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阴阳师】Genesis-起源(13)

其之十三.



“哼。”

 

“哼。”

 

明明是大战过后的荒芜之景,街道间车马稀疏寥落,鲜有人烟气。镇也与梨花一前一后走在前往南部海域的路上,互相看不顺眼,倒显得分外滑稽。

 

“此事我一人处理即可,你休得插手。”在海岸线已进入目力可及的范围内时,镇也总算开口打破了这长久的沉寂,冷冷地斜睨了眼跟在后头的少女,加快脚步妄图撇下她。

 

梨花对天翻了个白眼,并不搭理这个在她看来十分奇怪的人,何况他当初可是毫不掩饰要取她性命之意。白石只说南部海域的突发情况对她而言是十分熟悉的,但这怎么个“熟悉”法,她还不得而知。

 

再往前行了一小段距离,侯于村口的渔民神色焦急而怯畏,远远地瞧见了这刚赶来的二人,惊慌失措地急急奔上前来。

 

“阴阳师大人,可算把您等来了!”

 

“是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两人异口同声地发问,气氛尴尬了一瞬,还好那渔民十分着眼色地继续说了下去。

 

“‘那位大人’回来了!哎呀呀,莫不是要降下天灾了……总之,您二位快去看看吧!”

 

那位大人?

 

镇也皱眉,开始思索与这偏远渔村相关的妖神,梨花咬着手指,在后头小声嘀咕“难道是他?”,不巧被镇也听到,凌厉的眼光杀过去,被对方理直气壮地接了,却又碍于寮规不得做些什么,只默默在心中暗道此人果然十分可疑。

 

“是你,人类。”

 

高大俊美的天神踏着稳重的步伐走来,星辰聚集在他身边,黯然失色。那渔民浑身颤抖,手脚发软,若不是有两位阴阳师在场,怕是早就吓得落荒而逃了。

 

“啊,荒,真的是你。”

 

梨花大大方方地朝这位高贵的神明挥了挥手,镇也有些小小的讶异与微愠——荒作为高天原来的神使,是所有人类、更是他们阴阳师所崇敬的、畏惧的神明,而她一点敬畏之意都没有,别惹了这神使心头不悦,那才是真的要招致天灾了。

 

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荒虽未做出回应,但也未有任何怒色,一人一神仿佛老熟人般自顾自地聊起了天。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梨花率先提出了抗议,有些鄙夷地看着他,“小时候我跟着姑姑一起,整日都在和妖神们打照面——我在很早以前就和荒认识了。”

 

那时不过是个扎着羊角辫的小丫头,畏畏缩缩地缩在姑获鸟的羽翅之下,有些好奇而犹豫地悄悄打量着面前的神明,虽说有点怕生,眼睛却是干净的,不似一般人类那般贪婪或怯懦,勇敢地与高天原的神明对视。

 

“姑获鸟,人类是愚蠢而自私的。”神使俯瞰着生活在异类间却毫不自知的孩子,人类对他、对姑获鸟、对他们妖神的所作所为,他都是知晓地一清二楚的,“你何时也这般冲动了。”

 

“荒,我们都一样。”鸟妇的羽尖轻柔地抚摸女孩儿的脊背,让她不那么紧张,“我们都未曾真正恨过人类。”

 

“你叫荒吗?”那女孩儿睁大了眼睛,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出口,末了又补上一句自我介绍,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我叫梨花,很高兴认识你!”

 

“……”神使睥睨着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并不答。尔后他转过身,竟是准备离开了。

 

“再会了,人类。”

 

那之后他又和姑获鸟见过几次,早些年间他还能看到这个跟在姑获鸟身边的丫头,每次都笑嘻嘻地向他问好,也不管他是否搭理她。后来她不见了,姑获鸟坦言,她将其送回了人类的社会。

 

“荒,你知道的,她不是个坏孩子。”姑获鸟所指的乃是他那预知的本事,他在看到这个小姑娘的第一眼,便洞察了未来一段时间内会发生的一切,他清楚的。

 

“莫要再次为人类所骗。”他闭上眼,并不知自己言语并非有自己想的那般冰冷,神色也并非那般厌恶。

 

——再次见到,竟是在这种地方了。

 

“鄙人镇也,不知神使大人降临,接迎来迟,还望谅解——不知神使大人此时降于我等人世,是为何事?”镇也微躬了身,一板一眼地按着迎神之仪放低了自我,揣摩神的意图。

 

荒向这人投去了眼神,表面是一副恭敬之态,实则并未有那般怕他——倒是和那丫头差不多的脾性,并非真如蝼蚁跪拜天神般渺小可悲。

 

……他并不讨厌。

 

“事发突然,莫作多余之事。”荒再次开了口,他这番前来,是有要事要告知他们。

 

“因黑晴明打开了八岐大蛇的封印,引发了这场骚动,阴阳两界通道受之利用,秩序混乱,现已达从未有过的虚弱状态。——将会有更多的恶妖自阴界前往人世,妄图覆灭人类。”

 

“这,不过仅仅是一个开始。”

 

二人皆默不作声,虽然是早已猜测地七七八八的事态,自拥有完全的预知能力的神使口中道出时,还是会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沉重与压力。

 

“那么敢问神使大人,神界又会作何打算?”消化完这庞大的信息量,镇也抬起头,直直对上荒的眼睛,问出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哼,人类。”荒嗤笑一声,双手抄于胸前,有些好笑地盯着他,“神界作何打算,与尔等又何干?”

 

——言下之意便是,神界并不打算插手这人类自己招致的灾祸,他们不能妄想从神界寻得援助。恐怕荒这专程赶来通告他们的神谕,便是神最后的善良了。

 

相较于掺和进蝼蚁的恩怨里,高高在上的神明更喜欢袖手旁观。

 

“这重要吗?”

 

突兀的,梨花有些疑惑地出声打断他们:“自天地分离,三界显现,人类每个时代都在为自己的生存而抗争,并最终确立了自己的位置。先人已让神与人达成共识,我们阴阳师甚至还能请求他们的帮助。”

 

“——如果他们当下要反悔,人类能做的也就是再重复一遍历史罢了。”

 

她是在妖和神之间生活长大的人类,在切身体会下,对于这三界间的纷争,她比绝大多数人类要看的更加透彻。

 

“喂!你……”镇也有些恼怒地回头,在神使面前讲出这种可以说是挑衅的话,她是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还是说是个讲话不经过脑子的蠢蛋。

 

“呵。”荒低笑了一声,眼中第一次开始映出人类的身影,“那若我问你,当人类背叛了你、将你抛弃,你依旧会这么愚蠢地认为吗。”

 

“你是被背叛的神,我是被抛弃的人类——但那又如何呢?”

 

梨花面不改色地平视这位神明,她听出了荒的话中有话,这个问题在姑获鸟告知她关于荒的身世时,她在霎时冒出同病相怜的奇怪共情之外,更多的,是料到了今天出现的场面。

 

“如果你不相信我们,那你为何还来告知我们未来呢——你不会因为是神的指令而做违心之事的。”

 

她坚定地看着这一直以来被人们奉为座上宾、无限仰望的神使,没有任何的动摇、自卑或犹豫,不卑不亢地与其正面对质。

 

“……”和多年前一样,荒没有再回答她,转身向着大海的方向走去,星辰亦随他的步子伴随左右,熠熠生辉。

 

“再会了,人类。”

 

来自高天原的神使浅浅丢下这么一句结语,结束了他本次的旅程。

 

——我们都相信着人类的可能性,不是吗。

 

多年前,姑获鸟这样反问他,他冷笑着想,这是绝无可能的。多年后,他从这个丫头身上,再次听到了这无声的默问。

 

他不想给出回答。

 

 

 

 

 

“还是和以前一样难打交道啊……”

 

望着荒逐渐远去的身影,梨花有些烦恼地挠了挠头,后知后觉地开始反思自己的言行:“我是不是说的稍微过分了点……”

 

“不。”

 

镇也长吁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转过身,收起了一直以来不曾消减的敌意,认真地望向她,伸出手。

 

“……我总算明白为什么安倍晴明如此中意你了。过去的纠纷还望你理解,以后多指教了。”

 

有勇气且成功使神哑口无言的人类,他心服口服。更何况,他从这个怎么看都有些神秘和不同寻常的少女身上,看到了闪闪发亮的东西。

 

……那些东西,将会永恒散发着耀眼的光辉。

 

 

 

 

“我需要立即返回京都将此事告知朝廷。”

 

回到寮后,镇也向葵提出请求,后者一副早就知道的样子,很淡定地批准了。

 

“啊,阿梨,你不是要回去吗,正好你俩一起走吧。”白石在一边插嘴,他安排此次两人共同前往,便是想借了此事解开镇也对梨花的敌意——很显然,事情如他所想那般发展成功了。

 

“还有一件事。”白石蓦地想起了什么,走上前按住镇也的肩,耳语道:“希望你不要报告阿梨拥有第二召唤之事。”

 

“……我明白了。”

 

新的成员与寮内的隔阂,正在慢慢融化——至少于要对抗的巨大黑暗来说,他们还需要更快地成为值得信任的伙伴。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