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阴阳师】Genesis-起源(17)

其之十七.



天地混沌,风云四起。

 

以献祭阴阳师作为求和条件的谈判崩裂,阴界震怒,千百恶妖凶鬼在八岐大蛇所留下的裂缝前汇集,叫嚣着要让人类得到教训。由黑晴明主导的阴界复兴达到饱和之态,妖鬼们在共同妄念的驱使下逐渐融为一体,形成越来越巨大的‘兽’。

 

“……是‘源’。”禾子盯着那个逐渐在北部地区张牙舞爪苏醒的庞然巨物,沉声道。她和所有阴阳寮创始人一样,在看到那个东西的瞬间便明白了那是什么。

 

‘源’乃天地万物之起始,后逐渐分化为阴阳两界。为维护两界稳定,阳界设有四大神兽以镇压裂缝波动,然由于人类因一时贪念与八岐大蛇签下契约,阴界力量得以避过高天原的监控而潜滋暗长,最终远超表面上一派昌盛的阳界——那些妖鬼集合成的‘兽’,则是在试图达到‘源’的力量,从而一举摧毁阳界。

 

“嘛,从本质上来说,是我们人类自己造的孽。”葵摊了摊手,半开玩笑地应了,“自己搞的事,那就要我们亲自去解决这个祸端了——大家做好准备了吗?”

 

事实上,并不需要平安朝或安倍晴明下达指令,在‘兽’出现的瞬间,各大残存阴阳寮的创始人便紧急召集了全部成员,立即奔赴北部前线。他们都明白,要想打倒这个东西,必须集结所有人的力量!

 

“我倒是第一次和这么多大佬一起战斗呢。”竹下丝毫没有表露出任何紧张之态,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逐渐人声鼎沸的四周,看着那些或年轻或老成的面庞,其中不乏有他所了解的强者。

 

“我们回来了——!”从远处跑来的是梨花和镇也,二人归入寮中,至此整个寮上下算是基本齐全。葵一拳打在镇也肩膀上,说不错啊小伙子,我还担心你会不会被以抗命之罪逮捕,看你这还活蹦乱跳的我就放心了,镇也亦有模有样地表示只要是寮里下达的命令,他就是真被逮捕也要拼死完成。

 

“看来是有前途啊。”禾子满意地点点头,“实话说,我当时觉得能把你治服比当年说服南野难度还大。”

 

“诶,说到这个,南野他还是没出现吗?”梨花不解地向四周投去探寻的目光,“我在平安朝里都听到有关他的风声了。”

 

“鬼知道。”葵耸了耸肩,正欲继续吐槽几句,却被竹下打断了:“葵会长,在召集我们开会了。”

 

抬眼看向前方,安倍晴明亦与几位尚存的大阴阳师抵达,鉴于时间紧迫,他立时召集所有阴阳寮会长,现实要求他们必须马上探讨出关于如何具体击垮‘兽’的方针。

 

“让禾子去啦,我没她专业。”葵笑嘻嘻地去拉禾子的衣袖,被后者翻白眼鄙视了,“我最讨厌研究什么阵容部署作战计划,听着就想睡觉。”

 

“葵你这么多年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一鹤在一旁小声吐槽,白石表示我认识她这么多年了她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哎我说真的,这次要能活着回去,我就散寮回老家结婚!”葵霸气地一叉腰,雄赳赳气昂昂地宣告着自己的雄图壮志,一鹤登时跳脚反对,说那你把寮留给我,我还想继续当阴阳师。

 

“阿鹤,如果这次我们能成功,那世间也不会再需要阴阳师了。”白石微笑着摸摸她的头,畅快地吁出一口气,“这下我终于能安心退休养老啦。”

 

“等等,那岂不是我们现在是大型失业现场?”梨花听了半天,终于反应过来这话题的中心意思,“完咧,年纪轻轻就要成无业游民了。”

 

“游什么民,找你男朋友养你呗。”葵不轻不重地敲了敲她的头,朝着正在开会的人群努了努嘴,意料之中惹来了小姑娘面红耳赤的争辩,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一个个嬉皮笑脸的,拜托你们认真点啊。”开完短暂会议的禾子回归寮里,见这群人面临生死关头还谈笑风生,不知该说他们心大还是脑子缺根筋,“我说一下具体的计划。”

 

玩笑归玩笑,谈到正事,众人皆收起了嘻嘻哈哈的表情,正色听从安排。诚然,这场战役结束,他们的确有极大可能会面临失去这份工作的风险,但他们并不后悔,也并不遗憾。

 

【吾乃阴阳师,退妖治魔为吾天职,若能求得两界安生,以命相抵在所不辞】

 

这是他们共同的理想,也是所有踏上这条路的人们共同做好的觉悟,事到如今,他们站在历史的风口浪尖,那么无论前方是怎样的风雨,无论付出怎样的牺牲,也要破开一条路来!

 

“从现在我们的战力状况来看,哪怕集结我们所有人的力量,与‘兽’相搏亦会显得非常吃力——但我们不需要打败它,只需将它逼回阴界,再彻底封印住阴阳两界的裂缝便可。”

 

“这必然是一场极大消耗的战斗,为尽可能地节省战力,防御型阴阳师会作为先发队抵抗住‘兽’踏入平安京界内,等到四大神兽皆确认已唤醒且无异常,那便是‘兽’最薄弱的状态,在那时将撤换下先前的防御,改为所有辅助型阴阳师配合攻击型阴阳师发起进攻。”

 

“我们寮除了阿梨,实际上都是攻击型,所有人都给我拿出你们的看家本事,把那玩意踢回它老家!”

 

“噢!”众人齐声应了,士气高涨。

 

“我现在要去玄武门确认北方玄武的状态,”禾子看向葵和白石,“不知道能不能赶上决战,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

 

“——别丢我们作为地区守护寮的脸啊!”

 

“阿梨,我们也去吧。” 绿子转头唤了梨花,“我也姑且算半个防御型,在我们上场之前,先去设好薄弱处的结界——最近这一带的细小裂缝可以说是层出不穷。”

 

“你俩小心点啊。”禾子皱了皱眉,权衡了下还是同意了。绿子和梨花暂时起不了什么作用,先行做好战前准备倒也的确在理,“不过,一旦遇到危险立即返回。”

 

“没问题的,嘻嘻!”梨花亲昵地挽过绿子的手臂,二人朝着边界处去了。

 

“希望能顺利吧。”望着三人远去的背影,葵转头看向已集合出动的防御型阴阳师们,深知他们已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奔赴战场,她隐隐感到有些莫名地悲壮。

 

“是必须顺利。”白石更正了她的感叹,男子脸上是从未有过的肃穆与凝重。

 

“不仅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命,也是为了整个人类。”

 

 

 

 

随另外几位寮创始人一道前往玄武门,禾子与他们商量后,分头检查北方玄武的状态。

 

“上次来这里,都是快半年前了……”

 

上一次她与其他创始人们共同被召集于此,封印异变的北方玄武,那时她就已经隐隐猜出这可能与‘源’有关,只可惜后续的意外事件接踵而至,她没有时间继续思考——若是早一步料到了今天的状况,或许就不会出现那样大的牺牲了。

 

检查工作进行地十分顺利,神社四下并无异常,即使这里是最靠近北部前线之地,已有浅浅的瘴气飘散至此,神兽所在之处依旧神圣威严。几人合力唤醒了北方玄武,传信人表示现只差朱雀门一隅,最后的决战即将开始。

 

“我们回去吧,贵寮都需要各位。”禾子环顾四周,深知他们都心系前线恨不得立马归去,遂率领众人打道回府。

 

“禾子小姐,你脚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发光……?”有人无意间瞥见她脚边有什么东西在一闪一闪,出声提醒。

 

“……发光?”

 

禾子闻言低头,左脚踏足之处的泥土下的确有什么方方正正的东西在散发着微弱的金光,她蹲下身拂去表面的尘土,试探着将其拾起。在她的手触碰到的瞬间,那个东西霎时飞到空中,浮现出几行用灵力留下的文字。

 

【红是内奸,有帮手,代我祭辉】

 

禾子难以置信地捂住了嘴,有什么滚烫的东西在她眼里打转,快要冲破那道防线滴落下来。

 

——这用灵力留下的文字,分明是属于南野的!

 

她见过这个把戏,在以前收服南野时,他会的就是这种拿来取悦女孩儿的法术——除却施术者指定之人,普通人皆无法发觉并察看其中的言灵,当然,阴阳师除外。南野会在这里留下言灵,是想要借助北方玄武的力量与‘源’联系起来,以使其避过普通阴阳师的眼睛,只会被身为创始人的禾子发现。

 

……他赌了一把,赌在禾子一定会再次来到这里,能够发现他以生命留下的情报。

 

禾子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她万万没想到南野竟然已被杀害,且凶手很可能就是他所说的隔壁的红。即使悲痛席卷她的胸腔,她也必须强撑着马上赶回去,揪出这个他们足足寻找了近一年的内奸!

 

……等等。

 

【有帮手,代我祭辉】

 

‘——我刚刚去看辉了,还遇到了南野。’

 

禾子猛地忆起了这句话,是那个人当初说的,恐怕就是红的帮手——否则单凭红一个人也难以滴水不漏地完美做到给白石下毒。而那个人刚刚……

 

“阿梨——!!!”

 

女人几乎是暴怒地嘶吼,拜托同行的创始人将南野的言灵带回寮内,随即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另一个方向。

 

……要赶上,一定要赶上!毕竟那丫头,可是完全没有任何作战能力的啊!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