑夜山下。最后一位赶来的是并不属于他们之列的源家少爷,那热血青年此刻倒丝毫不缺冷静坦然的贵族做派,他言安倍晴明在凤凰林一带加固结界,守着那些来不及离开京都的人们,晚些时候会过来。

 

“不用了。”辉死死盯着那猖狂地吐着信子的大蛇,瞳中是坚定不移的光。随后他转过身以言灵下令。

 

“我以阴阳头藤原之名传下密令,请代我告知安倍晴明:‘我们将赌上性命举行仪式,请你帮我们争取一些时间。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你要……”源博雅瞳孔急剧收缩,他立下了然藤原辉心下之意为何,有些难以置信,却也明白这是无可奈何之举,只再次审视这个因负气出走之事时常为贵族所乐道的叛逆公子,那些人所没看到的是他身上的不凡气度,有着不似贵族之流的‘清正’之态。

 

“我明白了。”源博雅颔首,对这他并不太熟络的阴阳师致以敬意,随后快速离开。

 

“各位。”

 

藤原辉立于防线最前方,清了清嗓子,看向面前这些陌生的面孔。他所认识的人谈不上多少,更多的人是第一次见,但他能够从他们的眼中发掘出一致的东西,这已经足够了。

 

“我们是阴阳师,退妖除魔、守护京都是我们的天职。”

 

那是光啊,能斩破一切阻碍,守护着人类的历史,大步向前的光。

 

“如今我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情况,八岐大蛇不是普通的阴阳术便能退治的。”

 

【你应该去了解,人类有多么傲慢和愚蠢。】

 

在这之前,他还遇到了一个意外的人物。那个化着妖艳妆容、阴森可怖的男人如是说,暗色的折扇透着诡谲的色彩。但他并不听命于此,他和所有的阴阳师一样、和自高天原而来的神使一样,相信着人类的可能性。

 

“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能做好觉悟,要让那个怪物看看,我们人类的意志有多么坚定!”

 

人群鸦雀无声,无人应答,时间仿佛静止了,只有魔物在身后嘶吼。藤原辉心下明了,即使平日里说着愿为京都奉献一切,然到了真正要交出生命之时,是个人总会害怕,总会退缩。更何况,在这里的阴阳师们,大多与他年龄相仿,都是刚刚才开始探索世界、开始体验人生的年纪,谁也不想过早地迈向下一世的轮回。

 

……用于献祭的灵魂,也许根本就没有轮回。

 

“我……”辉张张嘴,正欲再说些什么,然而,前方有声音打断了他。

 

“请藤原大人下令!”有人这么高声大喊,声色浑厚,气势如雷。

 

“既为阴阳师之职,生死一事,在所不惜!”有人咆哮着,眼中燃着的是熊熊怒火。

 

“请让我们,尽下守护的本分,来人世一遭,无怨无悔。”看似柔弱的女性平静而坚定地补充。

 

“请藤原大人下令!”

 

“请藤原大人下令!”

 

“请藤原大人下令!”

 

………………

 

辉眼前有些湿润,心中泛起汹涌浪潮,喉间哽咽。他们和他一样,都是用生命热爱着自己职责、真正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去履行它的人啊。

 

他缓缓抬手,双手结印,那位大人所教授的献祭之阵自脚下浮起,其他阴阳师们亦效仿着他的动作,成百上千个相同的阵法逐一显现,尔后凝结成巨大的封印之阵,在枯萎的地面上泛起蓝色的光亮脉络。

 

“……献祭·封印之术。”

 

八岐大蛇并不迟钝,它看出了这群阴阳师要以死为代价换取封印它的力量,愤怒的魔物挥舞着巨大的身躯扑了上来,妄图打碎这渐已成型的术阵。

 

“言灵·守!”

 

白发的阴阳师姗姗来迟,鹤袖一挥,坚实的屏障霎时阻下怪物的攻击。饶是它再怎样不甘地猛烈撞击,也无法打破平安京第一阴阳师的守护之罩。

 

“这是……?!”安倍晴明转过身,所见的是千百阴阳师用尽浑身力量支撑巨大的封印阵,有人已经开始化为石像,或是破碎成金光。

 

“……这是京都里所有阴阳师们赌上性命举行的仪式,为了暂时延长八岐大蛇的封印。”

 

终于是等到了来人,辉心中的最后一块石头落了地,全心全意将精神集中到封印仪式上,平静地回答他的问题。

 

“对,大家都做好了觉悟,因为阴阳师本来就是为了守护而生的。”

 

他感觉自己的双脚已经不能动了,略略低头往去,石化正自下而上蚕食他的身躯。

 

“可是,仅凭人类之躯,根本无法和神明抗衡。”

 

那位大人在教导的最后,似是漫不经心得提点了他几句,但聪慧如他料到了这之中的深意——八岐大蛇的变故不过是一个开始,人类接下来要面临的,才是真真正正的灾难。

 

“所以我只有拜托你了,晴明。”

 

他已完成自己的任务,剩下的就交给这位天才去引领人类去抓住那最后的希望了。

 

“京都……就交给你来保护了……你要消灭那……”

 

啊啊,在最后还是不可避免地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啊。年少时奢靡绮丽的生活不过是模糊的幻影,直至那次出走,他才第一次感知到“自我”的存在。

 

也是因为那群人啊,那个在风雨动荡中一直一直坚守着的寮啊,那些在清苦困顿的环境里仍旧快乐而坚强生活着的人们啊,是这些陪伴在他身边有好些年头的挚友们,引领他成长,学会去探索事物的真知,以及……如何在平和假象下、动荡的乱世里保有一分本心。

 

……抱歉了,葵,这次是真的回不了家了啊。

 

那个可以称作“家”的地方,终是成了一个遥遥无期的梦。

 

他恬淡地笑着,平静地迎来了自己的终焉。

 

巨大的术阵霎时浓缩成一点,然后炸开强烈的光芒,以生命为祭品的禁忌仪式,终是将那不甘的怪物再次封印,所附属的妖鬼们亦随着八岐大蛇的封印瞬间失去力量,尖叫着被吸收回它们应属的地界。

 

京都的阴阳师们化为一抔尘土,魂归故里。

 

黑云散去,天空开始洒下光辉。

 

 




 

 

 

“阿梨!怎么了!”

 

奇异的风毫无征兆地卷起,呼啸过后,原本来势汹汹的妖鬼们突然没了踪影,尚在战中的阴阳师们有些摸不着头脑。

 

异瞳的少女刹那间感知到什么,失去气力啪嗒跪倒在地,眼泪扑簌簌地流下,淌成汹涌的河流。离她最近的白石以为是第二召唤抽干了她的精力,想要过去扶起她。然梨花只拼命摆着手,颤抖着收回自己的式神,接着打开了第八、第九、第十个召唤阵。

 

……从第六至第十个召唤阵中显现的,是并不属于她的,专属于攻击型阴阳师的攻击式神。

 

“是辉的……!”葵一眼认出这些式神的主人是谁,却见白石也如雷劈般钉在原地,双拳紧握,素来成熟稳重的年长者颤抖着,浑身上下的骨头发出咯啦咯啦的声响。

 

那是来自地区第一的阴阳师的愤怒。

 

……与无声的悲鸣。

 

“……第二召唤所结契的式神,除非阴阳师本人主动放弃或死亡,方才会解除契约。”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压抑着所有的悲伤与恨意,向周遭不明就里的几人诉说只有他和梨花霎时明白的事。

 

“我想,辉是临死前,想要最后留一点东西给寮里,才把他的式神转移给了有空召唤阵、可以用于存放的阿梨。”

 

他上前扶起已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梨花,四下一片寂静,无人言语。

 

“回去吧。”他几乎是在强迫着自己迈开步伐,即使他现在根本没有力气走路。

 

“这场战争,结束了。”

 

这场以万千生命为代价的战争,结束了。

 

(未完待续.)


————————————————

—本章改编自官方剧情《赌上性命的仪式》

起源的上半部完结啦,从挖坑起一直自嗨自乐地爆肝,每天肝稿是真的是痛并快乐着

上半部把要交代的交代完了,下半部将开启本剧真正的主线,我已经迫不及待了233

最后致敬辉,影射的是与我密切相关的一位朋友,谢谢他对我的帮助和信任。特意选了本章bgm,我觉得歌词也十分适合这个名字

让我们在下半部继续搞事吧XD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