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三条】镜

我...终于写完了,再也不立flag了,这是还 @明歆_暂停更新 的债

也算是丰满一下自家刀的设定和形象

私设如山,信口开河,没有历史,自娱自乐,请勿当真

设定&企划:http://mingxincc17.lofter.com/post/1eb9fecd_fe18d27

本篇承接背景:http://sanjyokaze.lofter.com/post/1e86700f_fbf8353 也可以不看,影响不大





“4...4小时?!”


伴随着锻刀房里响起的惊呼,少女难以置信地捂住了嘴,然后狠命扯着近侍的袖子以确认自己不是活在梦境里。


“主上,衣服要拉破了哦。”一期一振以无奈而温和的语气安抚尚还处于震惊之中的少女,对于她这种又非又咸的审神者来说,此生能见到一次320都是不幸中的万幸,400简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加速加速加速!”少女手忙脚乱地翻找起御札来,总算是在散乱一地的材料里翻出一张灰扑扑的加速札——锻刀室已经很久没有开启过了,这个本丸的运作已然成型,少女目前并不需要新的战力,今天只是突发奇想锻一次刀,没想到竟然瞬间脱非入欧。


“希望是爷爷...小狐也可以!”少女双手抱拳闭上眼默默祈祷。加速札投入锻刀炉的那一瞬间,夺目的彩色光芒让主从二人有些睁不开眼睛。光芒消散后,立于锻刀室的是一个似曾相识但又陌生的身影——




“ 三条风,因重量较轻且刀身偏细故名为风,和三日月宗近关系匪浅哦,请多指教。”



长相颇似三日月宗近的刀剑笑意浅浅地望着她。虽说面庞有八分相似,身高却矮了三日月宗近不少,并且有着一头束成马尾的深蓝长发,眼瞳是深邃的左蓝右金。






“一期,你锻了个什么玩意啊!!!!!”


锻刀室里传来少女的尖叫,回荡在本丸里,经久不息。








“....所以,就是这样。”


少女气呼呼地拽着狐之助脖子上的毛指着庭院中已经加入喝茶老年组的三条风,后者上气不接下气地解释了一通,大意是最近时之政府发现了一些新刀,这柄三条刀派的新五花刀就算是其一。少女也想起了隔壁本丸那把女版一期一振和隔壁的隔壁本丸家与膝丸名字谐音的三条刀派新刃,总算是平复了惊吓的心情。


“但这是什么意思?”少女指着文件上对三条风的介绍,性别一栏竟然是一个大大的【?】,“这把刀没有性别吗?”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同情。


“不是这样的,三条大人因十分稀有,又是刚刚被载入刀帐,至今没有几位审神者拥有,其外貌和音色又完全无法分辨男女,所以性别尚未查证...”


送走狐之助后,少女蹲在一旁纠结着如何搞明白三条风的性别。她已经尝试过直接询问,然而对方的回复是哈哈哈;对话用词竟然全部选择的是男女通用的词语,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为之;直接扒衣肯定不行,万一人家是女孩子,大庭广众之下太过无礼;又不能偷看人家洗澡,万一是男性那才叫一个尴尬...果然只有等真剑必杀出现吗?


“不管,反正目前标明是女性的刀剑只有那把一期一晨和传说中咪酱的私生女竹台切,我就当他是男的好了。”


如是想的审神者也打量起这把新刃来。不得不说,虽说没有三日月宗近倾国倾城的美颜盛世,这张脸也足够迷倒所有雌性生物,加上长发所营造出的温柔巧妙掩盖了刀剑的戾气,审神者觉得以后有美色欣赏还是很不错的。


“一期,通知一下,这一周的近侍全部换成三条风。”











“我真是脑子有问题才让他当近侍...”几天下来,少女愁眉苦脸地看着面前的公文。她本以为这把刀是类似一期一振的类型,万万没想到却是和三日月宗近如出一辙——对现代的东西不太了解,哪怕对新时代表现出较大的兴趣和学习心,每天绝大多数时间也只是在和莺丸他们喝茶和哈哈哈,活脱脱本丸老年痴呆二号。


“问我和三日月的关系吗?你可以猜猜看。”百无聊赖的审神者旁敲侧击地问三条风和三日月宗近的关系,毕竟他们这么相似且十分熟悉彼此,美丽的太刀笑着兜弯子。


“时之政府连你的史料考据都没有给出来,一点头绪都没有要怎么猜啦...”少女嘟囔着,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不应该这么直白——万一人家的过往很悲惨,你这不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所幸,秉持着优雅与温柔脾性的太刀脸上笑意未减,慢悠悠地品着茶,细密的眼睫在水面垂落倒影。


真是温柔的人啊。少女心想。















“哦呀,小姑娘这是怎么了?”


前往演练场的路上,三条风注意到审神者一路都散发着低气压,虽说依旧和活泼的短刀们强颜欢笑,但看得出她是一点也不开心的。


“三条殿,主上是压力太大了哦。”快嘴的乱一语中的点出了审神者的心结,然而少女并不想让老年人操心,只是摆摆手说小事而已,没关系的。


“一点小事就把我打败,我还怎么当你们的审神者啊?”少女挺直脊背拍拍胸脯,一副意气风发之态。


“哈哈哈,甚好甚好。”三条风也不多问,专注于驭马前行。


在演练场等待配对入场时,纵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少女仍然听到了不少来自周围的指指点点——原因无他,就因为她锻出了三条风。


“喂喂快看,她居然锻出了三条风耶。”


“我听说连排行榜前十的前辈都没有锻出来,她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啧啧啧,这么漂亮的刀,拿给一个废柴审神者也是可惜,要在我家,非得好吃好喝供着。”


“她怕不是跟政府作了什么交易哦?黑箱出来的吧。”


“没财没色没背景,能有什么交易?”


“那可说不准。”


.......


如此闲言碎语,还有很多。


好在这时中央屏幕上显示轮到她了,审神者回头招呼自家的刀剑,昂首挺胸地走进演练空间。


对方队伍的审神者怕是眼红的紧,恐怕是给自己队伍下了什么命令,全都集火三条风,哪怕他速度再快,也不免有些挂彩。


“哈哈哈,输赢并不重要。”如此情况下,三条风也依旧乐呵呵地尽显老年人的气度,但其穿梭敌阵的身姿,却和这温和的话语丝毫不符。


优雅而凌厉,疾速而奔逸,一如这个名字一样,如风般轻捷而美丽的存在。被束好的长发在战斗中松散下来,猎猎飘扬,直至斩尽最后一个敌人踏步战场款款向她走来,眼中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温柔,美到天地失色。


少女突然有点想哭。













夜色浓郁,少女蹲在本丸的池塘边,心烦地向水中扔着小石子。


肩头突然多了件披风,她原以为是长谷部或者一期一振发现她不睡觉偷跑出来,转过头却发现是那把美丽的太刀。


“你居然也有会照顾人的一天...”少女闷闷地开口,却发现对方丝毫不在意地席地而坐,那无形的温柔下的威压迫使她转过身子和他对视。


“小姑娘很在意那些人的评论吗?”三条风直截了当地抛出话题,一点也不忸怩。


觉得自己在千年老刀前没有什么掩饰的必要,少女垂下头算是默认,小声道:“我觉得她们说的没错,我也不是什么厉害的名门审神者,你在我这里真是委屈了。”







“她们对你的百般注解和识读,并不构成万分之一的你,而是一览无余的她们。”








少女愕然抬头,惊闻如此优雅的太刀口中竟能吐出如此直白刺骨的话,抬头发现三条风脸上是少有的严肃和认真,又被这句话的内容击中了大脑,一时间语无伦次。


“可是我还有八天就要参加终战,我什么都没有,没有努力也缺乏天赋。我如果赢不了可能就当不了审神者了,面对这个结局我什么都做不了,一期和长谷部他们那么信任我,我又不敢放弃自己。你又突然出现了,这就像老天最后给我一点甜头尝尝一样,我最终还是只有失去和失败....”


戴着手套的修长手指轻轻放在少女一开一合的唇上,另一只手拂去了少女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眼角涌出的泪水。


那双一蓝一金的眼睛在黑夜里宛若宝石般闪亮,眼底的温柔快要溢出来。无可挑剔的脸庞近在咫尺,甚至能感受到对方轻缓的吐息。一阵清风吹过,额角的碎发触碰在一起,交错纠缠。


少女的脸颊飞速升温,纵然不知对方性别,但她一直把三条风当男人看待,如此近的距离是破天荒的,一时间她脑子里只剩下空白一片。


“好了,小姑娘冷静下来了吗?”三条风端正坐姿,恢复往常的笑意,突兀地提起另一个话题,“小姑娘不是要猜我和三日月的关系吗?那我给你讲讲我的前主吧。”


【十二世纪末,三条小锻冶收到一份请求,为天皇的女儿打造一柄美丽的刀剑。考虑到公主的身体素质不如成年男性强劲,该太刀的刀身偏于细瘦、重量较一般太刀更轻,但却因此获得了较高的机动力。公主在试用后非常高兴,评价其“虚空を斬リ裂け”,锻造者据其特性赐名“风”。


然而好景不长,王室叛乱,内奸在夜里放火烧城,公主尚未来得及逃出皇宫,便随着坍塌的房屋从此沉眠地底,而那柄太刀也跟随其主埋藏于废墟之下。


直到一千多年后,这片古迹方为人开拓,千年刀剑在洗去污秽后绽放出美丽身姿,为世人称叹有“三日月之继”的美名,在进行考究后该刀立即送入时之政府投放于战场,便有了如今的三条风。】


讲述完古老的故事,少女除了震惊,却也安静了下来。她不是没有想过三条风或许会有悲伤的过往,然着实没猜到是在地下深埋一千年之久,这样的孤独与绝望的等待,究竟是怎样的力量支撑他保持着平和温柔的心态。


“这一千多年里我一直在地下沉眠,但我一直坚信,我会有重生的一天。”三条风平静地讲述着他的心境,仿佛在讲述一个别人的故事。


“可是...可是万一你永远不被挖出来呢?万一你像我一样已经预见了自己的失败结局呢?”少女鼓起勇气吐露心结,长久以来,这份巨大的压力快要让她崩溃了。


“哈哈哈,我可不觉得小姑娘会失败哦。”三条风笑起来,似是料到她会这样想一般。


“姬君殿下当年恪守的一句谨言,我想很适合现在执意这样想的小姑娘你。”三条风停顿了一下,慢慢吐出几个字,


“散リゆくときまで。”


命定凋败亦不歇。


Fin.


虚空を斬リ裂け:斩虚空而断苍茫


【我家三条风真的是性别不明!!不一定是小哥哥!!!】


对中枪的几位致歉...
艾特企划成员吧....

@明歆_暂停更新   @竹下月  @许瑾夕 @azusa_求老天赐我一个一期   @一园青菜成了精   @一打试卷  @雪灵——越到考试越想浪  @长何  @言杳  @朝夜 @

评论(1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