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刀剑乱舞】不等

不等

 

·还阿虞 @三条虞 的债 

·自家鹤x阿虞的分手现场 三观略渣避雷

·给她和我家鹤的事情画一个句号

·ooc我的

 

 

 

鹤丸国永,抬头,看着我。

 

审神者正坐在他面前,不卑不亢地命令他收起所有的情绪,沉稳地盯着那双金色的眼睛,那眼睛里像是在烧着一团火,煌煌地燎着惊怒。

 

我知道阿虞跟你提了分手,所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审神者仿佛没有看出来她的付丧神脸色铁青,轻而易举地直奔了主题。鹤丸国永有些恼火,他本因此事搞得心烦气躁,原本定下今日一早要去找那小姑娘问个清楚,却被自家久未谋面而突然归来的审神者堵在了门口。他当然不敢,也无权去违抗自己的主人,审神者要他坐下,要他直视她的眼睛,那他只能服从。

 

我不接受。鹤丸国永清楚自己虽平时洒脱了些,老爱去作弄人,但涉及到那个小姑娘的事情上,他一向采取最为严肃的态度。长船派的刀剑们在不远处假意观望着,看样子是颇为本家刀剑的感情发展操心。审神者也不避讳,就地坐了,随他们围观去。

 

她家婚刀是三日月宗近,也就是说你其实算个第三者,我在一开始就提醒过你。审神者不紧不慢地接着话,抬手将颊侧的碎发梳至耳廓后,她早已料到鹤丸国永会如此回答,人与物与神在被感情冲昏了头脑时,都简单易懂到宛如一张白纸。

 

那我便去争取,竞争难道是不被允许的吗?他此刻化身了伶牙俐齿的白鹤,他将一切都笃定在心中与眼底的火焰。那是他的东西,自他第一次与那小姑娘交往时便已被审神者提那并非是单身女孩儿,但他不认为人类的道德观可以束缚他们付丧神,两情相悦,有何不可——婚刀不过是与神定下契约而已,毁了重来便是。

 

噗嗤。审神者笑了,眼底眉梢满满都是戏谑,好像听到了今天最为可笑的一件事。鹤丸国永顿时有些不悦,哪怕她是自己的主人,但是她给了他们刀剑以人形与人的情感,也是她手把手地教着他们去追寻这名为爱的感情。审神者长期不归乃因她忙于相夫教子,一切的开始也因她纵容了这本不该出现的偷猎,如今却摆着一副正人君子的面来说教他,他是不服气的。

 

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这有什么错。鹤丸国永不耐烦地打断了审神者的笑,万事皆不可言放弃,这不是您教的么。他把这漫长的诘问甩回审神者身上,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隔壁那三日月宗近若不服气,他可以接受与之一战。

 

自是没错的。审神者理了理衣褶,慢条斯理地竖起手指对他摇了摇,你想归咎于我的放任与过失,我承认我有一定的责任,但并不是在一开始就应该阻止你们上。她再次看向那双金色的眼睛,火焰仍在燃烧,但不似清晨初见时那般狂虐而肆意。鹤丸,我只是忘了教导你两件事情。她再次伸出手指,第一,喜欢不等于得到。

 

呵。付丧神学着她的样子发出嗤笑,脸上的表情可以称之为不屑一顾。您在自相矛盾。他抄起了手,胸前的金链相互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就拿您举例子,您难道不喜欢您丈夫么?您不也得到他了么。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件事,审神者并没有因此被触怒,相反她满意于鹤丸国永的反应,她伸出了第二根手指。

 

爱不等于喜欢。

 

此言一出,鹤丸国永浑身一怔,那金眸中的气焰霎时覆灭了不少。好在他活过千百岁月,不至于因此丧失了理智。

 

但您明明之前说,要让我们去体验爱情……他有些力不从心地反驳,他坚信着自己和阿虞之间的情感是赤诚的,是真实的,可他的确说不上爱她,即使他从未去怀疑过也从未去思考过喜欢与爱之间的区别。

 

鹤丸,你喜欢她,她也喜欢你——也就仅此而已了。审神者长吁了一口气,再次向他发问。你有听过阿虞说她爱你么?

 

……

 

若是时间正好,环境正好,再配合一点恰到好处的气氛,或许我对任何人都能说出喜欢。审神者并没有理会他的沉默,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但是唯独爱这个词,我只对一个人说过。

 

我不明白。他喃喃。就因为她爱三日月宗近,而对我只停留于喜欢,所以我就理所应当要放手吗。

 

当然不是。你说的没错,竞争对于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但是阿虞先你一步做出了选择。鹤丸,喜欢和爱虽有不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便是谁都只想去做那个唯一——而现在的情况是,阿虞并没有选择你。审神者平静地叙述着有些无奈的事实,付丧神安静了下来,随后露出一个不明意味的笑。

 

人类真是自私。鹤丸国永自嘲于自己的迟钝与轻率,这样轻易地去掠夺他人的情感,又能在一夜之间置之不理。

 

这不是抛弃。审神者先他一步吐出了他想说的那个词,游刃有余地解开他的疑惑。这又要回到第一个问题上了,爱情与得到之间,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诚然,我不否认阿虞在与你产生纠葛上有她的问题,毕竟以我们人类的观点来看,她相当于在背叛她的丈夫,但我们人类亦认同一点,那便是如果真正地相爱或喜欢,会首先考虑对方的选择,甚至可以主动地放手。

 

您在道德绑架我。鹤丸国永翻了翻白眼。您这言下之意就是,要我做那个甘愿自我牺牲的背后的英雄。

 

嗯,是有点烂俗的套路,但我觉得这样收场并不是什么坏的结局。审神者狡黠地眨眨眼,并不否认。鹤丸,你好好问问自己,和阿虞在一起的这些日子,你不开心吗?没有她,你会过不下去吗?

 

我有个问题。鹤丸国永没有直截了当地进行回答,得到了审神者的默许后他继续开口,既然这件事本身有违人类的道德观,您为何当初不反对我与她在一起?

 

因为我觉得应该让第一次获得‘心’与‘情感’这两种东西的你们去体验并学会控制它们。审神者伸了个懒腰。你看,你现在不是已经学会了喜欢吗。

 

……您真是物尽其用。鹤丸国永失笑,他依旧不是很能明白审神者讲的这大篇道理,但他的确没有刚刚得知这个消息时那般愤怒与冲动了。您就不怕我受了刺激。

 

千年刀精能受什么刺激。审神者摊摊手。我不过是小小地赌了一把而已,人类就是这种贪婪而狡猾的生物,怎么,你失望了吗?

 

鹤丸国永抬头看向院里的樱花树,在审神者灵力影响下一年四季都开着花。他回忆起那个小姑娘第一次从本丸的墙头翻过来时脚下一滑栽倒在这棵树下,那便是一切的开始。

 

不失望。他轻声说。自始至终我并不后悔,何谈失望。

 

阿虞她自一开始就不是属于你的东西,所以哪怕再残忍,我也要毫不留情地撕开这个真相给你看。审神者站起身,她确信她的刀剑已经解开了心结,所以她要将这个烂摊子彻底地收拾干净。好了,现在你再回答我,你打算怎么办呢?

 

我退出。付丧神几乎是不加思考地回答,有些无奈地看向他的主人。您真是一遍遍揭我的伤口啊,都不带心疼的。

 

以选择放弃作为结局,又以新的展望作为开始。他学会了喜欢,也试探着去爱。更加重要的是,他在主人的引导下进一步去了解了人类,从而更好地去汲取他所想要的惊吓与欢愉。

 

这是鹤丸国永第一次体验到的爱情。

 

 

Fin.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