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风

一人我饮酒醉,十个阿爸我一起睡
微博@三条风
携手同心@三条风

〖罗曼咕哒〗擦肩而过

擦肩而过


·答谢@Ryuu 太太送的一大————箱吃的!!!椰香薄饼是世界宝物(尖叫)
·罗曼咕哒♀ ooc我的
·短小意识流 有玩fz梗









“你有什么愿望吗?”







弃家国者受唾弃,立功勋者得褒奖。人类社会千年文明积淀出这一约定俗成的等式,重重地陷进历史的河床里。哪怕是在世界分崩离析之时——在人理差一点便被烧却的现在,这也是通用的定律。


金色杯子现身于旷野的上空,在冰天雪地里折出刺眼的光。谜之声居高临下地提出问题,藤丸立香尚还未搞清楚周身的状况,便已和迦勒底失去了联系。


“这里是......圣杯?”


即使是位于候补序列的御主,也曾听说过冬木发生的圣杯战争——最终胜利的御主被卷入了圣杯的内部,而杯子里涌出了铺天盖地的黑泥与火焰。


“你有什么愿望吗?”


圣杯再次发问,藤丸立香攥紧了拳头,嗫嚅着嘴唇,不做回答。圣杯应由迦勒底回收,而这只圣杯却无端端的有了自我意识——她害怕因自己的失误而再次引发如冬木般的毁灭。


要说愿望——愿望自然是有的。应该说,人活在这世上总有些想要达成的目的,拯救世界是愿望,中午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也是愿望,无论大小,总归想实现点什么。


嘶嘶嘶——嘶嘶嘶——


“想拥有无上的力量吗?”


万能的许愿机再次提问,天际的声音落到地上,像蛇吐着信子,黏腻地缠绕在耳边。


嘶嘶嘶——嘶嘶嘶——


“想拯救未来和人理吗?”


嘶嘶嘶——嘶嘶嘶——


“想让失去的人回来吗?”


藤丸立香一抖,即使再怎样掩饰面上的不堪,那一瞬间的动摇并没有逃过许愿机无限制的视野。


“那个人对你很重要吧?”诱惑的声线在心尖尖上挑拨着最敏感的那根弦,一如尖帽子女巫调制的最上等的迷药,一点点勾去了魂。


“我能做到哦——让他复活——让他再也不会消失——”圣杯嘻嘻地笑着,像是小孩子终于猜中了糖果在哪个盒子里,“来吧,张开手,接住我,我能实现你的愿望。”


藤丸立香并没有动,拯救过人理烧却的最后的御主见识了不少大风大浪,即使这只杯子毫不留情地揭开了她在冠位时间神殿的伤疤,她也不会冲动到仅听一面之词。


“怎么,不愿意?”杯子听起来惋惜极了,又低沉如鬼魅般冷冷地逼问:“还是说,你其实并没有那么舍不得他?......或者说,你忘了?”


女孩儿头顶上的橙色呆毛一抖,震惊、愤怒与难以置信随着血液一股脑儿冲上了头顶。神殿的结局是人理的延续,只是那个废柴又温柔的粉毛男人再也不会挡在她面前,对她说“去吧,立香”了。


怎么可能忘记?!怎么可能忘记?!!如果Gandr对圣杯起效,她真想现在就给这个该死的许愿机来上一拳让它闭嘴。


“......如果医生复活,那么这世界将会毁灭。”藤丸立香艰难地从嗓子眼里挤出这句话,她并不愚笨,她知道扭转因果会发生什么。


“那有什么关系呢?”圣杯的语气听起来甚是不解,“你不是一直想达成这个愿望吗?你不是觊觎每次都被回收的我很久了吗?这世界与你何干呢——你看,你拯救人理后却遭受此等对待,你不觉得,人类完全是无药可救的吗?”


藤丸立香承认,她的确设想过,如果利用圣杯的许愿机制,能否让罗马尼·阿基曼重生,但迦勒底连遭打击的现实让她暂时没有时间去规划这个问题。如今机会摆在面前她本是心动的,可这只圣杯却让她越来越烦躁,烦躁到恨不得砸碎了它。


“来吧,人类。”许愿机第二次向她发出邀请,“可不要错失千百年来那么多优秀魔术师拼上性命所追寻的东西呀。”


“我拒绝。”


藤丸立香闭上眼,不再试探着看向那个发光的物体。


她想自私一点,想拿这世界换她思念的人的命,可是她和那个人一样的善良,或者说,正是因为同样的善意,她才理解了那个人的所作所为。


“医生想要守护的人理愿望,我来替他实现。纵使我看到了很多来自人类的恶意,可医生坚信着这之中存在着美好的东西,我也相信——所以轮不到你对我们坚信的东西指手画脚。”


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将咆哮咽了下去,眼中闪烁着的是金色的星星。有光和咔咔的破碎声响破空而来,藤丸立香明白她得救了。


“你将和这个机会擦肩而过。”


在通路打开的前一秒,圣杯冷冷地嘲讽着。嘲讽着这个女孩的懦弱、退缩与恐惧。嘲讽着机会明明已经在眼前却选择放弃的可悲人类。


“人类,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究竟接不接受我。”


女孩儿终究只是站在原地,死死地盯着它,耳边只有风雪的呼啸和连绵的沉寂。


滋滋的信号声由点连线,密密麻麻的线编写出名为人类文明的大网。天空被光环撕裂,庞大的力量扑面而来,杯子带着怨恨与不甘消失在光里,人类锁住了它。


藤丸立香松开已掐出血痕的拳,并没有听到娇小的绝世美少女一次次呼唤“我们要进行灵子转移了,你在听吗?立香?”,久久地凝视着天空。


“所以我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在自身也化作灵子进入框体之时,女孩儿再次死死地将指甲扣进掌心,抿着唇,颤抖着,颤抖着,将那被她视作是世上最恶毒的话语咆哮出口——


“医生他,他与世界!与未来!!与爱!!!”


她顿了顿,在刹那间失去了所有的气力与愤怒,颓然地垂下了柔软的睫毛。


“......擦肩而过。”


她眼底的星辰哗啦一声,像银河倾泄下来。






Fin.

评论(9)

热度(72)