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阴阳师】Genesis-起源(12)

其之十二.



“呼~还好没出什么事……”

 

眼见镇也终于是不情不愿地放了人,阿虞松了一口气。

 

“所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啦阿虞!!!”

 

剑拔弩张的气氛总算是消解了下去,梨花一骨碌跑到她跟前,扯着她的领子连珠炮般发问,丝毫没有一点前一秒还在被人掌控命脉的样子,“这人什么情况?你老师呢??我怎么突然背锅???”

 

“他的事情比较复杂一时半会儿讲不清楚老师没事你别慌哎哎哎你别扯我衣服……”

 

禾子自后方走来,提溜起小兽般扑腾的少女的衣领,神色有些复杂地看向面前的贵族女子:“源小姐,实在是麻烦了。”

 

她并不知道梨花为什么老招惹上一些官僚贵族,或许是命运的安排,这个寮总是不得安生的,怎么都要和那些上层人士扯点关系。

 

……罢了,身处繁华假象下的乱世,他们也不可能去奢求一生平安。

 

禾子提着梨花转过身,目光一一扫过还在寮内的这几人,拔高了音调,面色威严:

 

“我以创始人身份驳回葵的散寮决定——该怎么过,还怎么过下去。既然已知危险的存在,逃避是不能解决事情的,我们必须抢在更大的牺牲出现之前解决祸端。”

 

“至于你,镇也。”她看向那个自始至终没有放下敌对和杀意的男人,后者冷冷地瞟了她一眼,默不作声。

 

“我同意你的申请,但是,既然加入了我们寮,就要听我们的指令——以及,禁止对我寮人员有任何伤害行为,否则,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

 

“杀了你。”

 

她要让他知道,什么才是威胁。

 

 

 

 

据源虞所言,镇也乃是前段时间被召入宫中的、来自关北的支援阴阳师,本身实力高强,奉天皇之令各处奔走调查,致力将这场变故发展为全国性的浩劫之前扼杀在摇篮里,约莫是黑晴明的出现让他开始注意安倍晴明身边的人,结果就发展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所以还是怪你自己太可疑了。”葵一巴掌拍在梨花后脑勺上,骂骂咧咧,“千叮咛万嘱咐让你不要和安倍晴明走的太近,你不听。不听?这下好玩了吧。”

 

“我哪儿知道会跳出来这么个人啊?明明就是他自己有问题……”梨花不服气地回嘴,趁着镇也被支去突破结界,小声地抱怨。

 

“好了葵,你别再训她了。”白石慢悠悠地步入寮内,仿佛一个河边散步的老大爷,“说起来,我倒一直有个问题想问。”

 

他看向一脸气鼓鼓不服的少女,压低声线开口:“阿梨,当初是谁告诉你第二召唤的?”

 

“诶?怎么突然问这个……”梨花有些懵,微微抬头开始努力地回忆,“是……是……”

 

“————”

 

是谁呢?

 

明明很清楚地记得那个人的口型,但那张脸却模糊不清,体型特征也无法判断。那个人将她拉到路旁,详细而清晰地告诉了她关于第二召唤这一秘术,她才会兴致勃勃地回来问辉和白石——这才过去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怎么会忘记呢?

 

“你别不是被安倍晴明传染了失忆吧?”葵狐疑地看着一脸纠结的少女,“我可没听说过失忆还能相互感染的……”

 

“想不起来就算啦。”白石走上前拍拍她的肩,示意无妨,“我就是比较好奇,没什么的。”

 

“啊,绿子,你回来啦。”

 

瞥见绿子归来的身影,葵向她打了个招呼——她会这么早回寮里倒真不多见。

 

“原来大家都在呀。”绿子温柔地笑了笑,“我刚刚去看辉了,还遇到了南野。”

 

献祭的阴阳师石化后随八岐大蛇的封印一道破碎为尘土,连尸身都无法寻得。平安朝进行了厚葬,葬下去的不过是碑冢罢了。寮内亦为辉立了简易的衣冠冢,在这条件艰难、大战刚停的荒野,连那青碑都显得一身孑然孤影。

 

“是吗。那家伙也回来了啊。”葵见怪不怪,“反正过两天他又会消失的。绿子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看护院那边没问题吗?”

 

“外面形势不太好啊,我赶紧溜回来躲躲。”绿子苦笑着摇摇头,“京都的阴阳师全军覆没了,现在可以说是人心惶惶。”

 

“是这样的,我们连委托都接不到了。”禾子自外部快步走进,手中握着一卷以金丝系好的信纸,面色十分难看,“阴阳师的信誉可以说是一夜全无,人们不再相信我们了,甚至已经有谣言流传,说还会有更厉害的妖魔鬼怪出现,到时候就全完了。”

 

虽说是谣言,但一定程度上也并非睁眼说瞎话,他们都明白这次不过是一个开始。阴阳师们无法用自己的力量守护京都,甚至于贴上身家性命不过换来暂时性的苟延残喘——安稳平和的壁垒破碎了,人类开始恐慌,抵抗妖鬼的士气大挫。

 

“比起这个,更麻烦的是。”禾子展开手中的信纸,白纸黑字书写着两个名字,“由于京都阴阳师全灭,中央开始向地方征集优秀的阴阳师以补充战力。”

 

“白石,一鹤,你们在名单之上。”

 

“?!”

 

葵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抓过她手中的信纸——准确来说是召集令,白石和一鹤的的确确被点名要人——白石还能理解,毕竟是地区排名第一的阴阳师、同时是第二召唤的使用者,但一鹤为什么会被选中?必须承认的是,在地广人稀的南部地区,即使是第三,相较于其他地区,差距是层次级的。

 

更何况,他们一直没有上报一鹤的实力在与日暴增的事实,也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究竟是谁向中央透露了消息,想要彻底打散这个寮?

 

“我向朝廷打了报告,表明白石的第二召唤已被封印,实力大不如往前,他应该能被剔除名单外了——但是一鹤,我真的保不下来。”

 

“怎么办,葵。”禾子脸色铁青,出口的话更如重石般砸在所有人的心上,“你也应该清楚,一鹤这么一去,很可能会不复返。”

 

“她会重蹈辉的覆辙。”

 

 

 

 

眼睁睁看着一鹤被迫奔赴京都城的感觉实在不是滋味,若是以往,有辉时不时要去一趟朝中,倒还可以照看着情况,如今却无计可施。

 

“那个……”梨花缩在后面,有些犹豫地试探着开了口,“要不我回去吧……借着那个微妙的身份我好歹可以帮着收集情报,而且我和阿虞熟,附带着和源家也有联系,能知道一点朝廷里的事,如果阿鹤那边有什么问题我能立马赶回来告诉大家……”

 

“不行。”葵想也不想,几乎是秒答,“你以为镇也的出现只是个例吗?想调查你的人多的是。你再回到安倍晴明身边,你知道你要顶着多大的压力吗?更何况,就你这点小脑瓜,被人利用栽桩陷害了都不知道……”

 

“我觉得可以。”白石出声打断了她,“不过,先和镇也一起去处理一件事。”

 

“我拒绝。”

 

完成突破任务回来的镇也恰好听到了谈话,非常干脆地拒绝了:“南部海域的事情我一个人去就行。另外,她绝对不能再踏入平安京范围内。”

 

“我以副会长的身份命令,你们一起去。”白石无视了他的抗议,淡然地搬出权力——如同他当初那般以牙还牙,梨花一个没憋住在后头笑出了声,镇也紧皱了眉,冷哼一声。

 

 

 

 

“你是怎么想的?”

 

那两人互不相理不情不愿地一道往海边进发了,葵有些摸不着头脑:“我生怕他俩在路上打起来……而且,你可是咱寮里头号反对那丫头和安倍晴明在一起的人啊。”

 

“南部海域出现了神使——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吧。”白石玩味地笑笑,“至于另一边嘛,”

 

“为什么阿梨独独会记不起是谁告诉了她第二召唤呢?”

 

“……这不是摆明了她已经被利用了么。”

 

“对,没错。”白石叹了口气,“但那个人应该不是安倍晴明,而是另一个人。”

 

“这个人,或许就在我们身边。”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