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阴阳师】Genesis-起源(2)

其之一

其之二.

 

庆典与假日过去,人们又回到原本的生活轨道。纵使是偏远的南部地区,也不乏人世的烟火气。满脸胡茬的大叔坐在地头纳凉,摘下头上的草帽大力地挥扇。商户小贩吆喝着穿梭于大街小巷,孩子们在路边追逐打闹,抢着一袋金平糖。有遇到妖鬼骚扰或麻烦事的当地住户,小心翼翼地去叩响阴阳寮的大门。

 

“我回来了——。”

 

身形欣长的青年匆匆步入寮内,即使换了一身素纹长衫,也依旧遮掩不住其自幼熏陶的高贵气质。青年本以为那两个小孩子会扑上来向他讨要礼物——他手中还拎着从京都城内买来的伴手礼,可展现在他面前的是门可罗雀的庭院,四下空无一人。

 

“哟,我们的辉大少爷回来了?”墙头不知何时蹿上了一个人影,一双桃花眼的银发男子笑得痞里痞气,“葵她们去看悬赏了,让我通知你接手阴阳寮勋章任务——白石一时半会儿还没法下地。”

 

“我明白了。”被称作辉的青年将伴手礼置于前厅几案上,简单收拾了身上的行装,便折身出门打理原本由白石负责的勋章获取工作。墙头的男子跳下地,吊儿郎当地勾肩搭背上来:“哎大公子你急什么,这几天陪着皇家那边,是不是见了有很多闭月羞花的夫人小姐?有空也给我介绍几个……”

 

“离我远点。”辉一把推开这寮里最为好吃懒做的好色之徒,皱了皱眉,“你也该稍微正经点,南野。”虽不至于厌恶,但他着实看不惯此人整日靠着一张妖魅的面庞四处勾搭年轻女孩儿、出入花街柳巷,他亦不明白当初葵为何会同意这个风流浪子加入阴阳师的行列。

 

“哎呀呀,别这么冷漠嘛。”碰了一鼻子灰的南野笑嘻嘻地放开他,抄着手懒散地倚着墙根,出口的话却似在挑衅:“那么我可就认真地问了。这次回去,藤原家难道没给你加压么?橘氏的大小姐可是仰慕你许久了,怕是要求着橘家那老头让天皇赐婚。”他刻意放慢了语速,压低声线,一字一顿地如鬼魅般低语,“你还能在这里逃避多久呢?藤·原·辉?”

 

—————!!

 

只是一刹那间,原本温润如玉的青年周身霎时展开凛冽的杀气。如南野所料,辉的脚步一滞,目中忽的闪现狠厉凶光,尔后又不动声色地掩盖下去。

 

“这与你无关,南野。”辉一拂广袖,头也不回地步出了寮门。后者轻笑一声,耸了耸肩,翻身跳上墙头,很快便消失于茂盛的密林中。

 

阴阳寮又恢复了沉寂。

 

 

 

 

 

*

“哈——欠。”

 

走在回阴阳寮的路上,梨花接二连三地打着哈欠,加以不断地用手揉眼睛让自己保持清醒。原本就在鸭川边加班加点地干活,昨晚又一不小心在花火大会上疯玩了一整夜,玩累了才终于感觉到倦意袭来,然回过神来已到了日出之时——再不回去葵会把她骂个狗血淋头。不好意思地向陪了她整晚的安倍晴明道谢后,便匆匆踏上返回的道路,

 

“啊,阿梨!”

 

有人在不远处叫她的名字,梨花强打精神睁开快要合上的眼皮,比她高半个头的棕发女子脸上挂着温柔的笑,站在道路对面朝她挥手。

 

“咦,绿子姐?你今天不去照顾小孩子们吗?”

 

绿子是远近知名的幼儿看护人员,许多年轻父母都受过她不少帮助。到了后来,绿子的名气渐渐传播开,南部地区便专门设立了一处看护院,由绿子负责管理,带领有足够耐心与善意的志愿人员共同照料父母无暇看管的孩子。

 

“好多孩子被父母带去看花火大会了,我们也能休息几天。”绿子指了指臂弯中塞满各式各样礼物与点心的袋子,“结果今天出门收到了好多谢礼,我正好打算去探望白石,一起去吗?”

 

“唔……我好困的,本来想回去睡觉……但好久都没见白石大叔了,去看看他吧!”梨花亲昵地蹭了上去,挽过绿子空闲的另一只手臂。“绿子姐真受欢迎啊,我觉得南部地区大家最尊敬的应该就是你了。”

 

“但是也很忙啦,寮里好多工作我都没时间做了。”年长的女性挂着一贯温柔的笑,轻轻敲了敲她的脑门,“白石要是知道你叫他大叔,不得气的当场从床上跳起来。”

 

“葵说他生病之后已经从大叔变成大爷了,嘻嘻。”异瞳的少女吐吐舌,“走吧走吧,我还有一大堆苦想哭诉呢。”

 

 

 

 

*

南部地区的偏东部是较为集中的居住地,一眼望去是大同小异的独立平房。不过也许没有人会料到,南部地区最为强大的、地区排名第一的阴阳师也居住在这参差错落间,所谓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大抵便是如此。

 

时值午后,玄衣男子靠坐在床榻上,手中是本消遣的读物,尚还残留着渍迹的药碗置于一旁。一场突如其来的顽疾让他卧病在床,纵使各处寻医问药,也找不出根治的法子——所幸倒不至于危及性命,只是有待长期静养,他也乐得从繁杂的工作中脱身,偷得清闲。

 

男子剑眉一挑,即使在病中,地区第一的阴阳师实力依旧不可小觑。他已察觉到有两股熟悉的灵力在朝他的方向奔来,如果没有猜错的话……

 

“白——石——大………………哥——!!!”

 

看来并不需要猜测了,小姑娘那大嗓门嚎地街坊邻里都能听见,年轻人果然是朝气蓬勃的。

 

“好久不见了,白石,身体如何了?”

 

梨花一溜烟地冲了进来,以致在庭院中打扫的帚神被吓得以为有外敌入侵,一人一妖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互相吵嚷了起来。跟在后面的绿子绕过这鸡飞狗跳的‘战场’,无奈地叹了口气。

 

“绿子?真没想到是你,的确好久不见了。”白石放下手中的书卷,让帚神放梨花进来。小姑娘哭唧唧地一脸委屈,他头疼地揉了揉额角,“阿梨,你刚刚是想叫我大叔吧?”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白石大哥还很年轻呢!”虽然都快加入老单身汉的行列了。将后半句吐槽小心地压在心底,梨花立马换上了一副狗腿的笑巴结上来,“白石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呀?葵都快急疯了,咱们寮再拖欠任务都要被勒令解散了。你知道吗我每周到平安京交报告时,看安倍晴明那脸色心里都感觉毛毛的,有时还要绞尽脑汁跟他玩心理战……”

 

“好啦,我再休息一段时间就会回来了,已经好地七七八八了。”白石打断了她大倒苦水般的长篇大论,绿子在一旁只是捂着嘴笑。“也不能什么都指望我,不是还有辉在吗。你也要努力呀,葵上午来时还跟我说你昨天彻夜未归不知道跑哪儿玩去了。”


“完了。”纸果然是包不住火的。小姑娘脸色煞白,转头嘤嘤地投向绿子的怀抱:“绿子帮我求下情啦……我不是一个人在京都玩,我拉了安倍晴明陪我一起的!非常安全绝对没有问题!”

 

“你敢告诉葵你是怎么把安倍晴明招来的吗?”比起才成年不久的少女,身为阅历更为丰富之人,绿子自是看穿了这背后的真相,只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辉回来了吗?我还担心他会不会……”

 

“暂时性的吧。”白石顿了顿,他明白辉能继续呆在阴阳寮的时日已不长,迟早是要被召回平安京的。“我总觉得最近不大太平,你们都要注意下各自的安全。”他拿起书卷敲了敲梨花的头,语重心长,“尤其是你,阿梨,没有任何自保能力的小孩子不要到处乱跑。”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啰嗦的白石老爷爷~”

 

“……老爷爷?”

 

“啊白石你什么也没有听见——绿子我们走啦葵还等着我回去给大家分碎片呢——”

 

望着两人飞快地消失在视野中的背影,白石摇摇头。入职阴阳师这些年来,多少大风大浪他都经历过,但此次不祥的预感却比任何一次都要来得强烈。他方才刻意提醒梨花,是出于直觉认为,如果她长期和那个人接触,将会十分危险。

 

希望那丫头把长辈的话听进去一点吧。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