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火与光

【这是一把有开头和结尾中间没有补完的刀子】

【这是一把有开头和结尾中间没有补完的刀子】

【这是一把有开头和结尾中间没有补完的刀子】

这本来是答应写给亲友的刀子,但是吐着吐着发现吐不出来了,我果然还是不太习惯虐吧【大概】
加上真的没有时间写了,如果还有灵感高考后会回来填完中间部分,现在必须要专心学习了orz
占tag抱歉,只是想存个文...



火与光

Chapter0.


“这本就是一场无尽的战争。”







Chapter1.

滋滋——滋滋——

“测试成功,编号738603256,即将导入数据...”机械的冰冷女声回荡在偌大的调制室里,几个身着白大褂的研究人员轻车熟路地揭开培养皿的盖子,绿色的培养液咕噜咕噜被抽走,蜷缩在液体中的少女逐渐舒展开身体,一旁的仪器上各类数据显示正常。

“738603256,数据导入完成,分配至C—d7区域。”冰冷的女声宣读完最后一条指令,少女也随之缓缓睁开眼眸。

她身后是数十个一模一样的培养皿,装着形态各异的少女,绿色的黄色的蓝色的液体咕噜咕噜冒着水泡。



在与历史修正主义者漫长的对战中,不断有审神者发现,这场战争永无止境,审神者们的结局无非是牺牲战场或灵力枯竭而死,将自己的青春年华完完全全献给了一场虚无。

于是,有的审神者违背时之政府的相关条例,打破禁忌将真名透露给付丧神并选择神隐,有的妄图撕毁永久任职条约蛮力打开回归现世的时空,有的用尽一切方法将“审神者”这一职业的残酷私自公诸现世进行宣传,有的甚至暗堕为时间溯行军,成为历史的敌人....

时之政府为了打压此类情况,动用最尖端的科技制造了人造人——有着人类身体的AI,并巧妙地伪装上各类少女的躯壳,投放进审神者中,一旦发现周围的审神者有毁约或叛变行为,立即上报总部,情节严重者可就地斩杀。

这类人造人少女们有着和普通审神者一样的身体机能,灵力各有千秋,唯一的区别在于被施加于头脑中的“绝对忠于政府”的命令和执行任务的指令,以及,没有情感。

当然,政府为了使她们更逼真,会对各个人造人装入不同性格,并设定了与人类相处过程中会产生的正常情感表现,比如肯定的点头、信任的微笑、生气时的皱眉,以假乱真。

但AI是永远不会有情感的。



Chapter2.

我是738603256,投放于C—d7区域的人工智能。

人造人之间有着相互感应的联结功能,我已经感知到这片区域中有两位我的同类,她们分别对我发出的身份确认信息做出了回应,我们之间进行了信息共享。

资料显示,身处西北方位的同僚设定为灵力高强者,目前在审神者中有一定威望;南部同僚设定为拥有特殊能力——治疗术,也是一方审神者寻求帮助的对象;而我自己则能力平平,唯一比较欣慰的是AI智商及意识自由度要高于两位前辈。

“这片区域的审神者有联合叛变的倾向,以我等三人之力无法正面抗衡,需打入其内部从内里瓦解。”西北方的前辈这样说。

另一位前辈表示此事尚且证据不足,某种意义上给我留有充足的适应时间和侵入时间,我切莫错过机会。又告诫我与她们之间不可过多联系,否则会引起审神者们的怀疑。

讯息共享联结中断了。

我来到分配给我的本丸。与人类审神者不同的是,作为AI,我并没有初始刀,也无需锻刀。政府会运用拟合态技术直接为我们提供所需刀剑——也无需召唤出其付丧神形态,人造人的任务是监督及肃清,我们自己就是战力。

当然,为了融入审神者的生活,中枢系统指引我该如何打造一个仿真的本丸,不过我刚刚提到过,我的智商及AI自由度要高于同期人造人,我有选择拒绝的意识。

既然那两位同僚已经融入了这里,我何必再插手,另辟蹊径也不失为一条道路。

不过,出阵的样子还是要装装看的——审神者们会在同一合战场入口相遇,然后分别进入不同的时空,当然,审神者之间是无法看到对方的刀剑队伍的,这也方便我掩饰自己的独行。

跟随大脑中既有指令打开地图选择界面,浮在虚空中的屏幕闪着白光。我翻了几页,选择了阿津贺志山——资料显示,这里是审神者高频出入的合战场之一,为了那把最美的天下五剑,同时也是死伤率高危地图之一。

为了一把刀赌上性命?我脑海中猛然跳出这个问题,人类可真是奇怪的动物。

Chapter3.

我被传送到了阿津贺志山的入口,和我预想中的一样,这里人满为患,抬眼望去是形形色色的审神者,来历不同能力不同思想不同,唯有目的是一样的——

“嘿,你也来找三日月宗近吗?”

我正在思考中,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一个陌生的声音自耳边传来。中枢系统提示此时应该做出“惊吓”的表情,于是我跟随指引睁大自己的双眼,嘴微微张开,脸颊及额间的肌肉绷紧——完美的表情。

“是的,来这里的人都是这个目的吧。”设定中我是一个较为外向活泼的女孩,面对陌生人也能够很自在地搭话,我借机转身不动声色地打量这个审神者——灵力平凡,没有特殊能力,什么都看起来是个普通人的样子,唯独性格有点自来熟。

“那加油哦~我是第一次看到你呢!要注意安全啊,5-4很危险的!”她煞有介事地对我做出过来人的提醒,我不失礼节地回复“谢谢关心,也祝您武运昌隆”后踏进缓缓打开的时空,还能看到她在我身后挥手送别。

人类对外物的信任度真是出奇地高。不过我现在没有兴趣关注这些,我在意的是那个审神者话里谈到的“我是第一次看到你”,根据刚刚的人流量计算,这片区域每天来这里的审神者不下300位,她如何能记得每个人的样貌?还十分自信地说出“第一次见”?除非她是记忆天才,可她看着又并不像那种人。

稍微向政府反馈了需求,这个审神者的资料导入我的大脑——北里齐奈,一个无论灵力还是战绩都是丢进人堆里就找不到的审神者,就任时期半年,搜集刀剑数量不算多,目前并无五花刀剑...

她的本丸所在地是在C—d7南区,以后抽空问问南部的前辈吧。我这样一边想着一边在合战场中闲逛——AI并不是审神者,更不是人类,时间溯行军和检非违使都不会对我们主动发起攻击,说到底,我就是来散散步顺带搜集情报的。

沿着地图路线顺利地来到最终决战点,眼看着面前杀气腾腾的溯行军视我如无物,中枢系统提示此处应产生一种名叫“得意”的情绪,于是我跟随指令上挑嘴角,骄傲不可一世。

前方的草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我快步走过去,拨开杂草一看——金色的太刀静静地躺在地上,微微拔出刀鞘,其弧度之优雅,线条之流畅,还有那独特新月纹路的印刻,使这把刀有着与生俱来的贵气。

“好刀。”我发出赞叹。

这就是那些审神者们苦苦寻找的三日月宗近了,竟被我如此轻易地发现,的确有些讽刺。我正好想找一件顺手的兵器,彻底将太刀拔出鞘后,我盯上了不远处的溯行军。

“进入战力测试模式。”


Chapter4.

天色渐晚,我回到了自己的本丸——带着那柄优雅的太刀。

不愧是天下五剑之一,有着倾倒众生的外表,也有着出类拔萃的斩杀能力。我拿着三日月宗近几乎杀尽了决战点出的溯行军,直到体力有些跟不上后选择了回城。

战力测试数据也立即导入我的大脑——这具躯壳的打击值与机动力很不错,但防御力、体力值较低,不适合长时间战斗,属于突击型。

中枢系统提示我需要对太刀进行手入——哪怕不召唤付丧神,刀剑本身的磨损也需要打理。于是我来到了本丸中的“手入室”,按照步骤有条不紊地进行修复。

由于这把刀等级较低,修复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我一下子又陷入了无事可做的境地。人造人也不需要人类的食物维持生命,只要躯壳不被彻底破坏,我就不会死去。

或者我可以召唤几个付丧神出来解解闷?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里存活了不到三秒钟即被打消。我并不能体会人类的情感,这种“空虚”感只是单纯的因不知道该如何做出下一步行动的短暂停滞——这是任何物种都可能面临的情况。付丧神一旦被召唤出来,没有特殊的理由便无法收回,如此反而影响我的行动。

中枢神经再次提示,我可以尝试一些人类的活动,比如烹饪、家务、使用电子产品进行娱乐等,鉴于后者对于由数据构成的我们来说并没有任何意义,我决定尝试“烹饪”。

本丸的厨房里各用具是装备齐全的,大脑给出了详尽的工序,我意外地发现厨房中竟然还备有不算少量的原料,也省去了我前往万屋的麻烦。清洗、择摘都较为容易,惟有面对切割时,我犹豫了一下,大脑迅速计算力道大小和切割方向,然而终是因为第一次操刀不小心割破了手指。

我看着红色的液体从伤口中涌出——这副躯壳连人的血液都做到了还原,还伴随有真实的痛感。我来到手入室找出专门为审神者受伤所准备的医疗箱,在手指上贴上创口贴。真是没想到,我第一次受伤竟然不是因为战斗,而是因为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

后续的步骤都很简单,我看着电磁炉上风平浪静的杂烩汤,感慨于人类要做出一份菜肴是多么的不容易,要生存下去真是难啊。

明月初升。我坐在审神者房间外的回廊上,端着杂烩汤,尝试着用制造者赋予我的五感去体会人类品尝美食的愉悦。我身边摆着那把太刀,今日恰也是个新月夜,我突然兴起问它:“要来一碗吗?”

当然是没有任何回应。

一个人造人,一把没有神明形态的兵器,一间空荡荡的本丸。

这里还真是一丝属于人的气息都没有。


Chapter5.

之后的一周我都平平淡淡地度过。到处闲逛,和不同的审神者接触,偶尔也带着三日月宗近去战场上砍一砍敌军,也捡回了一些刀剑——全部安置在本丸的刀架上。

这些穿越历史洪流的刀剑各有千秋,于我这种不需要付丧神帮助者而言,刀剑的美观性便占据了极大的地位。闲暇时我使用政府给每个本丸配置的电子产品浏览现世的网路,了解了一些关于刀剑鉴赏的知识。

其实本不必要如此麻烦,我大可直接把相关资料数据导入自己的大脑,但如果尝试用人类的“思考和学习能力”来接受知识,会有效提升AI的智商和意识自由度,这二者恰巧是我的优势所在。

【未完待续】
【中间以后再补吧谁让我先写好的是结尾【【














Chapter7.

我在战场上找到她的时候,她浑身是血,用千疮百孔来形容也不为过。

——还没有断气,真是顽强的生命。

她的手中是一把破碎的太刀,彻彻底底成了碎片,难以辨认原型,依稀从刀柄颜色看得出是她的那把三日月宗近吧。

她低头把整个脸埋在碎刀上,丝毫不介怀锋利的碎片划破自己的脸。当她抬起头的时候,整个脸上血泪横流,嘴唇动了动,发出一句极其微小的喃喃:

“我的新月,我的火和光,消失了。”

我毫不犹豫地一刀了结了她,用的是她最爱的三日月宗近。





















“738603256,做得很好。”

滋滋——滋滋——,我又来到了调制室。

“那个审神者早有叛变之心,是不能成为我们所需要的工具的。”穿着白大褂的工程师男人滔滔不绝地讲述着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的政府目标,对我比出一个“请”的姿势。

“请躺上来,我会给你输入下一个监控对象的资料。”

我歪了歪头,并没有听话地按他的指示去做,而是拔出刀杀掉了他。

他惊愕和惶恐的眼神永远定格——真是脆弱啊,连审神者都不如。

“警报,警报,监控者738603256有叛变嫌疑,请护卫队立即出动,请护卫队立...”警报没能再说下去,我砍掉了广播线路。

“我永远不会放弃我的新月。”她曾这样说。

我也想试试。






终章       

“多少个夜来,我们不能安眠。我们醒着,守着火和光。” 
                                                            ——德斯诺斯 《明天》


《火与光》
Fin.








普通结局到此为止,如果还想吃最后一把刀子,请往下↓


































“738603256号,回收完毕。”

“这个试验品的数据很不错,自由度好几次都逼近临界值,还在一定程度上自认为拥有了人类的“情感”。”

“那也要归功于您的发明与最新强化,我们的量产技术才得以如此规模化。”

“C—d7区另外两个完成品的状态如何?”

“没有异常。”

“真是可悲的试验品,哪怕竭力想要伪装自己的叛变之心,却忘记了她的每一份思考与判断都是被监控的。”

“但我们依旧损失了几位研究员,这也是我们以后需要改进的地方,给AI设定为对政府无攻击能力。”

“不失为一条良策。”





















“可是,她还是躲过了部分数据监控,她真的没有产生情感吗?”

《火与光》
EN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