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fgo咸鱼玛斯塔 国日双服
性感梅林在线气人
墙头医生 伯爵
all咕哒子是好文明

刀剑乱舞日服 纯游戏党

YYS咸鱼阴阳师 主吃晴明x阴阳师(♀)

乙女only 亲情友情皆吃
bl/gl❌

头像by画纱,已获授权

〖梅林咕哒〗花を焼べて


焚花入骨


·梅林x咕哒子 微量all咕哒子
·ooc都是我的
·BGM-月と花束(FE/LE的ed)











藤丸立香死了。






对于每个普通的人类而言,生命都有走到尽头的时候。无论是一生默默无闻沉寂于平凡,亦或拯救将被烧却的人理挽回人类的未来——在生命的更替与不可抗力面前,都是平等的——甚至于说过分的平等使人产生不满,毕竟美好的事物总被赋予了长生的期冀,以至于质疑这生灵间最基本的规律。


藤丸立香死时不算年轻,但也不是应当步向终点的迟暮之人。现在若要说起来,就好像是一夜之间,她明亮的金色眼瞳再也不会如日升般闪耀,那头温暖的橘发失去光泽,不再璀璨。


“啊啊,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虹发的男人朝着透明的水晶棺走来,黑色的西装使他看起来与人类无异。送葬与吊唁的人并不太多——大多是迦勒底共事的同僚,他们或是面色凝重,或是红了眼眶,对着棺中冰冷的遗体送上最后的念想与祈祷。玛修·基列莱特一袭黑衣,一直站在棺柩一侧,强忍悲痛对每一位来访者鞠躬献上谢意。


“好久不见了,小玛修。”


梅林默不作声地站在另一侧,看着人来人往,直到殡仪馆空旷的厅堂中不剩什么鞋跟与大理石地板碰撞产生的哒哒声,他才走上前去。


“梅林先生......?!您怎么在这里......”
似乎是没有预料到来人的出现,玛修惊讶地捂住了嘴,脸上的悲意被讶异的神色所掩盖,尔后总算露出了些许欢喜,“如果知道梅林先生来了,前辈一定会很高兴的......”



藤丸立香喜欢梅林,这是公开的秘密。她还在世时一直将梅林设置为 my room担当,当然,聪明如藤丸立香也知道梅林不会爱上任何人,她和梅林之间一直保持着某种巧妙的平衡。


“啊呀啊呀,那群吵闹的家伙一窝蜂地来找我,逼我从阿瓦隆连夜徒步跑到这里呢。”魔术师挠了挠头,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御主生命力消逝的瞬间,从者也随之被立即遣返回英灵座,连最后的告别都无法做到。在震惊、悲恸等情绪过后,英灵们不约而同地想起了一个人。


“虽然很高兴阿瓦隆里一下子来了好多女孩子,可她们威胁要拆了我的尽头之塔,特别是清姬和玉藻前,差点把大哥哥的头发烧完了呢。”











作为梦魔,他本身是靠着一些小技巧来获得从者的召唤资格,和死亡这件事根本搭不上关系,也就成为了此时唯一能够再次来到现实世界的特殊存在。


好容易让那些前御主保护协会的成员们冷静下来,面对着空气中无形的压力,梅林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


“不过哪怕这么说,我空手去也不太好呀...”梅林话音未落,已经哭红了眼的清姬恶狠狠地扑上来,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啊啊啊啊可恶为什么要拜托这个不情不愿的巨大芙芙精!夫君去世了清姬我也没有什么可挂念的了,不如把这个荼毒夫君的祸害除掉以慰藉她在天之灵吧——!!!”


又是一阵鸡飞狗跳之后,梅林环顾了四周那些之前就因为他和藤丸立香的关系看他不顺眼的人,默默地闭上了嘴,然后给自己套了个盾。


“花。”



自称是被伊什塔尔和艾蕾强行拉过来(以及带路)的贤王吉尔伽美什在一旁看着这混乱不堪的场面,装作不经意地吐出了这个字。


“哈,黄金的,你就这点气量吗,那余要给立香造一座配得上她的光辉神殿......”奥斯曼迪亚斯眼见是来了兴致,甚至要当场解放宝具,吓得众人连忙让戈耳工三姐妹魅惑三连阵住这位傻爸爸。



“这个提议不错。”阿尔托莉雅认真思考后同意贤王的意见,“梅林无法将英灵界的东西带到现实世界,不过作为花之魔术师,也能借此寄托我们对御主的送别之念了。”


王终于懂人心了————!!一众圆桌骑士感激涕零。



“那我要给御主一百朵玫瑰!”玉藻前不甘示弱地举手,“不,一千朵!才能体现我对御主永不休止的爱意!”


“等等我可没法同时变出这么多......”


吵吵嚷嚷的众人再次安静下来时,终于是达成了“一人一朵不许超额”的共识,于是从者们一个个向梅林报出自己想要送予藤丸立香的花名,用梅林自己的话来说,大概是他一生中记忆力(被迫)最好的一天了。


“那就拜托你了,梅林。”从者们了却了最后的心愿,逐一化为金光与星点,从阿瓦隆中消失了。花之魔术师抓了抓头发,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起身朝着理想乡的边缘走去。









“既然是答应了的事,也不能辜负了大家的心意呀。”


梅林这么说着,不知从哪里召唤出了他那把巨大的法杖,优雅地挥了挥,水晶棺中刹那间堆满了花朵——白色的玫瑰,鹅黄的忍冬,紫色的睡莲,淡蓝的桔梗,从三色堇矢车菊天竺葵,到鸢尾紫阳花曼珠沙华,各式各样,甚至于从边缘满溢出来。它们安安静静地围绕着中间的少女,梅林满意地点点头说,这才是适合立香的模样。


“是他们要我带给立香的。”花之魔术师眨眨眼,转过身向目瞪口呆的玛修解释,“真是难为我记下了所有花的品种呀。”


“谢谢.....谢谢大家......”从震惊中找回理智的玛修泣不成声,抬手擦拭自己早已哭花的面庞。


“请问......哪位是死者的家属?”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从旁插入对话,他们见惯生死别离,知道这种时候死者亲友的心情时刻处在崩溃的边缘,与他们交谈必须谨慎,不能再去戳亲属的伤口。


“是我。”玛修连忙整理表情仪容,向对方举手示意。


“是这样,我们很明白您一定想再多陪一会儿藤丸小姐,可是还望您节哀,时间到了,我们即将进行下一步工作......”


“花を焼べて。”


看着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向玛修确认吊唁仪式已经完成——他们准备将藤丸立香送去火化,再望向水晶棺中躺着的少女和成堆的鲜花,梅林自言自语道。


“焚花......入骨?”玛修最后向她所敬爱的前辈行了注目礼,捕捉到梅林这句低声的喃喃,抱惑地重复了一遍。


“没什么。”梅林温和地笑了,“想起了以前发生的一点事情而已。”








那是一次极其惨烈的战斗,队伍中的战力已重伤到行动不能,连作为御主的藤丸立香自己腹部一侧都被捅穿了一道极深的伤口,身边只剩下尚还能行动的辅助从者梅林。


“怎么办,master?”花之魔术师优美的嗓音中倒听不出多少真心实意的焦急,“现在我们可是插翅难逃了哦。”



“——Time Alter(固有时制御)”


少女脸色发白,汗水从她脸颊两侧淌下,剧烈的疼痛使她咏唱时从牙缝间透露出些微颤抖,发音都有些不稳。她示意梅林把负伤的同伴带到后排,自己强撑着连滚带爬地倚靠到附近的支撑物上。



“梅林。”她呼唤她亲爱的my room从者到她身边去,魔术师默契地蹲下身,藤丸立香将自己的双唇贴了上去,接吻的时间不算太长,藤丸立香已经将体内所剩不多的魔力全部补充给了梅林。


“要大哥哥单挑巨大的魔兽可真残忍呢,小立香。”他嘴上这么说着,却脱下了外套覆盖在藤丸立香身上,后者用尽力气对天翻了个白眼。



“立香,如果我问你,”虹发的男人抽出剑,刚刚补充进来的魔力使他勉强能对自己进行一次英雄作成。“如果我说我没有十足的把握,如果你可能殒命于此——你后悔吗?”


“我可能最后悔的就是我花粉过敏却和你的花死在一起。”少女喘息着,橘发上沾染着血污,“这时候就很希望对面能像贞德或者埃德蒙一样,一把火烧个精光好了。”



“我相信你,梅林。”



Time Alter的维持时间到极限了,梅林没有再继续问下去,藤丸立香最后的记忆便是男人持剑逆光离她远去的背影,然后因失血过多而失去知觉。








该说这真是被你说中了吗,立香。


梅林失笑地摇摇头。火化并没有让他们等太久,再见到工作人员时,藤丸立香便只剩下一个小木盒,玛修在接过时忍不住又开始哽咽。



焚花入骨,这倒真是和各种各样的花一起烧尽了。



事实上那时他是认真地想要询问藤丸立香对于死亡的态度,可女孩的过分豁达与对他的过分信任未免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拥有千里眼的他看到了藤丸立香将死的未来,当然,这是必然之事,人类本就是向死而生,只是他没有想过藤丸立香就这样走向了终结,简单到苍白。


太单调了,也太无趣了。



从高塔中窥探着人世的旁观者希望看到更多有趣而美好的事物,不远万里奔赴到少女身边。梅林清楚藤丸立香爱慕着他,他向少女坦白自己并没有人类的感情,可藤丸立香回答说无所谓。



说到底他也不敢断定自己对藤丸立香抱有怎样的情绪,长久的陪伴与绝对的信赖早已超越了简单的情爱,后来到更亲密地接触时,甚至觉得是一种顺其自然。


会再度来到这里,除了为了帮曾经共事的英灵们了却心愿,也是出于他自己内心的不满——藤丸立香不该就这么简单地死去,她不应该在冰冷的泥土中长眠,于是魔术师执拗地让她与花香为伴。


不得不说,那些家伙看着一个比一个不靠谱,倒是都选了最适合藤丸立香的花,装点出她斑斓的人生,塑造出一个明亮而温暖、坚强而倔强的不那么普通的女孩子。


「不论旧日之伤,以及所得之爱,

将这一切焚尽,走向光明吧。」



英灵们为她赠予的古老的祈词,抛洒在光亮的金色长河中,伴着流星的坠落倾泻到大地,随这颗星球的脉动化作永恒的守护。


“玛修。”梅林叫住了泪流满面的曾经的盾之从者,递上一枝黄蔷薇,“将这个和立香一起埋下去吧,远道而来的送花大哥哥也有一点自己的私心哦~”


“诶?梅林先生明天不参加前辈的......下葬仪式吗?”玛修艰难地吐出那个字眼,她比任何一个人都不愿承认藤丸立香的离开。



“不啦,”他摆摆手朝出口走去,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轻佻,“大哥哥我可看不下去美丽的女孩子哭的那么伤心呢。”


他依旧是高塔里的观星者,窥看着由人类所谱写的星辰的故事。藤丸立香是现在这条故事长河中最亮的一颗星星,闪耀到连他都被这光辉所吸引,却又不得不接受这颗星辰回归冰冷的遗憾与痛楚。


「孤身一人诞生于世

为了邂逅珍视之物而踏上旅途

之所以还未放弃生命 放弃希望


只因世上有你


纵使心怀迷惘 可我仍寻找着存在于此的理由

若你愿意绽放笑容 那便是我的答案

因而今日我亦会生存下去」



“啊啊,真是任性啊,立香。”


花之魔术师回到尽头之塔之中,这里彻底地归于了永久的沉寂。阳光再次投射下来时,塔下花海中又有了新的盛放。新的生命日复一日地更替,新的星辰又出现在天幕的边缘,只是——


“连我都觉得,有一点点寂寞呢。”









深い森の中を
在密林深处

私たちはただ小さい火で
我们仅以微弱的火光照亮前路

灯し、導とし彷徨ってゆく 未知を割いて
凭此指引 彷徨而行 打破未知

潜り続けた先に君を描いた
我不断潜行 只为在那目的地将你描绘

花を焼べて 詩を焼べて
焚花入骨 焚歌为引

遠く飛ばせ
使其高飞

光の中へ
飞向光明之中



Fin.

———————————————————

注.
①文中「」及文末部分皆选自《月と花束》歌词
②从者们送花部分有小彩蛋:睡莲是拉二送的,紫阳花是c闪送的,曼珠沙华是伯爵送的
③黄蔷薇的花语是“永恒的微笑”

评论(24)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