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阴阳师〗一杯倒请勿尝试一口闷

·是醉酒梗
·晴明x我 乙女向
·假车 最近太忙 开不动了 记梗
·占tag致歉




月明星稀,夏风飒爽,正是喝酒的好时间。

正所谓一人我饮酒醉,花姐大舅我一起睡。晴明外出退治妖鬼,不知何时才会回来。我看着面前两个空杯子和一小瓶清酒,本想借景忧愁,体验体验深闺怨妇等待久久不回的丈夫的心情,无奈我这脑回路比较清奇,自酌了半杯后,我突发奇想,开始盘算我能不能把面前这瓶玩意一口闷。

......酒壮怂人胆嘛!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之前若是碰到需要饮酒的场合,要么是晴明替我挡了,要么我转身叫了酒吞来接盘,笑嘻嘻地坐在一边吃瓜看戏,以致于我白活了这么二十多年,完全不知道自己酒量如何。

嘛...反正在自己家里,喝醉了也没外人看到,不丢脸。我如是安慰自己,内心跃跃欲试,掂起那白瓷瓶摇了摇,咕咚咕咚,满当当的。

试试......我就试试!

我一个热血上头,揭开盖子,对着嘴咕嘟咕嘟灌下去。清酒本身不算浓烈,只是这一下子全喝下去,喉间和胃部有明显的烧灼感,我砸吧砸吧嘴,酒精的味道滞后性地在嘴里蔓延开来。

我试着站起身走了几步,好像并没有什么异常。我四下看了看确定无人,方圆十米也没有灵力波动,的确只有我一个人在庭院中,我咬咬牙,蹑手蹑脚地走了走直线。

......完全没问题嘛!我真是太厉害了!!千杯不倒!!!

我欢快地小跑回屋,我翻出几瓶未开封的酒饮——其中还有我眼馋了好久的顶级烧酒,晴明说它的度数太高,不允许我碰。我今天就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是一个可以和酒吞一决高下的女人!

庭院门口传来动静,有熟悉的脚步声自外部响起。我心想这人回来的正是时候,兴奋地跑向他的方向——蓝衣白发,面色稍倦,却是温柔地笑着望向我的男人收了折扇,将其拢于袖中,然后朝我张开双臂。

“我回来了。”

我几乎是一骨碌摔进他怀里,一定是晚上亮度太暗致使我没有看清脚下的路。嗅着他衣料上常附的熏香,我竟感觉头有些昏沉,模糊不清地咕哝了一句“欢迎回来”,却是一下子失去了力气,脑子里搅成一团糊糊。

“你喝酒了?”他问我,我本想插着腰骄傲自豪地告诉他我能豪饮三千杯,脱口而出的话却黏连地前言不搭后语。

“没有...就一点...一点点......”

一点,就一点点晕乎乎的,可能因为知道是他在抱着我,我放心地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靠了上去。眼前开始眩晕,有些站不住脚。

“我没醉...没有!”

我突然开始念叨起来,一遍遍赌气似的重复,像小孩子一样胡乱扑腾着,有气无力地捶打他的背,即使意识模糊,也坚持不懈地声称自己没有醉。

......不能醉,太丢人了!至少不能承认自己喝醉了,否则老狐狸以后肯定不要我沾酒了。

“好好好,没有醉没有醉。”他轻叹一声,似乎在竭力忍笑。我感觉身子一轻,被人打横抱起,双手习惯性地去勾他的脖颈。

“你是喝了一整瓶吗?”路过庭院中央,他看到那横躺在樱树下的空瓷瓶,瓶口还有少许残留的液体,“你也太乱来了。”

我哼哼唧唧地,不搭理他。

被放到柔软的床上,晴明将薄被拉上来给我盖上,转身似乎是要去收拾我搞出来的那堆烂摊子。我晕晕乎乎地却是认准了不要他走,死拽着他袖子不放。

“我一会儿就回来。”他轻笑一声,温柔地俯下身哄我,“听话。”

“不要。”我赌气似的掐紧了手中的布料,应该是酒精作用,我觉得我清醒时绝对不会这么任性和无理取闹,但今天酒喝多了我脑子也不太清醒,反正都丢人现眼了我不介意再破罐子破摔一下。

“那我等你睡着了再去。”他坐到床沿边,扣紧我的手。明明是夫妻之间甜蜜得不行的小动作,换做平时我早就脸红到耳朵尖,可当下我脑子里的第一反应竟然是“难道我连那几个破酒瓶子都不如”。

“你不准走!”我气呼呼地嚷嚷起来,脸上烧烧的,有些烫。可能理智和大脑也连带着被酒精烧空了,一时之间我想不出什么挽留他的句子,脱口而出的话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不准走!你敢走我就睡你!”

“噗。”晴明这回是真的没憋住笑,眼尾的红弯成一道弧线,在那张好看的狐狸面皮上显得格外妖孽。我傻乎乎地望着他,用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他是在笑我,登时来了脾气。

“我说真的!”我挣扎着坐起身去扯他的前襟,有气无力地推搡了他几下,妄图把他压倒在床。手忙脚乱间似乎是怕我一不小心磕到哪里,他抱着我一起栽倒在床褥中。

......好机会!

我运用浑身气力,以有史以来最高的灵敏度蹿出他手臂的禁锢,先发制人,成功把老狐狸压在身下。开心。

“别闹。”他抓住我从他领口伸进去胡作非为的手,不知是否是我错觉,他的气息似乎有些紊乱。

“没闹,我没醉,我认真的。”我再次不甘示弱地反驳,脑子又热又晕,只有他在我身边我才能稍微不那么昏沉,再次强调了一遍:“我没醉。”

“......”我十分愉快地看到他被我梗地说不出话来,略有些无奈。能在嘴皮子战上赢过你们敬爱的晴明大人的次数真的不多,我心想一定要好好地记在脑子里,反正来日方长。

顺着逐渐敞开的前襟,我用手抚摸着这具无比熟悉的躯体,甚至俯下身去吻他,脑中却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只呆滞地跟着潜意识的动作继续下去。

又有眩晕感传来,我抬起一只手撑住自己沉重的脑袋,视线又开始模糊。我努力地摇了摇头想迫使自己清醒一点,却招致更严重的天旋地转,眼前一黑,我一头栽倒在他胸膛上,很快在耳边稳健的心跳声中失去意识。

若说有什么是平安京第一的天才阴阳师都无可奈何的事物,大抵这前一秒还气势汹汹叫嚣着没有醉要睡他、此刻却毫无防备地在他怀中熟睡的女人就算一个。


(没了.)
(以后补车×)

评论(6)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