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18天/all婶亲情向

赶在 520结束之前赶紧发

并没有糖,亲情向/all婶向

私设如山,ooc严重

严肃一笔,一丢丢傻白甜都没有

tag都不好意思打,假乙女向

——————————————————————————

“18天吗...”

抬头望向对面白墙上挂着的大红色日历,已经进入十位数的倒计时十分惹眼,有栖川七转着手中的签字笔,面前是堆成小山的报告和公文,近侍在一旁帮忙整理前几天的出阵报告。

“有栖川小姐,我们再三强调本次任务的危险程度前所未有,请您一定在此之前做好万全准备..”前脚刚走的政府人员那板着的脸和严肃语气直直把整个本丸的气氛都冷峻了下来,明知道时间紧迫,但她却仍旧没有一点干劲。

“失礼了,”近侍一期淡淡开口,“个人认为主君应该打起精神做好战前规划,而不是在这里消磨时间。”并不意外的带有责备之意,然而少女只是当作耳边风,低头处理堆积的公文。

“这种日子不想再过啦...”她发出了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的哀怨,“从早到晚就是公文、训练、公文、训练,压榨劳动力也有个限度啊,审神者也在劳动法保护范围内啊。”

“您不一样。”言简意赅地堵住喋喋不休的抱怨。

“So what?”少女摊摊手,“我已经看开了,反正死不了*,把你们安全带回又不是做不到,我怕什么?何必去争那个名头。”

18天后,政府将集结与有栖川七同届的审神者进行一次与时间溯行军的战略决战,吹响了反攻的号角——至少可以从被动地到各个时空消灭敌人转变为主动出击。

这次任务的危险系数标明为五星,即审神者必须抱着有去无回的必死决心,当然,战绩出彩者将获得大量奖励与资源补给,传言甚至会有提升审神者灵格的大奖。

每一届审神者刚就任时即会得知该阶段性最终任务,政府为了督促审神者提升战力,每年都会进行考核,不达标会给出相应惩罚,情节严重者甚至会被剥夺审神者职务。

有栖川七算是个奇葩,也没怎么努力,像个米虫一样浪费氧气、水和粮食,拖延症十分严重,却不知道怎的每次在考核中保持中上的成绩,偶尔撞了运气还能崭露头角。

“我能力*就是这个而已。”对此有栖川七只是耸耸肩,表示并不意外。

一年前,政府召集同届审神者进行集中培训和指导,有栖川七那时候扒拉了半天小算盘,觉得如果能够在大战中取得好成绩对她是百利而无一害,说不定还能让政府黑箱她一把心心念念了很久的三日月宗近,怎么算怎么划得来。

于是本丸的刀剑们惊掉了下巴看见懒癌程度可以和明石国行媲美的审神者开始了勤奋学习理论知识、每天亲自带队出阵、频繁演练的生活,书房里的各类书籍堆了大半个榻榻米,翻开是审神者的各种勾画批注。

“她这是吃错药了?”作为审神者无话不谈好基友的和泉守兼定路过书房时看到是少女端端正正在看书而不是翘脚打游戏的场景,有些怀疑自己的视力。

“兼桑,士别三日,即更刮目相待。”有栖川七装模作样地推了推隐形眼镜。

事实上,这件事做起来远没有看起来那么轻松,先不说政府的高强度培训足以丢半条婶命,接近一年下来审神者只觉得自己身体被掏空,没有肝,发际线往高处跑,加上后半年的实战训练里她并没有取得比较满意的成绩,压力和挫折之下她竟也有些松懈了。

其实刀剑们何尝不知道审神者面临的巨大压力,但对于早已看遍人世百态的他们来说,十分清楚这是审神者人生之路上必经的磨炼,而不仅仅是一次任务而已,所以他们会板着脸敦促懈怠的少女坚持到最后,而不是听由她自我放纵。

“我出去晃一圈,十分钟内保证回来。”有栖川七搁下笔,伸着懒腰往外走去。明白她是个信守承诺的人,近侍并未阻拦。

“打扰了。”长谷部拿着文件敲了敲书房的门,发现审神者出去转悠后将文件放在桌子上,嘱托一期一振让审神者记得看新情报。

“长谷部君。”紫衣付丧神正要踏出书房时,粟田口长兄出声叫住了他。水蓝色头发的付丧神揉了揉太阳穴,摆整齐理好的报告,继续道,“我在想,我们对主君是否太过严厉了,毕竟她还只是一个没有成年的孩子而已。”

沉默了几秒,压切长谷部挺直腰板跪坐下来与一期一振平视,神情比以往更严肃:“关于这点我也想过,我们对主有着教育和引导的义务,也很理解她现在的处境,但这不是我们能够帮助她的,必须由她自己去解决和面对挑战。”

“毕竟你我都很清楚,主是一个看似懒散实则认真到可怕的人,她过分的要强心在一次次失败后会学会趋于平和,也会逐渐认清自己的实力高低。”

“近期她表面上懈怠懒散的反应越是映证了她心里对本次任务的成功与否尤其在意,甚至是风吹草动的地步。”

“我们能做的,就是陪在她身边给她正确的指导,至于这条路,还得她自己来走。”

“您所言即是。”一期一振叹气,“我只是担心主会不会想不开而做一些过激的事情。”

“这点我打包票那家伙不会的。”不知什么时候跑来听墙角的和泉守兼定大咧咧地插话,“她不是那种容易认输的人,越在意会越执着而不是放弃或者为所欲为。”

“兼桑,你不去做内番跑来闲唠嗑干啥?你别想让堀川代劳。”远远得听到少女高昂的嗓音,有栖川七遵守诺言在十分钟内踩点回来继续工作,看起来脸色稍微好些了。

“是是是,啰嗦的小鬼——”自诩偶像的长发青年挠着头离开了。长谷部眼见审神者回来,便趁机讲解新的情报内容,少女烦躁地拿着笔,记着不想记而又必须知道的笔记。

“18天啊....”少女再次发出重复多遍的叹息。

FIN.
——————————————————————————


好了,吐完了,感觉比起产粮更多的是对自己最近状态的一个反思,颇有种公开处刑的羞耻感...

相信大家看到18天这个数据会明白我在暗喻什么事情...

文里新出现的审神者【有栖川七】是预计暑假开的一个长篇大坑的主角,两个标记*处先做一个简要而不剧透的说明:

*1:审神者拥有不死设定

*2:审神者的能力为【完美学习】

与文中出现的四把刀关系为:

三日月宗近:卡得昏天黑地捅穿5463都捞不到也锻不出,审神者心头最挂念最执着的刀,对其不仅仅停留在【得到最美天下五剑】的程度,而是有着十分复杂的情感

一期一振:审神者的长期近侍,最信赖的付丧神之首,可以看做是审神者的人生导师,被审神者评价是“严肃与温柔兼并的人”,本丸家长之一

压切长谷部:并非会对主命盲从,因其对审神者较严厉而使审神者有点怕他,经常敦促审神者去完成当日工作和任务,其实都是为了审神者好,本丸家长之二

和泉守兼定:审神者初期刚就任时除了初锻短刀外的第一刃,和审神者是无话不谈整天互侃的好基友,活的很通脱潇洒,对审神者调节心态方面有功不可没的作用

审神者如文中所述,是个很要强但是又不想表现出来的固执小孩

祝福自己、也祝福所有在18天后或近期有重大挑战的婶婶取得满意的成绩

还是用那句话结尾吧

最后一个月,你要成为你自己的英雄啊。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